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口味真重
    在君临放松与再次出击之间,只有一个呼吸的时间。

    是的,尽管君临放松了下来,但他却没有放弃,也不能放弃。

    一旦放弃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生命,那么他就真正的成为了一个废物,不,连废物也都不如。

    忽见,君临再次弯指成爪,就和之前一样的动作,但速度与力量却明显增多了很多,至少手上凸起的青筋已如同虬龙般的爬满了整条手臂。

    而且,在君临双爪扣下来的同时,魔兽宋中基的眼睛竟奇迹般的睁了开来,并从眼中看到了近乎绝望的痛,一股难以置信的疑问成为了事实。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君临在扣下龙之爪牙的瞬间,很随意的抬起了膝盖,悄悄的发出了撩阴一击。

    不过,君临也不知道此击能行,毕竟那个部位也有泥土覆盖,尽管是很薄的一层,但想要击伤魔兽宋中基,也绝不会如此简单。

    可事实就是如此,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当然,所有的奇迹都有一个合理而又难以解释的依据,这次同样也不例外。

    至于是为什么,恐怕只有魔兽宋中基自己知道了吧?

    而在这个时候,君临的龙之爪牙已经抠进了魔兽宋中基的眼睛里,鲜血就顺着手指慢慢的滑到了手臂上,最后汇聚在了君临的胸前。不过,君临却没有将魔兽宋中基的眼珠给挖下来,而且宋中基也没有任何松口的迹象。

    因为此时此刻,魔兽宋中基已经陷入了危境,只是君临丝毫没有察觉罢了。

    原本魔兽宋中基将舌头伸进了君临的胃肠中,想要窥探君临体内的奥秘,而且这种感觉也给他带来了一种莫名的享受。魔兽宋中基在这段期间也十分的谨慎,只要是遇到危险,就立刻截断这部分的舌头以保存自己。

    然而,就在君临撩阴的瞬间,魔兽宋中基的身体传来一阵难以忘怀的剧痛,改变了他舌头所在的渠道,直接是从肠胃转移到了肺部。

    要知道囚龙的吐息是依靠燃烧龙血,然后再经肺部的吐息将火焰喷出。那么,燃烧龙血的火源被君临存放在了什么部位?这时,答案已显而易见,就是在君临的肺部,融炼了在小屋时被吸进肺里的灯火。

    当然,魔兽宋中基的舌头之所以会转移到君临的肺部,这不是偶然,是被火源的呼吸牵引而至。

    这火源的呼吸是因君临的呼吸而呼吸的,是与君临共生的存在,也俨然成了君临身体里的一部分。

    有这么一颗火源融炼在肺里,那足以证明君临的肺部到处都是被灼伤的痕迹。整个肺叶都变成了一座小火山似的,里面所蕴含的血液也已成了流火。

    在肺部与心脏相接的那个地方,就是火源所在的部分,而且火源也已从简单的一缕灯火,慢慢的转变成了一条迷你的小龙,所释放出来的气息与君临也越来越接近。

    是啊,越来越接近,就连魔兽宋中基的舌头一经出现在君临肺部,就已是触及到了这缕火源。

    可这该说是他的幸运呢?还是他的不幸?

    只见那荆棘被的舌头在火焰下,一滴滴的鲜血从中渗透了出来,但却没有被燃烧起来,而是全部悬浮在火源的周围,慢慢的堆积着。

    这并不是说火源无法燃烧魔兽宋中基的血液,而是没有在君临的引导下,这火源就只是一缕高温的摆设,可以蒸发以及受伤,但就是无法引燃。

    可这个时候,君临依旧还是没有察觉自己体内有任何的异常,也的确如此,在他的体内确实不存在任何的异常,就只是有一条舌头伸了进来而已。

    这条舌头还被君临咬在嘴里,另外一段也被蒸发着血液。就这样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那条荆棘般的长舌头,变得越来越细,越来越干枯,之前所谓的弹性与柔性也已不复存在。

    而魔兽宋中基在如此危及生命的痛苦之下,自然是想要将舌头抽回去,甚至还巴不得君临将自己整条舌头都咬断。最后,魔兽宋中基拼尽了权力,把君临的脑袋给吐了出来,但他的那条舌头却依旧还在君临的嘴里。

    不管魔兽宋中基往后退了多少步,那条舌头纵然是越来越细,越来越长,但就是不断。

    君临也不想一直咬着一条牛舌头,当下也松了口,拼命的想要吐出这条恶心的舌头,可越吐就越是觉得恶心,就连呼吸都不敢像以往那么随意。

    “这是怎么回事?”

    “好像钻进我的身体里去了。”

    “为什么这条舌头会越来越细,感觉就像被吸干了血一样。”

    君临惊愕万分,不管怎么用力扯都无法将这条舌头给扯出来,同样也咬不断。

    不仅是这条舌头越来越细,就连魔兽宋中基的体型也在迅速缩小。不仅这条舌头在被蒸发着血液,就连魔兽宋中基整个身躯都在流失在血液。

    而这些流失的血液就悬浮在火源的周围,一滴滴的液态的血慢慢的凝结成了血红的固体,就像是一颗颗滚圆的石子,散发着骤热的高温。

    终于,君临知道了整个情况的原因,当下也不再排斥这条逐渐干巴的舌头。

    当一滴滴的鲜血被凝结成颗颗的石子存积在火源周围,君临的心里是非常高兴的,似乎都忘记了前一刻所发生的事情。

    然而,君临狂喜之际,魔兽宋中基却痛苦万分。既然无法切断这条舌头与自身的联系,那么就在全身血液被吸干之前,把君临给杀掉,也许还会有一线转机。

    说时迟那时快,魔兽宋中基本还在拉扯着那条舌头,可转瞬之间就出现在了君临的身前,一道巨大的爪影劈头盖脸而下,激起遍地的尘土凝聚成剑。如此一来,君临就面临着上下同时而至的围击,那爪是直接抓向了眉心,那一剑眼看着就要贯穿了裆部。

    危急时分,自然要有特殊的防御,如果防御不及,那就趁危险来临之前杀了对方。

    这毫无疑问,君临选择了以攻击代替防御,让火源释放出毁灭的力量,瞬间就将这条舌头燃烧了起来。而且引燃的速度极快,几乎是同时将魔兽宋中基给点燃了的,从舌头开始,慢慢的燃烧着整个口腔。

    与此同时,那一剑距君临的裆部仅有半寸的距离,只要再晚那么一步,恐怕君临就要断子绝孙,以后再也不是一个男人了。而袭向眉心的那爪倒是触碰到了君临,但最后所蕴含的力量就和正常弹指差不多,根本就造不成任何的伤害。

    不过,这还真是巧,就在这个时候,日天昊晕乎乎的从地底钻了出来,刚好看到了少儿不宜的一幕。

    因为魔兽宋中基受到火焰的焚体,那条被拉长的舌头瞬间恢复了原状。这也就是说,君临与魔兽宋中基的距离非常的近,乍眼看去,就像是两个人嘴对嘴,亲吻在了一起。

    “卧槽,什么情况,这口味好重啊。”日天昊顿时懵了,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主上你小子厉害,这种办法都能想出来,老子也是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