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暗枪袭杀
    这绝对是霸气外漏,每一句话中都抒发着对自己坚持不屑的理念。

    像日天昊这种由一个受尽苦难的人穿越成一直魔鼠,而后又经历过八百年磨砺的一个人,面对生活、面对理想、面对自己所想要得到的东西,一直都在苦苦追求着,卑微的生存在世界的夹缝里。

    这一刻,日天昊落下了一滴泪水,这是男儿的眼泪。

    也许这不是日天昊第一次哭,但绝对是君临与日天昊相处的这些日子来的第一次。

    日天昊是趴在君临肩头上的,可它滴下的那滴泪却偏偏飘在了君临的脸颊上,带着一股灼热的温度。

    君临缓缓睁开了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撇了那滴泪水,然后放在眼前仔细的看了一会,一句话也都没说,只是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身上太热了,让我出了一身的汗,一不小心就弄到你身上了。”日天昊为自己落泪的事所找的借口,可它却一身鳞片,没有毛孔。

    “那你还趴在我身上?”君临故意打趣道。

    “你不是想睡觉吗,怎么就醒了?”日天昊尴尬一笑,将话题一转,道。

    君临笑道:“做了一个梦,梦到有人哭着让我别睡,说这里很危险,随时都会有人来杀了我们。”

    听如此一说,日天昊就已是知道自己落泪的事被君临知道了,当下便解释道:“放心,有鼠子鼠孙们在外面洞口把守着,要是有人来了,它们会来通知我们。”

    君临问道:“那宋中基来的时候,为什么不见有魔鼠来通知?”

    日天昊推测道:“也许是因为送终鸡的土属性能力,让我那些鼠子鼠孙无法察觉,不过不得不说,他很厉害,差点就把我们给杀了。”

    君临点了点头,赞同道:“宋中基都如此强,不知道穆羽又到了什么地步,是否也签订了寄生图腾?”

    日天昊反问道:“主上,你刚才为什么不杀了宋中基,这一点也不是你的作风?”

    君临无奈一笑,道:“没看到我现在是靠着坐在这里么,我连站的都很费力,更别提杀掉他了。”

    可日天昊却不完全相信,‘嘿嘿’一笑,道:“只是因为这样吗?怎么老子觉得,是因为主上你把他当成了女人,舍不得杀啊?”

    君临无语的瞥了日天昊一眼,道:“女人与男人都一样,照杀不误,如果宋中基胆敢再来犯我,你看我杀还是不杀?”

    日天昊对君临也翻了白眼,嘀咕了一声,道:“死鸭子嘴硬,万一真来了,看你杀不杀?”

    这声音虽小,但好歹相距的很近,君临依然还是会听见的。只是就这个问题而言,实在是没有任何意义,当下便不愿再多说些什么。

    “主上,你说这宋中基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老子特别想知道?”说罢,日天昊竟然还对着君临身上所穿的那件衣服闻了又闻,“这衣服是宋中基穿过的,居然没有一点男人的味道,这绝对有古怪。”

    君临对此好生的无语,满头的黑线,对日天昊真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其实君临也想宋中基是个女人,至少那样他就没有亲吻一个男人,心里也会放松许多。

    “主上,老子敢打赌,这送终鸡绝对的是女人。”日天昊斩钉截铁的说道。

    “日天昊,你可不要胡说,这可是件大事,囚龙岛上出现女人,那绝对是要乱套的。”君临出奇的没有去反驳日天昊,而是想这件事就此打住,“而且他不管是男是女,与我们都没有任何关系。”

    虽然日天昊不解囚龙岛为什么会没有女人,但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不能乱嚼舌根,否则一不小心就会引火上身,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囚龙岛上的水就不是一般的深,绝对会淹死一大片的人,就像海水一样,存在死亡的魔咒。

    “主上,如果送终鸡是女人,那他绝对还没有离开,想必等他恢复过来,还会来杀你。”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迎接君临他们的又将是场生死厮杀。

    君临沉默了一会,缓缓爬了起来,道:“日天昊,我们离开这里。”

    可还不等君临完全站起,一阵狂风席卷而起,漫天的尘土从某个通道中吹了出来。而这个通道就是之前宋中基离开的那条路,这漫天的尘土也是宋中基所拥有的手段。

    “他来杀我们了,看来我们应该猜对了,不过老子还不是很确定,所以我非要扒了他的衣服看看不可。”日天昊目光注视着这些席卷而来的尘土,在君临的耳畔自言自语道。

    君临深呼了一口气,知道这该来的迟早要来,同样在也有些事该知道真相的时候,就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去揭开。而对日天昊刚有过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也不止一次的泛起来。

    “那就让我好好看看,你的怀里是不是也有那种宝贝。”君临暗自许下这个愿望,精神不由来的振奋,“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然,在这个空间里并没有看到宋中基的任何踪迹,只有漫天的尘土飞扬,在暗地里凝土成枪,从君临背后偷袭罢了。

    只是宋中基想要凝土成枪,就必须用手与之接触,那么就是说在土枪袭来的那刻,宋中基就在附近。只要随着暗枪的方向过去,就可以找到宋中基的本体,从而将其杀死。

    “这绝对是十二级雾霾,可见囚龙岛的环境遭到了极大的破坏。”都这个时候了,日天昊竟然还有心思说笑,“看来用不了多久,囚龙岛上到处都是沙尘暴,人人都要吃土了。”

    君临当下便翻了个白眼,无语道:“这都是因为你鼠族乱吃灵植的缘故,不仅如此,整个地底全都是一条条的通道,也都是因为你们造成的。”

    日天昊闻言甚是委屈,道:“这能怪我么?”

    忽然,一道暗枪从君临正面袭来,速度之快竟然让君临防御不住,直接是刺在了心口的那块逆鳞上。

    “好机会,主上,就趁现在。”日天昊在如此尘土下依然还有寸光的视野,便急忙提醒道。

    君临虽然无法看清,但那种刺痛的感觉却十分的明显,当下便一把抓住了那支暗枪,用龙之爪牙寸寸捏碎,直至逼向了暗枪的另一头。

    可当整支暗枪尽数被君临捏成碎土的时候,又是一支暗枪从他的背后袭来。而这一次没有了逆鳞的防御,暗枪终于是穿透了君临的肌肤,刺在了君临的心脏上。

    原来心痛就是这种感觉,这么一支暗枪无声无息的就扎进心房,让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着。

    也许还是君临太过年轻的缘故,纵然是从小饱受苦难,却依旧还只是个单纯的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