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天,照样日
    虽然还只是个不经世事的少年,但君临对这种情况绝对坚决抵制的,同样也是魔兽宋中基所不想见到的一幕。

    然而,当他们想要就此分开的时候,却发现各自的唇已经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导致这一切的源头,就是那条怎么也弄不断的舌头。

    与此同时,那条舌头被火源吸着血液,已然是缩水成了一条真正的荆棘,干糙的表面,没有一点血肉的感觉。魔兽宋中基已没有了半点气力,附着在身上的泥土也渐渐的脱落了下来。

    难道魔兽宋中基就此被吸干了血液而死,真的如君临之前所说变成一滩泥土外,点滴不剩了吗?

    不,可别忘了魔兽宋中基拥有两个意识,除了君临眼前的这头魔兽外,还有真正的宋中基。

    其实,君临与魔兽宋中基亲在一起的时间,就只有两三个呼吸而已。这也只是因为气氛太过于尴尬,才会觉得时间过了很久一样。

    同时,魔兽宋中基身上的泥土全部掉在了地上,毛茸茸的魔兽状态也恢复了正常的人形模样,那条舌头自然也恢复如初,没有将在两人牵扯在一起。

    又听得清脆的一声响,那是被扇了耳光的声音。

    只见君临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瞪着眼前恢复人形的宋中基,二话不说也是一个巴掌扇了回去。

    在这两记耳光响后的几个呼吸里,君临与宋中基都是沉默的,脑海里浮现的还是刚才嘴对嘴碰在一起的一幕。想至此,宋中基似乎心有不甘,气冲冲的又是一巴掌扇在了君临的脸颊上,而且眼中还闪烁着泪光,就仿佛君临夺走了他极为珍贵的东西。

    不过也是,这可能是初吻,又怎能不珍贵?

    只是别忘了君临是个睚眦必报之人,既然你打了我,我自然也要打回来。不然之前也不会一句话都不说,就一耳光扇在了宋中基的脸上。可这次看到宋中基那委屈的表情时,君临欲要回击的耳光竟莫名的停了下来,心中竟产生了一丝的怜惜。

    怜惜?对一个男人来说,这种想法应该用在女人身上才对,可此时此刻却有点凌乱。

    当有了这个想法后,君临赶紧的晃了晃脑袋,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恐怖心理油然而生。然后在心里不停的警告着自己说,这一巴掌坚决要打回去,而且还不能有半点其他的想法。

    “怎么和女人一样,不但扇人耳光,而且还哭了,真是丢人现眼。”君临轻哼的一声,备着龙之爪牙缓缓靠近着宋中基,“我决定再给这样的你一次机会,你立刻离开这里,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

    宋中基调整了下心态,反问道:“你为什么不杀我?”

    君临说道:“不为什么,就是突然不想杀你,想再给你一次生的机会,就看你自己如何选择了?”

    可尽管嘴上这样说,但君临的手上却时刻准备着杀人的招式。

    宋中基望了眼君临的弯指成爪的手,顿时脸上有道霞红一闪而过,因为他还看到了君临没有穿衣服的身体,当下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件衣服扔给了君临,道:“你不是想要我的衣服吗,那我就给你一件,就当作是你这次放我走的报酬。”

    君临接过衣服,迟疑了半息,问道:“你这衣服是从哪里取出来的?”

    宋中基闻言哼笑,阴冷道:“你想要?”

    如此看来,宋中基应该是有个类似储存空间的宝物。

    君临知道宋中基此话的用意,摇了摇头,道:“不想。”说话的同时,已是将衣服穿在了身上,继续道:“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别让我看到你,否则休怪我心狠手辣。”说罢,将手伸直,燃起了一道摇曳的火焰。

    宋中基直视着君临,缓缓退到一条通道口处,慢慢的消失在了这个空间,但却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废物,我是不会放弃,还有,今日的耻辱,你就等着偿还吧。”

    同时,日天昊望着宋中基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般道:“主上,你有没有觉的送终鸡有点像女人,哪怕一瞬间也行。”

    君临闻此言猛然一怔,还真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宋中基就是一个女人,比起萱小姐与梦小姐还有成熟许多的女人。但君临面对这个问题,却只是摇了摇头。

    “女人?在囚龙岛上从来就没有女人,我们连女人是什么都不知道。”君临淡然一笑,转而望向了日天昊,威胁道:“刚才的事,你不准说出去,听到没有?”

    日天昊很无辜的装傻充愣,也不去看君临的目光,道:“刚才什么事,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君临却走到了岩壁下,靠在上面缓缓的滑下,瘫坐在地上,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看上去似乎有种难言的沉重。

    “日天昊,刚才我差点又死了。”君临苦涩道。

    “是啊,我也以为我们快要死了,都快吓死我了。”日天昊爬上了君临的肩头,心有余悸道。

    “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不够强大,没有足够的实力保护你,保护我自己。”说罢,君临心中微痛,坐在地上猛地踢了一脚,“我怕总有一天,我会死。”

    日天昊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因为它知道再多安慰的话也没有力量来的实在。

    “现在我还没有办法解开我们之间的血契,等有办法解开,你就走吧。”君临闭上了眼睛,将头靠在岩壁上,似乎要睡着了一样,“我不想让你死,日天昊。”

    日天昊依然没有说话,但它的身躯却在不停的颤抖。它不仅没有因为这句话而高兴的露出笑容,反而是哭红了眼,变得极为惆怅了起来。

    “你不是要君临天下的吗?”随后,日天昊用了一种很深沉的语气笑着说,“难道你就因区区危险就要放弃了吗?”

    “放弃了又怎样,君临天下又怎样,我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至于什么时候醒,我也都顾不上了。”君临很消极的说道。

    “那我觉得你还是换个名字,什么君临,什么君临天下的,现在的你根本就配不上。”日天昊讽笑道。

    “这个名字是我自懂事以来,就出现在我记忆里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既然要换,就换了吧。”君临的声音越来越小,看来是要彻底的睡过去了,“虽然这只是个名字,却给了我很大的压力。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名字,老天就一直对我不公平,让我受尽了苦难。”

    “老天对谁都不公平,就像我一样,知道我为什么取名为日天昊吗?”日天昊又何尝没有这么一段痛苦的经历,看到君临如此自暴自弃,火气当下一冲而上,“就是因为我觉得老天给了我太多的苦难,老子誓要与它斗争到底,我相信总有一天,它会把最好的还给我,我相信有这么一天,只要肯努力,就算是天,老子照样也给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