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谁是废物
    对于君临来说,任何想要杀他的人,他都不会心慈手软的。何况像宫宁这等忘恩负义之人,君临更是杀之而后快,否则在他的心里定会留下不必要的阴影。当然,这也是有例外的,就像没有杀梦小姐一样,此外还有宋中基。

    只见君临缓缓站起,身姿摇曳不稳,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一样,另外他的衣裳也只剩下了几根布条,根本就遮不住该要遮住的部位。

    但君临丝毫没有在意这些,而是扣着龙之爪牙一步步向宫宁迈去,且冷笑道:“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吗?”

    先不说君临此刻有没有力量能够战胜宫宁,但气势必须要足,最好是以排山倒海之势将宫宁给镇压住。纵然一言不合厮杀了起来,也必当占得一点优势。

    当然,君临与宫宁一开始时,就已是一言不合,但只是没有立刻厮杀而已。因为宫宁还有事想要从君临口中得知,而君临也在调整自己还在麻木的身躯。

    宫宁见君临气势汹汹般逼近,脑海中不禁闪现出被火烧时的场景,当下心里莫名一阵胆怯,但随后却被浓浓的恨意所覆盖,似乎什么也都顾不上了。

    “你只是个废物,真把自己当成与穆羽和冰季一样的人物了吗?”宫宁露出轻笑之意,壮着胆子迈前了数步,最终与君临只隔着两臂之遥。

    他们都停下了脚步,彼此间就看得更加的清晰。

    宫宁的面容尽毁,君临越看越是觉得反胃,忍不住问道:“你的脸……真丑,只是我在想,这应该不只是被火烧了的缘故,你到底做了什么?”

    不说还好,一说就彻底激起了宫宁的怒气,且还是在看到君临完好的容颜后。宫宁的呼吸声沉重,握起拳头就狠狠的朝君临的脸部揍去。

    但这不是厮杀,仅仅是宫宁愤怒的发泄。

    很显然,一直扣着龙之爪牙的君临轻而易举的就接下了此击,并将宫宁击退了数步。与此同时,君临却闷哼的一声,抬起的手又垂吊了下来。

    宫宁右腿一滑,以人字态止住了身形,哼笑道:“这么点力气,我都不好意思杀你了。”说罢,又往前走了数步,再次停在了之前的地方,继续道:“但我还是会杀了你,当然在杀你之前,我想知道一些事。”

    君临冷笑道:“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可惜,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宫宁说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一点,你身上有宝物,而且还是从海里带回来的宝物,否则就凭你这个废物,恐怕早就死了。”说罢,眼中闪烁出一道精光,“穆羽与冰季已经盯上了你,但他们没有拿到你身上的东西,所以我敢断定,宝物在你的身体里。”

    君临听着宫宁头头是道的分析,不由摇头一笑,道:“如果真是这样,凭穆羽和冰季他们怎么会想不到,真以为他们和你一样笨?”

    这是反问句,也是**裸的在嘲讽,无非就是正说宫宁自以为是,是个十足的白痴。可事实却正如宫宁所说的一样,君临的体内确实是有宝物。

    然而,这些宝物却不是君临在海底所获得的,而是在经历多次生死之后,用命换来的。虽说这其中有些身在棋局里的意思,但这终归是不争的事实。

    君临表面上故作平静,但内心却在波澜起伏。连宫宁都认为自己的体内藏有宝物,如此一来,在岛上的那些的大人物们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想法,会不会因贪图宝物而把自己给切成片?

    “不管他们笨不笨,总之他们没有得到你的宝物,如果我今日没有得到宝物,那他们就更别想得到了。”

    其实宫宁的想法很简单,除了愤恨之外,还有这样的一个原因。如果君临的体内有宝物,那么自己就因此会得到了宝物;如果君临的体内没有宝物,那至少也不会让穆羽与冰季给得了去。

    “更何况,你肯定是有的,不然我的脸也不会成这个样子。”宫宁指了指自己的脸,咬牙切齿的说道。

    虽然宫宁极度怨恨烧伤自己的火焰,但却也知道那绝不是寻常的火焰,否则自己的脸绝不会还是这个鬼模样。宫宁用了很多的方法治疗,非但没有半点好转,反倒变本加厉,愈发的恶心。

    宫宁继续说道:“你的火焰是喷出来的,可你却没有进阶玄境,这也就是说你根本就无法凝聚出火焰来。”

    君临听着宫宁的分析,竟如此**不离十,便问道:“那又能说明什么?”

    宫宁笑道:“这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无法凝聚火焰的你却能够喷出火焰,正好说明你的体内有宝物,而且还是火属性的宝物,能够提供大量的火焰。”

    君临没有想到宫宁竟将自己的秘密猜得如此透彻,不知还有没有谁能和宫宁一样推测到这点。不过君临敢肯定的是,宋中基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这点秘密,那就是说穆羽也知道了这些。

    显而易见,这对君临来说,绝对是十分危险的处境。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成为整个囚龙岛公众的目标。

    “对了,还有件要告诉你,梦小姐是我看上的女人,绝不是你这个废物所能染指的。”宫宁露出阴狠的目光,说到这些的时候,就会无故的想起自己的这张脸,“所以,你是时候去死了。”

    既然宫宁敢独自前来,说明他有足够的自信,尤其是在与君临碰击了一掌后,这种信心也是无限放大,直至不降君临放在心上。

    忽然之间,一道闪光急现。说时迟那时快,宫宁唰的一下就出现在了君临的身后,用一条如藤蔓似的手臂勒向了君临的脖子。

    宫宁本离君临是很近的,完全没有必要绕到身后袭击的。但出于谨慎,以防君临口中喷出火焰,绕道身后绝对是最好的方式。

    虽然宫宁穿了衣服,但手臂上的肱二头肌却隆起的老高,仿佛一切的力量都来源于这个地方。

    君临闪避不及,只能任由宫宁绞杀自己,而使不上半点气力。

    “你仅有的手段已经被我看穿了,你说你凭什么跟我斗?”宫宁一边凶残的说着,一边增大力度的绞着君临的脖子,“废物就是废物,就算得了宝物,依然还只是和废物。”

    宫宁此刻的攻击并非是简单的勒脖绞杀,而是施展了图腾之力,犹如老树盘根一般,拥有一定的束缚力。

    然而,在君临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到惊慌失措的神情,而且在被紧勒着脖子后却依旧可以说话,“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的手段,也好让你认清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虽然这句话说的有气无力,但君临的龙之爪牙已是紧紧扣在了宫宁的手臂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