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火之印迹
    在君临意识回归的瞬间,他的身躯也再次凝聚成形,就仿佛正在欲火重生。

    但从表面上看去,君临还和以往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其实不然,在经历如此多次的火焰洗礼之后,君临的体质早已发生了变异,而且还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暗伤。

    而这一刻仿佛成为了永恒,唯有火的印迹。

    日天昊就在君临的跟前,望着那张严肃的面容,不禁担忧了起来,问道:“主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君临深呼着一口气,欲言又止般道:“我……我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一些我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事,可那种感觉……给我带来的感觉,那些事就是我做的。”

    日天昊没有认为君临所说的事不可思议,当下便认真的思考了起来,分析道:“主上,你认为你有能力做出那些事吗?”

    君临摇了摇头,道:“我没有那个能力。”

    日天昊继而再问,道:“那好,既然你没有能力做到,可却感觉很真实,那主上你知道这说明了什么吗?”

    君临迫切想知道答案,便急问道:“说明了什么?”

    日天昊轻咳了一声,露出一副很严肃的表情,缓缓道:“主上,这说明你摊上大事了。”说罢,还不等君临有任何的想法表示,日天昊又进一步分析道:“你想啊,这是在哪里?这可是在囚龙岛,而且整个囚龙岛都在那条龙的身体里,那主上你所想起的事,肯定是那条龙做的。”

    君临闻言,觉得日天昊所说有理,不禁的点了点头,但似乎还有所疑问想问。

    但还不等君临开口问,日天昊又继续说道:“我敢断定,那条龙肯定有能力做到那些事,而且还不是什么好事。”

    “倘若真被老子给说中了的话,那主上你就遇上大麻烦了。”

    “当别人的记忆融进了你的记忆里,这不是要被夺舍你,就是有事求你。”

    “可不管是哪种情况,这都不是一件好事。”

    日天昊越说越起劲,根本就停不下来。

    “不过也不要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日天昊怕给君临带来压力,最后以一句安慰的话收尾,“如果那条龙真有本事,也不会搞这套。”

    君临同样也在思考着这个问题,而且也曾在那条龙的心脏那里得到过相似的答案,当下心绪便放松了许多。

    “只要那些事不要是我做的就好。”君临如释重负的露出一个笑容,隔空对日天昊拥抱了一个,“我会控制好自己情绪的,你放心。”

    然而,日天昊却似乎并不在意这些,而是想知道那些事究竟是哪些事,竟然君临如此排斥。

    当然,日天昊却不敢问,只能强行压抑着那颗好奇心。

    “这些火焰,是个什么情况?”君临想到之前自己的举动,顿时有些尴尬不已,便转移话题问道。

    君临居然会问出这话,敢情他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弄出来的,这真的让日天昊无言以对。

    “好吧,我彻底被你给打败了,连我都看出来了,你自己竟然都不知道这是你的杰作么?”日天昊郁闷道。

    君临是懂非懂道:“但为什么会这样?”

    日天昊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一百零八簇火苗,在主上你英明神武的指引下,遍布了整个空间。”

    这一幕,满眼的都是火焰,与君临脑海中呈现出的一模一样,但两者所展现的威力,或者说是给人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一个是霸道的毁灭,而另一个是温和的重生。

    但这并不代表此刻立身所在的火焰没有什么威力,只是因君临的情绪很稳定,不带有半点攻击罢了。

    只见君临将右手抬起,整个空间的火焰顿时变得紊乱了起来,一百零八簇火苗也跟着躁动了起来,尽数被君临所牵引过来,燃烧起了整条手臂。在数个呼吸过后,火焰缓缓散去,只留下一百零八道火线与君临的手臂相连。

    “原来真的有一百零八簇火苗。”君临感受着连在手臂上的火线,道。

    然而,这些火线表面上看去,只是凝聚在君临的手臂一处,但实际上却蔓延到了君临一百零八处要害穴位当中。

    “还会骗你不成,一百零八簇火苗,跟之前一百零八盏灯火一样,只要一眼,老子可是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日天昊有些不悦的白了君临一眼,转眼间却蹿上了君临的肩头。

    可就在日天昊触及到君临肌肤的瞬间,猛然发觉到君临整个人就是一个熔炉,身体无比的灼热,尤其是从那些要穴中所渗出来的温度,更是不敢靠近半分。

    “哇靠,烧死我了。”日天昊自然不敢再接触君临,急忙从肩头跃下,退后了数步,“主上,你有没有感到异常?”

    君临点了点头,却对此不作多解释,依旧还在牵引着一百零八道火线入体。

    在同时同步间,那些火苗渐渐缩小到了一个正常大小。若非要将其形容的话,那刚好可以拥入怀中,就像一个个婴儿,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头头的魔兽幼崽。

    的确,虽然是一簇簇越燃越旺的火苗,但那形状真的像极一头头刚出生的魔兽幼崽,各种各类。

    “主上,你发现没有,这些火焰的样子在发生变化。”日天昊的观察力一向都很尖锐,“仿佛在成长,一点点在长大。”

    果然,这些火焰每时每刻都在改变在形态,虽说差异不大,但却是那么的明显。

    不过这也不足为奇,这一百零八簇火苗从一开始就在汲取君临的鲜血,此刻又与君临融为了一体。如果没有一点成长的话,那么这些火焰与外界那些普通的火焰有什么区别?难道还会比虬龙之焰还要强不成?

    “日天昊,你也来,爬到我身上来。”君临的手臂被燃烧的很彻底,已然看不到半点影子,但那火焰绝不会逾越半点。

    日天昊对此表示很惶恐,道:“不要,你身上会烧死我的,老子才不去。”

    “快些。”君临没有去解释为什么这样做,只是很霸气的一喝,以命令的口气要求日天昊爬上来,“否则我就把你扔在火里烤。”

    最后,还不忘加上一句威胁的话,但这实则是给日天昊一个台阶,也顺便堵上了日天昊多问的嘴。

    日天昊心不甘情不愿的爬到了君临的肩头,强忍着灼体之苦。当然,这对日天昊而言,有的只是好处而没有半点坏处。

    然而,那些灼体的同感竟在瞬间攀升到了一个极点,当下就超越了日天昊的极限。但日天昊却依然咬牙坚持着,并没有因痛而逃避。

    还好这超越极限的痛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转而缓缓的恢复到了正常。与此同时,燃烧在君临右手臂上的火焰也渐渐熄灭,但留下了一道火之印迹。

    而右手臂上的印迹却依旧连接那一百零八道火线,将君临与那一百零八簇火苗始终联系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