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要被吃了
    又是相同的情况,君临与宋中基互相死扣扑杀,嗜血的**已是从獠牙中展现了出来。

    也尽管魔兽宋中基长着的是牛头,但满嘴的牙齿却十分的尖锐锋利。

    况且撕与咬往往是分不开的,而撕就是为了更好的咬,听到更绝望的声音。

    此时此刻,魔兽被君临所扑倒,但转瞬又占得上风变为主动,反将君临死按在地,一双苍鹰般的利爪也已经贯穿了君临的肌肤,拼命的往两边撕扯。

    可君临的肉身强度非一般人可比,虽然时刻感受着被分尸似的撕裂,但对君临来说,那就只是一种痛觉,并没有真的被撕成两半。

    也不知道魔兽宋中基是没有了耐心,还是心里清楚自己无法将君临撕裂,亦或者是有了更好的想法,竟张开了血盆大口对着君临的脑袋咬了下去。

    君临在魔兽宋中基张口的瞬间,当下便知接下来所要面临的情况,可这个时候的他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就避不开这事先预知的一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恐惧的等待着。

    眼前一片漆黑,君临所有的视线都被湿乎乎的口腔壁给遮住,一坨坨的黏液附着在他的脸上。同时,魔兽的舌头如同荆棘一般,堵在了君临的口鼻与眼,割据着光滑的肌肤。

    这种感觉很恶心,所带来的痛苦也很强烈,也正是因为如此,至少还证明君临还活着。

    没错,君临的脑袋还长在他的脖子上,纵然魔兽宋中基的獠牙刺透了他的肌肤,但也仅仅只是肌肤而已。

    日天昊见此一幕,惊惶失色的大吼道:“送终鸡,尼玛也太恶心了,赶紧松口把我主上给放出来。”在说的同时,也已是迅速的爬了过来,准备营救着君临。

    而日天昊现在唯一能做的营救方式也很简单,以它此刻的力量而言,同样也是最有效的。这毫无疑问,就是在魔兽宋中基的身体上钻出一个洞来,最好是从内至外,一点点的蚕食掉。

    只是事情却不如想象般美好,还不等日天昊完全靠近,就被魔兽宋中基的尾巴给缠住,而后连带着往地面上砸去,瞬间就不见了日天昊的踪迹,也不知是死还是活。

    可见这头魔兽是有尾巴的,而且尾巴的攻击力也异常的强大,比起利爪与獠牙也丝毫不逊色。

    同时,魔兽宋中基在将日天昊砸进地底后,他的利爪扣住君临的双肩,獠牙穿刺着君临的脑袋,然后非常用力的撕扯,似乎是想要把君临的脑袋给扯断。

    这就是魔兽的厮杀方式,十分的直接,十分的血腥,十分的残忍。

    当然,这种厮杀的方式是建立在强大的实力下的,否则一切都将是泡影。

    如此强力度的拉扯,君临的头依旧没有断掉,甚至君临还做出了一连串的垂死挣扎的举动。

    只见君临用双手紧紧掐住魔兽宋中基的咽喉,龙之爪牙的力量是可以断钢碎石的,但此时此刻对付区区的一层泥土都显得吃力万分。君临这样做的目的,除了想要直接捏碎对方的咽喉命脉外,最主要的还是抵御对方咬合的力量。

    然而,这似乎只是君临的一厢情愿,根本就没有取到任何的作用,甚至还白白浪费剩余的体力。

    此刻,君临是恼怒的,是恐惧的,但他却没有感到过绝望。尽管下一刻就可能被咬掉了脑袋,或者是窒息而亡,但哪怕还有一点点的机会,都不能因此而放弃。因为这一旦放弃,就放弃了很多很多,已不仅仅再是你的一条命而已。

    这说到底,君临已不再是一个人,他还有羁绊在心里,在身上。

    “如果我还能吐息的话,这绝对是个好机会,一定可以把他烧的只剩下土。”君临懊恼不已,在心中不断质问自己为什么不留下一点底牌,“我还是太弱了,我果然还只是个废物,一次又一次,总是那么无力,也许这就是废物的最好诠释。”

    如果君临还能喷出囚龙的吐息,恐怕就不会是眼下这幕的场景,至少魔兽宋中基是领教过囚龙火焰的威力,一旦从体内燃烧,那绝对是会被燃烧致死的。

    毕竟在体内没有泥土的覆盖,只是血肉之躯罢了。

    忽然,君临松开了掐住魔兽宋中基的脖子,但他却不是因为放弃,而是在做着准备。

    因为君临不想做一个废物,而且就算是废物,也不能做一个什么都不做的废物。此刻他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竟是想要吞食魔兽宋中基的血肉,从而提炼出一滴龙血来进行最后的反击。

    自君临被魔兽宋中基给咬住了脑袋起,那荆棘般的舌头就在不停的割据着君临脸部,而且释放出的唾液还有一定的腐蚀性。

    既然如此,君临就想着把魔兽宋中基的那条舌头给吃掉。

    可当荆棘般的舌头与君临的口齿接触的瞬间,一切似乎都晚了。

    原来,魔兽宋中基在吃下君临的之前,就有了一个邪恶的想法,只是没有立刻实行而已。

    当宋中基看到君临能够吃土,还得知君临能喷出烈焰是因为吃土的那刻起,他就像着要把君临的身体给抛开,一探这其中的奥秘。

    都知道吃土无非就是三个步骤,咀嚼、消化、吸收。而咀嚼靠牙齿与舌头,消化吸引靠肠胃,当然,还必须有一定的功法炼化,否则也无法喷出火焰不是。所以魔兽宋中基就准备从君临的口腔入手,先窥牙舌,再一探肠胃的奥秘。

    魔兽宋中基的舌头可以伸得很长,小心翼翼从君临的口腔、咽喉,慢慢的渗到了肠胃中,甚至还要破体而出。与此同时,君临却在疯狂的咬着这条荆棘般的舌头,仿佛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侵犯到了这种地步。

    也不得不说,这条荆棘般的舌头非常的坚韧,弹性与柔软性也都十分的好,任由君临如此撕咬都没有破开,一滴血都没有挤出来。

    而且,在魔兽宋中基的嘴里能获得的呼吸能量已所剩无几。

    虽然君临感觉到魔兽宋中基的咬合与拉扯的力量减少了很多,但这极有可能是对方在蓄力,在最后的时候一举把自己的脑袋给咬掉。也正是因为如此,君临越想就越是忧心,越忧心就越是恐惧。此时此刻,他颤抖的手终于又抬了起来,弯指成爪,看上去很有力量的感觉。

    这也许是君临的最后一击,能否成功就在此一举。

    那么这次君临所瞄准的部位会是哪里?

    只见双爪出动时,带着一阵阴风袭吹,君临所瞄准的是魔兽宋中基的眼睛,那双没有被泥土覆盖的巨大牛眼。可这次并没有像上次战血炎狼王那般有气运,因为这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魔兽宋中基竟然闭上了眼睛。

    一连数次的狂抠,魔兽宋中基依然不睁开眼睛,而且还是一脸享受的表情。

    君临连击的速度也渐渐放缓了许多,就连绷紧的身体都不由的放松了下来。

    难道君临就这样放弃了吗?

    也许不是放弃,只是再也没有力气坚持了下去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