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不管是谁,照杀不误
    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更何况是这种虚虚实实的暗枪呢?

    然而,不是说宋中基只有用手接触着泥土的时候,才能凝聚出兵刃的吗?那么为什么在一枪穿刺而来的同时,在背后还会有另一支暗枪袭来?难不成除了宋中基之外,还有另一个拥有土属性图腾的人?

    这是君临在被暗枪刺中后的一段忧虑的心声。

    在这漫天尘土飞扬的空间里,如果有两个要杀君临之人的话,那接下来的战斗将会无比的艰难。如果仍然只是宋中基一人来袭的话,可见他这次为杀君临做了十足的准备,战斗将会无比的惨烈。

    “难道除了送终鸡,还有一个人找到了这里?”日天昊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但瞬间又驳回了这个想法,“不对,我们并没有看到送终鸡的影子,也许他用了某种手段,在你身前身后各自都发起了攻击。”

    与此同时,就在日天昊鼠目寸光的注视下,那支刺中君临后背的暗枪抽了回去,随后又消失在了视野里。

    “不好,刚才那支土枪吸走了主上你的血。”日天昊大惊失色,可却又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可恶,送终鸡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消两个呼吸的时间,整条土枪就已是遍满了鲜血,犹如火焰之种蕴藏其中,随时都有燃烧起来的可能。

    君临回首而望,看着慢慢消失在视野里的鲜红轮廓,阴沉着神情,道:“他这是想要我的血,恐怕还会有一波接着一波的危险袭来,直到将我的血全部吸干。”

    果然,不久之后,一道暗枪袭来,君临虽巧妙避过,但随之而来的一道暗枪从不同的方位袭来。

    尽管君临一连避过了近十道暗枪,但在一个瞬间,仍旧还会有另一道暗枪逼近,直到再次刺在了君临的身上,一点一滴的吸取着鲜血。而这鲜血的色泽也是相当的耀眼,纵然在这睁开眼就是尘土的情况下,依稀还能看到慢慢伸长的速度。

    当然,在这样的环境下,想要睁开眼睛是有一定困难的,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风沙给眯了眼睛。然而,风沙眯眼也是对方所使用的战斗方式之一,主要是为最后一道暗枪袭击君临做掩护使用。

    “主上,你可不能坐以待毙,别忘了你自己说过的,要是宋中基再来招惹你,照杀不误。”日天昊提醒着君临。

    君临却没有作声,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

    同时,就在这点头的瞬间,暗枪的第三次袭击已是悄然而至,依旧还是之前的那种战斗模式,先用几道暗枪佯攻,再利用君临无法回防的空挡,发出致命的一击。

    是的,第三次的袭击比起前两次袭击要强上许多。如果前两次只能刺进君临的身体半寸,那么此次就足以刺进两寸,甚至可以直接将君临捅出一个大窟窿来。

    那君临又该如何应对?

    与其艰难的闪避,还不如喷一口囚龙的吐息,将整个空间全部点燃。

    到了这个地步,君临自然不会再给对方这个机会,当下便是一条如龙的火焰从嘴里喷出,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让整个空间顷刻就变成了一片火海。

    漫天的尘土在火焰的焚烧下,就如同一颗颗陨石坠落,激荡起呼啸而来的风,带着滚烫的灼浪席卷,差点就将那一条条的通道给掩盖掉。

    “这下送终鸡应该无处可逃了吧?”日天昊望着遍地的火焰,欣慰的点了点头,“最好把他的衣服也烧个精光。”

    然而,就在日天昊这句得意的话语刚落下的时候,一道暗枪已是悄无声息的袭来,慢慢的逼近着君临的背后。而且这道暗枪与前两道有着很大的区别,在形状方面就已是两个极端。

    看这暗枪细小的模样,与其说是枪,还不如说是女人使用的绣花针,只不过很长很长罢了。

    也正是因为细小,袭来的时候才让人难以察觉,更何况还是在君临刚释放完大招,以为一切都将结束的时候。

    只见君临露出痛苦的神情,说句话也都无比的艰难,道:“我动不了啦,日天昊,你要小心。”

    日天昊顿时大惊,刚还在意气风发,现在却被逆势反转,面对这种情况还真有点难以接受,心里的落差极大。

    “好像是禁神针,还裹着泥土,好长的一根。”日天昊已顾不上危险,顺着那根插进君临背后的那道暗枪爬去,“主上,你小子放一百个心,老子会保护你的。”

    可当这句话说出时,却有种英勇就义的意境。

    果然,日天昊爬到距君临背后约莫一臂长的时候,张口咬在了这道暗枪上,但最终还是差上那么一点点。

    从暗枪上猛然生出的一只泥土之爪紧紧的将日天昊抓住,而后那只手又如流沙浮沉,全方位的将君临吞噬在了其中,越压越实,直到形成了一颗坚硬的顽石。

    对于这一幕,君临是无法看到的,但却又无比清晰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不管是睁眼还是闭眼,全部都是日天昊那坚定的眼神。

    “你该死。”君临顿时就红了眼,挣扎的扭动着身躯,慢慢抬起手向后背的那道暗枪抓去,“你不该动它一分一毫。”

    可这短短的距离里,君临却是难以触及到。

    “你放心,那只穿山甲还活着。”宋中基从火焰中走来,除了那双眼睛之外,全身都被泥土武装着,“你也最好别乱动,我只要你的血,是不会杀你的,因为你和穆羽还有一场约战。”

    “你最好是杀了我,不然最后死的一定是你们。”君临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缓缓说道。

    “不会有这么一天,你与穆羽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你只是他大道上的一块绊脚石而已。”这个时候,宋中基已经走到了君临的身后,就在咫尺之间。

    当然,宋中基并不是想要离君临更近一些,只是必须要这么近才行,否则宋中基根本就不想靠近君临半步,甚至都不想再见到君临。

    这些从宋中基的眼神可以看得到,简直就是一览无遗。

    只见宋中基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个玉瓶,还有一根由泥土制作的空心管,然后再小心翼翼插进了君临的身体里。

    “其实我很想杀了你,但你有穆羽想要的东西,所以我不会杀你。”

    君临冷哼道:“不会杀我,可你差点就杀了我。”

    宋中基对这个问题,却出奇的沉默了两个呼吸,道:“那只怪你太可恨,辱骂了穆羽。”

    “骂他又怎样,谁骂他你就要杀了谁不成?”君临闻言极为不悦,顿时一股气势傲然而升,“那我就辱骂他了,有种你就杀我。”

    “不错,谁也不准说他半个不字,更不允许有人辱骂他,否则所有人都得死。”宋中基阴沉着脸,握着插在君临后背的土管,用力的一捅,“别以为我不敢,废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