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寄生图腾
    虽说君临击碎了宋中基的五重泥壁之盾,但这并不是说君临就此战胜了宋中基。

    也就在君临的龙之爪牙逼近宋中基眼前之时,却不知缘由的往后退去,直至贴在岩壁上,难以动弹。

    原来宋中基的泥壁之掌仍还贴在地面上,慢慢的与泥土融为了一体,将君临牢牢的困住。

    “这是怎么回事?”君临拼命挣扎,却无法挣脱,仿佛自己的身体与泥土长在了一起,“可恶。”

    然而,在如此有利的情况下,宋中基应趁胜追击,直接刺穿君临的眉心才对,但他却仍然还将手贴在地面上,没有拿起,就连身躯也都还是弯曲着的。

    “主上,莫要担心,送终鸡这小子必须让手接触到地面,否则他的攻击无效。”日天昊见状也焦急万分,但为妨君临失去方寸,所以才说了这安慰性的话语。

    不过,这却也是事实。

    宋中基闻言一笑,道:“你只说对了一半,我是必须手触在地面上,但我的攻击并非无效。”说罢,便见泥土蠕动,生出一只只细小的突刺,钻进了君临的肌肤里。

    当然,此时此刻,这个空间里有火焰尽燃,灰尘飘飘,却一点也不妨碍视线。

    在听到君临一声闷响后,日天昊再也不能继续藏在洞里,因为它要去救下君临。可就在日天昊冒出脑袋的瞬间,君临便知接下来所要发生的是什么,当下急喝数声,拦下了日天昊。

    “日天昊,做你该做的事,他还不是我的对手。”君临的目光冷峻,正在用力的挣脱着束缚,也不顾突刺进肌肤里有多深,“别忘了,我是谁。”

    “你是谁?你就是一个废物。”此刻,宋中基缓缓站立了起来,但他的泥臂仍然还杵在泥土里。

    当话说到一定程度后,身体自是会做出一系列的动作。而在这个节骨眼里,要杀一个人的话,绝对是最有利的时刻。

    无奈,有些人总是话很多。

    “还是把东西交出来吧,废物,以免死得很痛苦。”宋中基将泥臂越拉越长,离君临也越来越近。如此一来,想要杀掉君临的话,就更简单了,但君临想要反杀于他,也同样简单了许多。

    而君临这个时候,肌肤被刺破,鲜血渗进泥土里,仿佛凝结成了石。

    “死?就凭你?”君临冷笑的望着宋中基,但全身的青筋都凸起,显然还在拼命挣脱着,“你就如日天昊所说,你的嘴很臭。”

    宋中基的眼里闪过一道冷芒,阴笑道:“你又失去了一次机会。”说罢,离君临仅有一臂之遥,这也就是说君临与死亡之间也就只有一步的距离。

    然而,君临真的只是在等死吗?他的挣扎就真的显得那么无力吗?

    不到最后一刻,谁也无法确定,至少君临不会随便用性命去开玩笑,尤其是在多次经历生死之后。

    忽然,一道鲜血喷溅,火焰越燃越盛,渐渐的超出了泥土所能承受的范围。

    与此同时,君临全身通透,贴着泥壁的部位尽数燃火,就仿佛穿了一件衣服,傲然立于烈焰之中。

    而那道喷溅的鲜血是宋中基的,是被君临一爪子给撕断了另一只手臂所导致的。

    原本宋中基想要刺穿君临的心脏,将之挖出来,但很不幸的是,在君临的胸口有块龙之逆鳞。虽说这块逆鳞正常情况下并没有什么作用,但它确实是存在的,而且每当君临遭受生死危机之时,龙之逆鳞会自动防御。

    因为君临还不能死,否则谁来完成那条龙的心脏所交易的任务?

    当然,这也只是局限在血炎狼窟,毕竟龙之心脏就在这附近。

    君临挣脱了泥土的束缚,将宋中基的断臂托在手上,阴冷笑道:“这下,你就真的是残废了。”话刚一说完,就当作宋中基的面焚烧了那条断臂,连一点灰都没有留下。

    宋中基的脸色很苍白,但更多的是愤怒,恨不得将君临碎尸万段。

    “但我还是会杀了你,因为我给过你机会。”君临弯腰抓起一把泥土往嘴里塞去,瞬间让身上的火焰烧得更旺,“而你却不懂珍惜,真是可怜。”

    宋中基见状一惊,他不知道为什么君临可以吃土,而且吃过土后,竟然可以燃烧整个空间。要知道宋中基本身就是拥有土之属性,虽然可以借助大地的力量,但万万不敢吃土的。

    与此同时,那熄灭的一百零八盏灯火再次燃起。

    君临见此一幕甚喜,不由的大笑了起来,让宋中基心中一紧,莫名的生出一丝恐惧。

    “你怕了?”君临往前走上一步,宋中基便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也不妨告诉你,刚才你能束缚住我,那是我在给你机会,难不成你真以为就凭你,能够困得住我?”

    这也不知君临所说是真是假,但君临在说完此话后,再次吞下一把泥土,彻底的是把宋中基给唬住了。

    而宋中基的泥臂之手也都散成了泥土,燃烧了火焰,犹如一点染血的鲜花一样,很是耀眼。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我,你没有拿到东西应该不会杀我才对,但你下手却一点也不留情。”君临停下了脚步,抬起的手里正燃烧着一个火球,“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宋中基却是闭上了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气息后,又慢慢睁开了眼睛,但这前后两次的眼神明显发生了变化。如果说前一刻宋中基是一个高傲的强者,而后一刻就是一头嗜血的魔兽。

    君临与宋中基四目相对,心里都不由打了个寒颤,暗想道:“这眼神,好像在哪里见过?”

    “谢谢你给我机会,但你却没有了机会。”宋中基本在后退,但此刻却如同换了一个人,非但不退,而且还缓缓向君临逼近。

    君临闻言一震,急忙退后数步,恐慌道:“你不是宋中基,你到底是谁?”

    “你是怕了吗?”宋中基本已断掉的双臂,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出来,“如果害怕,我会早点让你解脱,权当是对你的谢酬。”

    当宋中基的双臂完全长出后,却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人类的手臂,而是长满毛发的魔兽爪子。

    宋中基双手一拍掌,兴奋道:“我喜欢一点点撕碎的感觉,那惨痛的叫声,会让我听了很舒服。”

    君临时刻警惕着,他知道站在眼前的宋中基已不再是宋中基,而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凭君临现有的手段还无法战胜对方,除非体内还有龙血,燃烧龙血喷出囚龙的吐息,尚且还会有一线生机。

    “主上你小心,送终鸡的体内有一头魔兽,应该是签订了图腾血契。”在这个气氛紧张的时刻,日天昊不但没有藏起来,而是大声的提醒着君临,“要是打不过,咱们还是跑路吧,主上。“

    而日天昊所说的这种图腾血契与君临的主仆血契是不同,这种血契应该是属于那种寄生,但最后,魔兽是可以取代人类的思想,占据整个身躯的。

    简单点说,这就是出卖了灵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