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重见天日
    君临这番自言自语着实把日天昊吓了一跳,是什么一百零八魔兽幼崽,什么囚龙之脉,什么真的假的,在日天昊的脑袋里根本就存在半点记忆。但日天昊还是听了君临的话,查看了下贯进空间储存器的的泥土,正如君临所说一样,在不知不觉中就不见了。

    君临问道:“日天昊,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日天昊把几百年的记忆都翻看了一遍,就是不见君临所说的场景,便不解道:“主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君临却沉默了许久,一声叹息道:“没什么,我们先离开这里。”

    可君临越是这般说,日天昊心里就越发有种想要探索的冲动,问道:“主上,你怎么会知道我有空间储存器,而且还知道我镶成了牙齿?”

    君临轻笑道:“我是猜的,没想到你真的有,藏的还真够隐蔽的。”

    因为这个通道只能够容纳一个人,如果君临想要离开的话,就不得不匍匐着爬出去。

    “日天昊,你就不可给我挖大些吗?”君临感到身体有些麻木,就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但还是抱怨日天昊给自己挖的洞太小,“话说一百零八平到底有多大?”

    在听到这一百零八平后,日天昊立即断定君临知道自己有空间储存器的秘密绝不是凭空猜出来的。毕竟一百零八平这个词太过于现代化,是他原来世界的词汇,在如今的图腾大陆是不可能听到的。

    想至此,日天昊渐渐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失忆了,还是说又一次被君临给抹去了记忆?

    当日天昊的目光再次看向君临时,心里已然多出了一些不该有的小情绪。

    “既然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自然有让你不记得的道理。“君临似乎感知到了日天昊心中的不愉悦,便为其解释了一番,“到该知道的时候,慢慢的就会记起来了。”

    然而,这就是解释吗?

    可日天昊听闻后,并没有因此而释怀,而是低沉着声音,问道:“主上,是你把我的记忆给删除的吗?”

    君临回答道:“如果是我,我为什么还要告诉你这些,别忘了,你我相依为命。”

    前一秒还在幽怨中,下一秒就满满的温暖在心里,这不为其他,就只为相依为命这四个字。

    日天昊在释开了心怀后,画风立变,一个纵跃就蹿到了君临的肩头,‘嘿嘿’笑道:“主上,没想到你也知道相依为命这四个字啊。”

    但君临自己却因这四个字沉默了起来,爬行的每一步都似乎在颤抖。

    日天昊问道:“主上,你这是怎么了?”

    君临随即就调整了下心态,但却没有就日天昊的问题作出任何回应,反而打趣道:“日天昊,瞧你这跟小孩子似的,真的活了八百年吗?”

    日天昊立马露出骄傲的神情,道:“八百年?老子敢肯定,绝不止八百年,而老子怎么就像小孩子了,就算像个小孩又怎么的,老子返老还童不行啊?再说了,真正的小孩子就是主上你了,别看着你整天都是一副老成的样子,但内心比任何人都幼稚。”

    君临反驳道:“你才幼稚,你全家才都幼稚。”

    可就是这么一句话,顿时让他们安静了下来。

    也许正是因为在这昏暗的洞中,让彼此看不到彼此的表情变化,以至于不会太过于尴尬。

    也不知道这么的氛围持续了多久,君临他们朝着那道光爬去,可却总是可望而不可及。

    “卧槽,照这样爬下去,恐怕都要老了。”日天昊飕的一下,钻到了君临的肚子下面,用小小的躯体把君临驮了起来,飞快的往那道光奔去。

    这不得不说,日天昊的速度还是挺快的,但却让君临与地面快速摩擦,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如果说君临之前像蜗牛在爬,现在那俨然就是一只钻地鼠,所过之处烟尘四起。

    “日天昊,还有多远,你把入口通到了哪里?”君临想赶紧结束这与地面亲密摩擦的互动,此刻的表情也精彩至极,“能不能停下来,歇一会?”

    日天昊却依旧在一鼓作气,道:“马上就到,就到了。”

    果然,这马上就只是上马的时间的而已,那道光芒已是触手可及。

    但在君临以为就要到了的时候,那道光渐渐的消失在了眼前,就像被什么东西给吞噬了一般。

    日天昊却没有因此而停下,而是以更快的速度飞蹿,犹如一枝离弦的箭,可以击穿任何挡在跟前的人与物。

    在这黑暗又狭小的通道里,忽然一声急撞之声响起,让人听后会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疼痛。

    难道君临撞到了岩石?这不应该啊。如果真的是岩石的话,那就说明有人故意搬来一块岩石挡路,那么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不过在君临被撞击的同时,他的龙之爪牙已是紧随着扣了上去。

    终于,君临在被拦封了道路的情况下,以万夫不当之勇冲了出来。

    可君临停下来的时候仍然还是匍匐在地的,并且身下还磨出了一道不深不浅的沟壑。

    “听说你这个废物是个下流的人,看来一点也不假。”这句话不是日天昊说的,更不会是君临说的,可见此时还有第三人的存在。

    君临闻言望去,正见一人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并揉了揉脑袋。而这人的脸是白布包裹着,根本就看不清到底是何人,但那双望向君临的眼睛却充满毁天灭地的仇恨。

    “终于出来了,重见天日了啊。”君临明明看到了有人,但却丝毫不理会对方的存在。

    “废物,你敢无视我?”被如此无视着,任谁也会愤怒不已。

    君临没有立即爬起,而是翻过身来,平躺着地面上,望着阔别已久的天空,“宫宁,你怎会在这里?”

    虽然被遮住了容颜,但君临还是一眼认出了宫宁来。

    “我当然是在这里等你,等了这么久,可算让我等到了。”宫宁将目光定格在了君临的脸上,慢慢的呼吸声变得沉重了起来,“你欠我的,是时候还了。”

    君临闻言后,撑地而起,但仍然还是坐在地面上,冷笑道:“我救了你,你却说我欠了你?你倒是说,我君临如何欠了你?”

    宫宁将裹在脸上的布条拆开,恨道:“你毁了我的脸,比要了我的命还可恨,你说你不该还吗?”

    原本宫宁是个翩翩少年,长相也是那种极为俊美的,但此时此刻却让人不忍直视,满脸的伤痕遍布,就像一条条螨蛆附着在脸上似的。

    君临见状眉头微紧,他实在没想到宫宁的脸会成这幅模样,但想想后便又摇了摇头,露出鄙视的笑容,道:“真是可笑,难不成你也要毁了我的脸?”

    宫宁闻言大笑,道:“你的脸能与我的脸比吗?我要你用命来偿还。”

    君临闻言不语,尽管觉得很可惜,但更多觉得这很可笑。这不仅在笑宫宁的忘恩负义,同样也是在笑自己当时的行为。如果再回到当初的那个场景,君临必定不会再出手相救,但这世间并没有如果。那事与至此,唯一的办法就是弥补当初好心所做的坏事,那就是亲手杀了宫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