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激烈一战
    打不过就跑,这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何况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情况下,能够跑掉也算是一种能力。

    然而,君临却没有这个打算,纵然是心中有些恐惧,但还是想与眼前的宋中基殊死一战。

    也就在日天昊揭穿宋中基此刻的真实身份同时,漫天的灰尘再起,仿佛要将烈焰给覆盖住。

    对于寄生图腾血契,君临还是知道的,那完全是为魔兽创造出来的契约,人类以出卖灵魂而获得力量。

    这可以说是人类的耻辱,可依旧还有很多的人签订了这种契约。

    忽见,一道闪光乍现,一条毛茸茸的手臂向君临贯穿而来,事先没有任何的预兆。

    君临一时防御不及,直接被击飞,撞在了岩壁上,嵌出了一道人形深坑。

    如果没有龙之逆鳞防护的话,恐怕此一击就已是把君临的心脏给掏了出来。

    “还真是不错。”宋中基舔着嘴唇,目露着凶光,缓缓靠近着君临,“这样撕起来,才更会有感觉。”

    君临从岩壁里脱离出来,闷出一口气血含着嘴里,鼓起肚皮就是喷出熊熊烈焰。

    要知道这是生死厮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任何的迟疑都可能失去生的有利条件,随时会死在对方的手里。由此,君临很果决,以自身气血为引,激发体内潜藏的龙血,喷出囚龙的吐息,为自己争取一点吃土的时间。

    是的,君临知道仅凭这种程度的火焰还无法烧死眼前的怪物。不过能够拖住宋中基几个呼吸的话,那也就足够了。

    只见君临在喷出烈焰之后,抓起泥土就是往嘴里塞去,而且这时的泥土还都燃烧着火焰。

    果然,就只是几个呼吸而已,便见宋中基从火焰中而来,周身都裹着一层灰蒙蒙的尘土。

    与此同时,君临身上燃烧的火焰更加狂烈,渐渐的都要看不清他的模样,彻底的就要被火焰给吞噬了一般。

    只听得轰的一声,那是火焰燃烧着火焰而激起的声响。

    同时同步,君临冲向了宋中基,挥拳踢腿之间,就好像是无数的火焰轰击在宋中基的身上,不熄不灭。

    这个速度是极快的,但力量却没有与之呼应,击在宋中基身上,丝毫没有起到作用。

    当然,此刻的宋中基除了那颗头颅之外,整个身躯都变成了魔兽状态,同时也被一层尘土所覆盖着,就像从沼泽里爬出来,又被风干了很久一样。。

    而魔兽的战斗方式是很简单的,它们凭借肉身的优势,直接是以速度与力量碾压,拼得就是看谁更加凶狠。

    这也就是人类与魔兽的最大区别。

    说时迟那时快,宋中基的身上还在滴落着泥土,就瞬间出现在了君临身侧,用锋利而又强劲的利爪向君临抓劈而向。但君临没有闪避,也没有极端防御,而是擎着龙之爪牙,施展出狮族扑杀术,与宋中基来个正面交锋。

    火焰与尘土的糅合,爪与爪之间的碰击。

    迎来的却是双方一次又一次的激烈碰撞,就算脚步无意中的退后了一步,也会及时的踏前而去。

    然而,他们的脑袋却总是在最前方,因为在厮杀过程,已不知不觉的把自己当成了魔兽。

    也许宋中基此刻已然成为了真正的魔兽,但君临却是由于狮族扑杀术而暂时把自己看作是一头凶残的魔狮。毕竟双方的状态还存在着本质上的差异。

    最后,君临与宋中基互相扣住对方的肩头,就像当时君临与血炎狼王一样,彻底的纠缠在了一起。

    虽然宋中基那是那张熟悉的人脸,但张牙咧嘴之间,却明显的有种魔兽嗜血的**,而这种**却不同于血炎狼的那种嗜血,而是要将掌控在双爪下的猎物活生生的撕碎,让鲜血喷溅的到底都是。

    此时,宋中基紧紧扣在君临的肩骨中,势要将其给拆掉似的,用劲了最大的力气以及最有利的姿势。这种被强行拆骨撕肉的痛苦,让君临的杀机攀升到了一个极点,伴随着的还有燃烧着他身上的火焰温度。

    与此同时,君临燃火的爪牙已经抠进了裹在宋中基身上的尘土里,而且从自身蔓延过来的火焰,也渐渐的在宋中基身上燃烧了起来。

    没错,宋中基着火了,就算是躲在土里也依旧避不开这灼热的高温。

    终于,宋中基用劲的爪子停止了用力,怨毒的望着君临,道:“没想到你区区一个废物,竟然会有这种火焰,真是让人吃惊。”

    但君临却在暗中蓄力,他知道想要彻底杀死宋中基,唯一的手段就是囚龙的吐息。

    “我也没想到,你竟然会出卖自己的灵魂,与魔兽签订寄生血契。”君临故意激怒着宋中基,继续道:“我很想知道与你寄生的会是头怎样的魔兽,与穆羽相比如何?”

    这句话看似平常,但却与穆羽挂上了钩,这也就是间接的在将穆羽与魔兽相比。

    宋中基闻言后果然震怒,被取代后的思想发出强烈的不甘,拼命的与此刻的魔兽思想对抗着,想要亲自杀了君临。

    君临见状一喜,知道此计可行,便继续说道:“穆羽可和你一样,也有头寄生的魔兽,那他寄生的又会是头怎样的魔兽?是否也和你一样,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其实,君临并不知道宋中基与穆羽的关系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有一点是很肯定的。不管是谁议论了穆羽的不是,宋中基的脸色绝对是阴沉着的。

    君临也是看准了这一点,否则他也不会随便在背后说他人的坏话。

    “不可一世的穆羽,没想到也有今天。”君临很不屑的说出了这句话。

    就在这句话说出口的同时,宋中基眼中饱含的杀机没有参杂任何的杂质,是那么的纯粹,不带任何的**,就只是来源于心底的一份杀人的执着。

    然而,在这期间里,宋中基的防御与攻击却出现了一个交替过程,比起之前要弱上数倍不止。君临所为的也就是这短暂的时刻,对准着宋中基的脑袋喷出了一口囚龙的吐息。

    这是个非常巧妙的时机,可最后的结果却超出了君临的想象。

    虽然宋中基的脑袋被烈焰疯狂的燃烧着,眼看见着就要被焚为灰烬,但却又另外的一颗头颅慢慢的长了出来,就和宋中基的断臂一样,长出了一颗魔兽的脑袋。

    不过,君临却无法看出这究竟是头怎样的魔兽,因为在那颗头颅长出的瞬间,一层尘土覆盖在了上面。

    “卧槽,要完全魔兽化了,主上,我们还是快趁机逃吧?”日天昊提心吊胆的看着君临战斗,本以为会就此结束,可以放下心来,却不料形式更加的危险,“主上,有了这里的泥土防御,就算火焰再强,也伤不着他。”

    的确如此,只要藏于泥土里,不管是火焰还是寒冰,都是需要依靠这些泥土的。

    毕竟这不是普通的泥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