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魔兽幼崽
    那个火之印迹看上去会让人感到很真实,而且其样子也非常的霸气,似乎带有毁灭之意。

    日天昊对这绝不会陌生,那不正是日天螺旋焰的升级版,就像一个长出无数利刃的太阳。

    “尼玛,竟然是螺旋手里剑,还这么真实?”日天昊小心翼翼的爬到印迹处,想摸却又不敢摸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会不会有危险?”

    “螺旋手里剑?”君临对这个名称很惊奇,就想要问个明白,“哪里来的剑?”

    日天昊尴尬的咳了一声,道:“这个无法解释,总之威力比日天螺旋焰要强,我们姑且叫这招日天螺旋刃。”

    听着日天昊头头是道的敷衍着,君临竟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这几招日天昊是没有见过的,虽然威力很大,但却没有具体的修炼法门,只能靠想象将其自创出来。所以叫什么名字,只要日天昊不要太过分的乱说,似乎就不显的有那么重要,何况最后的名字也都十分的霸气,君临就更找不到嫌弃的理由了。

    然而,这螺旋刃只是题外话,当下真正紧急的事情还属牵引着君临身上的火线,一百零八道,道道都危险的很。与此同时,也就是当君临手臂上的凝成印迹不久之后的这个时候,那一条条的火线慢慢的都变成了血线。

    显而易见,那一百零八簇火苗正在汲取着君临的鲜血。

    “主上,它们在吸你的血。”日天昊见状一慌,忍不住大喊道。

    但君临却很镇定,淡然笑道:“没事,静静看着吧。”

    日天昊见君临毫无担忧之色,当下便什么也不多说,就静静的盯着一百零八簇火苗观察着,看看到底会有什么样的事发生。

    可时间一点点过去,除了君临与火苗连接的火线尽数变成血色外,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其实不然,这只是日天昊表面所注意到的现象,并不是实际上所存在的变化。

    对于这点,君临远比日天昊要清楚的多,就仿佛在改变的正是他自己一样。

    “日天昊,你去仔细瞧瞧,看看这些火苗与之前有什么不同?”君临说道。

    日天昊很警惕的望了眼君临,愕然问道:“这当中该不会有炸吧?”

    君临笑道:“就算有炸,也炸不死你,我可舍不得。”

    日天昊顿时一个冷颤激起,什么时候主上也这般肉麻了,还真是受不了。同样,这也就说明了,君临此刻的心情不错,甚至有些儿反常。

    最终,日天昊在君临诡异的笑容下,慢慢靠近着一百零八簇火苗,里里外外观察了个遍。

    “发现了什么?”君临迫切想知道答案似的。

    “想要老子发现什么,难不成有美女不成?”日天昊回头望着君临的表情,当下神情也变得极为精彩,“看主上那猥琐的样子,搞不好还真是个女人。”

    然而,这要是真如日天昊所想的话,那一百零八簇火苗,岂不是要有一百零八个美女了?或者说是一个美女被分割成一百零八份分别藏于这火焰之中,那这个美女该得有多大啊?

    随即,日天昊推翻了自己的猜测。

    因为它在火苗的火中看到了魔兽的幼崽,就连这些火苗的形状是一样的。

    “卧槽,老子犯糊涂了,这很明显的就是魔兽幼崽的样子,老子居然没有看出来?”日天昊发现真相后,大声斥骂了自己一声,“一百零八头魔兽幼崽,这怎么可能?”

    这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毕竟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

    君临说道:“这一百零八头魔兽幼崽的力量,足以让我突破一个大境界了。”

    日天昊闻言微忿,忍不住骂道:“主上,你傻啊,这可是魔兽幼崽,要是把它们养大,谁还敢惹你?”

    君临眉头一皱,道:“养这些魔兽,需要大量鲜血,而且当它们越来越大时,所需的血量就越大,我担心被它们反噬。”

    这是一个问题,如果没有解决好的话,君临到时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日天昊却不管这些,继续表述自己的观点,道:“这些问题以后再说,我就问主上你一句,你说你要吸取这一百零八魔兽幼崽的力量,顶多也就是突破到地境而已,对吗?”

    君临点头道:“不错,纵然力量太强,恐怕我也吸收不了。”

    日天昊又说道:“好,那我再问主上你,就算没有这一百零八魔兽幼崽的力量,你也能突破至地境,只不过时间要久一些,对吗?”

    君临闻言摇了摇头,苦笑道:“对,我可是要君临天下的男人,自然是能的。”

    日天昊再问道:“既然如此,这一百零八魔兽幼崽的力量,是供主上你吸收,与让它们成长起来为你效力,哪个会更好?”

    这点毫无疑问,只要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一百零八头魔兽的力量绝对比个人力量要强。

    君临自然也不傻,也明白这些常识,道:“只是怎样让它们为我效力,用图腾血契约束不成?”

    日天昊闻言叹息道:“主上啊,世间有一种力量很强,叫爱的力量,只要你真诚待它们,它们肯定会为你效力的,何况它们都是喝你的血长大的,也就相当于是你的孩子。”

    只是君临对这份力量感到十分的陌生,虽说心底是向往的,但却会不知不觉的排斥着。

    “主上,其实魔兽与人类一样,还没有人类那么复杂,只要你对它们好,它们自然会对你好,不像有些人类,是自私的。”日天昊说到这里,也想起了一些往事,当下心情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最后,君临沉默过了许久,也就思考了许久,而后缓缓说道:“你说的有道理。”

    日天昊闻言,精神大振,当下便调节了些气氛,自恋般道:“何止是有道理,简直是字字千金,眼光要放长远一些,而且还要相信自己的魅力。”说罢,便整了整姿态,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副眼镜戴上。

    君临见状疑惑,惊问道:“日天昊,你哪里来的眼镜,到底藏在哪里了?”

    日天昊轻咳的一声,稍微有些尴尬,道:“好歹老子也是鼠族的王者,要想弄个空间储存器,还是可以办到的。”

    看的出来,日天昊并不像暴露自己拥有这等神物的,但一得意起来就忘记了掩藏,这下就彻底的被君临知道了。那接下来,君临肯定会要求日天昊将空间储存器给他,而且还是强抢的那种方式。

    果然,君临的眼神已变得十分犀利,道:“给我看看。”

    日天昊想要奉承君临一番,却发现自己此刻词穷了,当下就只好露出闪闪的牙齿,赔笑道:“主上,会很痛的,还是不要了吧?”

    君临望着日天昊的齿牙,眼睛不禁的都眯了起来,道:“怪不得你挖洞挖掉的那些土不见了,我一直都以为是被你给吃掉了,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