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不堪一击
    君临望着完全魔兽化的宋中基,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居然在意对方会不会长出尾巴。

    而且君临也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火焰会伤不了宋中基。

    不过既然日天昊都这般说了,君临就索性再来一击,又是一口‘囚龙的吐息’对准着宋中基的脑袋喷出,将整个头颅都点成了一盏天灯。

    这温度绝对是很高的,裹在宋中基身上的泥土也都在熔化着,脱落在地。

    然而,尽管如此,宋中基仍旧还活着,甚至可以说毫发无伤。

    当然,此刻的宋中基已经没有毛发裸露在外,俨然变成了一头凶残的魔兽。

    “难道真的就伤不了吗?”君临脸色微沉,不由的有些忿懑,当下便想再来一击,可无奈身体难以支撑,“可恶,我还就不信了。”

    倔强的君临,拼了命的也要给眼前的魔兽再来一击‘囚龙的吐息’。

    日天昊见状一急,道:“主上,趁送终鸡还没缓过来,我们还是赶紧跑吧。”

    与此同时,第三口囚龙的吐息终于再次轰击在了宋中基的脑袋上,但威力却远远不如前两次来的猛烈。

    君临在此击过后,果断后退,近到日天昊跟前,道:“我们走。”说罢,便一个跃步跨进了其中的一条通道里。

    在连续三次的吐息之后,再加上泥土燃烧给自身带走的灼热刺痛,让君临的步伐都不由的慢了许多。渐渐的,彻底是停下了脚步,回头望了一眼后,又重新返了回去。

    究其原因,是君临没有看到日天昊的身影,也没有听到它任何的声音,这就足以证明日天昊还在刚才的地方,甚至已经被宋中基给抓住了。

    当然,这只是君临的不祥预感,但他却不能置之不理。

    当君临重新站在宋中基面前时,眼中所看到的是一头真正的魔兽。

    有着苍鹰的前爪,猎豹的身躯,骏马的后蹄,以及牛的脑袋。这模样真的很丑,与宋中基之前的模样,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而且在这魔兽的身上还有一层泥土裹覆着,否则就真的不堪入目了。

    “这就是宋中基?”君临初次这模样,都不由的激了个寒颤,大呼道:“世上竟会有这么丑的魔兽?”

    这样说话,任谁听了也会不高兴。虽然宋中基的思想被寄生魔兽给暂时取代,但潜意识里的那种自傲却永远不会改变。

    忽然,这头魔兽低吼了一声,虽没有说话,但所表达的意思却十分的明显。

    君临尴尬的咳了一声,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象对方的最终面目,便当下四处寻了一番,大喊道:“日天昊,你有没有死,没死的赶紧离开。”

    但日天昊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反倒是这头魔兽舔了舔嘴唇,流出湿哒哒的口水,似乎在说日天昊已经被它给吃掉了。

    君临见状心里一慌,又唤了几声,仍旧没有任何日天昊的回复。

    “难道真被宋中基给吃了吗?”君临心中的慌乱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极端的愤怒,“日天昊,你可不能死。”

    君临又想起与日天昊一起斗嘴的日子,当下便红了眼睛,杀机从中一涌而出。不过君临仍然期望着日天昊还活着,就如当时被小蛇丸子吃进肚子的情况一样,可以依靠它自己钻出来。

    可君临又不确定日天昊是被活生生的吞进腹中,还是被一点点给撕碎后再吃掉,所以想要解开这个疑问,那就必须剖开这头魔兽的肚子,拿出来一探究竟。

    当然,这魔兽宋中基是不知道君临此刻的所思所想,否则绝对会将君临给撕碎,不顾一切的阻碍。

    然而,在君临与这魔兽宋中基之间有阻碍存在吗?

    显然是没有,他们之间的厮杀随时都可以发生,比如就在这个时候。

    说时迟那时快,君临踏着龙之幻影的步伐,全身冒着淡淡的白烟,瞬时就出现在了魔兽宋中基的身侧,双手弯指成爪,交叉撕劈而下。

    可君临的攻击却仅仅在魔兽宋中基的身上留下十道淡淡的白痕。

    与此同时,迎接君临而来的同样也是双爪的交叉撕劈,可产生的结果却截然不同。在君临身上留下的是鲜红的血印,仿佛随时都会有血从这十道深痕中喷涌出来。

    君临自知不是魔兽宋中基的敌手,何况还是在没有燃火的状态下,就更显得不堪一击了。

    想至此,君临没有丝毫的犹豫,抓起地上的一把泥土就是往嘴里塞。可还不等他将土咽下,就引起了一阵猛烈咳嗽,不但将泥土吐了出来,而且还夹杂着血。

    可想而知,此时此刻的君临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就连土也都吞不下肚了。

    然而,这并不会得到魔兽宋中基的怜悯或是同情,接下来的只会是惨痛的经历。要么绝地反击而生,要么就静静的等着被撕成肉块而死。

    同样也是这个时候,魔兽宋中基兴奋的举着苍鹰之爪向君临撕裂而来。那距离也越来越近,只有三步、两步、一步,直至抓住了什么东西。

    “日天昊,你还活着。”君临大喊了一声,转而奋力的向魔兽宋中基扑杀而去,“老子和你拼了。”

    原来,魔兽宋中基抓住的是日天昊。

    日天昊在之前君临离开之后,也便迅速的凿了一条通道逃走,并没有像君临所想那样被魔兽宋中基给吃掉,更没有被一点点给撕成肉块。

    但日天昊在听到君临的呼唤后,又不得不返回。在看到君临马上要被杀死后,不带一点声响的就出现在了魔兽宋中基的利爪下,用坚实的**为君临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

    虽然日天昊没有一下子被撕成肉块,但那种拉扯的疼痛却让它一直哭爹骂娘,咒骂个不停。

    “卧槽,老子快要死了,主上,你脑袋是进水了,还是吃多了土被填满了脑子,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送死,你这不是坑老子吗?”

    “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头什么魔兽,长得真踏马的难看,该不会是送终鸡?”

    “尼玛神经病啊,和这么丑的魔兽签订寄生图腾血契,是不是吃多了翔,我看长得就像一坨翔。”

    “快尼玛的松开,疼死老子了。”

    还不得不说,日天昊的那身鳞片还真是坚固,否则也不会有如此多的精力如此咒骂。

    最后,魔兽宋中基松开了紧抓住日天昊的爪子,那是因为君临拼死反抗,将魔兽宋中基扑翻了在地,再次的纠缠在了一起。

    而魔兽宋中基之所以会放开日天昊,除了君临用双手紧扣的缘故,还有另外一方面的原因,那就是对君临的怨恨远比日天昊要强烈的多。

    再次的纠缠,只会让君临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要知道魔兽远比人类要擅长这种纠缠的方式厮杀。

    因为这就是魔兽的本性,是任何人都模仿不了的。

    由此一来,君临在与魔兽宋中基的厮杀中,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