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再战
    也不知道穆羽有怎么的魅力,竟可以让宋中基如此死心塌地的追随着。

    也就在君临的话刚一落地时,宋中基内心的愤怒全面爆发了出来,伴随着朦朦灰尘直击君临而去。

    但,由于宋中基情绪激动,再也不能很好的掩饰自己,以致还不等挥拳袭来,就被君临先下手为强,一个扑杀术给死死的按压在了地上。

    尽管如此,宋中基仍是无所畏惧,只要是能够用上的攻击,全部都使上了。就算用嘴咬或用胯顶,也一点都不含糊。

    “现在的你更可怜。”君临对此轻蔑一笑。

    宋中基没有回话,而是继续在回击着,但至始至终都只是无用功,根本就没有起到半点作用。

    “断臂的你,我不屑杀,你还是回去告诉穆羽,我君临会如期迎战,让他做好准备。”君临在说的同时,已是上手扒着宋中基的衣裳,“借衣服一穿,就不还了。”

    然而,在这几乎已成定局的事实,却又悄然的改变着局面。

    就只是顷刻之间,朦朦灰尘一消而散,在关键时刻凝聚成了一条厚实的臂膀,嫁接在了宋中基的断臂上。

    幸好君临反应迅猛,否则就要被宋中基这泥臂给捏碎了咽喉。因为君临即便避开了碎喉一击,但仍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止不住的从颈上涌出。

    此一幕是君临所意想不到的,这也令他十分的震惊,自然也万分的愤怒。

    君临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杀宋中基,但对方却是想置他于死地。

    如果这样还能够容忍的话,那君临就不再是君临。

    “你想杀我?”君临止住鲜血的喷涌,并将涌出的鲜血全数吸回了肚里,“可你杀得了我吗?”

    君临的眼中闪烁出杀机,每踏出的一步都带着嗜血的**。

    但宋中基似乎一点也不害怕,缓缓爬起的他不屑于一笑,道:“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要的。”

    “我给你的机会,就在刚才,被你自己给践踏了。”君临也阴沉一笑,说着同样的话。

    就在二人相距大约三米时,君临停止了步伐,但他的脚步却纵身而起。可想而知,这又是一招扑杀术,擎着龙之爪牙向宋中基狠狠扣击而去。但这次却以失败告终,还不等君临靠近时,宋中基的泥臂就已是回挡而来,与君临的龙之爪牙碰击在了一起。

    这纯粹是力量的碰撞,可结局却有些逆转形势,君临不仅没有击碎宋中基的泥臂,反而再次笼罩上了一层朦朦灰尘。君临连击数次,却仅是在宋中基的泥臂上留下一条浅浅的印痕。

    在这满是灰尘的环境下,对君临是极为不利的,不但无法看清楚宋中基的移动轨迹,而且还是时刻提防着这些灰尘。万一在凝聚出一杆长枪,谁能确定会不会防不胜防的穿透君临的胸膛。

    此时此刻,君临首当做的就是巩固自己的防御。

    “没想到宋中基的力量竟如此强悍,就连我的肉身都无法抵挡,还真是小看了他。”君临的战意一触即发,双掌互相摩擦生出的热量顿时将全身燃得通红,就像发着高烧似的。

    与此同时,宋中基的泥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碎喉而来,速度快到了一个难以反应的程度,直袭君临。可刚要碰到君临时,甚至说已经是碰到了君临,结果却发现君临出现在了宋中基的身后,正以狮族扑杀术直扣对方的双肩。宋中基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已是被扑倒在地,被君临死死给束缚住。

    “你没有机会了。”君临阴邪一笑,便不再多说,直接就是想击碎宋中基的脑袋,就此结束这场战斗。

    然而,就在君临的龙之爪牙距宋中基的脑袋还只有半寸时,从宋中基的后背生出了一根尖锐的泥土突刺,插在了君临的胸口上,让鲜血顺着突刺慢慢浸透。

    “废物,应该是你没有了机会。”宋中基的语气极为不屑,同时,后背又钻出了一根突刺,似乎想给君临来个千疮百孔,“只要有泥土的地方,我就是无敌的。”

    仅是一瞬之间,君临整个人都被鲜血给覆盖了,但他仍然还是活着的,甚至直到站起的那刻,还折断了宋中基的一根突刺。

    “真是顽强,可这只会更痛苦。”宋中基把泥臂一伸,顿时从掌中长出了一杆长枪,直接对准了君临的眉心,“放心,我会留你一口气,直到你说出穆羽想要的东西为止。”

    这句话痕狂傲,不但判了君临死刑,而且还给了君临一个痛快去死的机会。

    君临并没有任何恐惧,望着泥枪的逼近,缓缓将手中的突刺放进了嘴里面,笑道:“我就告诉你。”

    在这刻,泥枪停了下来,离君临的眉心同样也只有半寸的距离。

    “只要是在囚龙岛,我也是无敌的。”说罢,君临的眼中冒出了一团火光,覆盖在身上的鲜血顿时燃烧了起来,当下整个人的气势发生了一百八十的转变,“你很不幸。”

    在这句话说出的同时,宋中基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而且那杆泥枪也刺穿了君临的眉心,但最后却发现,刺穿的仅仅只是一团渐熄的火焰而已。紧随着,漫天的灰尘再次出现,可却不知不觉的燃上了一层火焰。

    忽然,君临一顿拳打脚踢,粗暴的攻击袭向宋中基,带着火焰的拳头犹如机关枪喷射一样,就好像有成千上万个拳头同时在攻击似的。不过,所有的攻击都集中在了同一个部位,那就是宋中基的胸口。

    宋中基一开始对君临的攻击并不屑一顾,直接是用肉身之躯迎战,但就在数拳过后,他渐渐发现胸口隐隐作痛,在万不得已之下,用一层泥壁为盾,护在了胸口。然而,在君临拳头的狂烈轰击之下,那层泥壁之盾一点点的散落在地,燃烧起了火焰。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宋中基大惊失色,不愿相信防御会被如此单一的攻击给攻破,“废物,既然如此,看我累不死你。”

    既然可以攻破一层防御,那么两层、三层、四层,甚至是五层呢?

    只见宋中基的泥臂之掌拍在地上,顿时就从地底钻出了五重泥壁之盾。这盾与盾之间的距离相隔只有一寸的距离,但泥盾本身却有一尺之厚。

    “再多的防御也是无用,土总归是土,根本就不堪一击。”君临明白宋中基此举的用意,当下也就顺着意思去做,以便彻底击碎对方的自信。

    同样,又是一道道火焰之影叠加,但君临这次所用的不再是拳头,而是燃烧的龙之爪牙。泥壁上出现的印痕在疯狂的攻击越来越深,甚至直到最后,泥壁之盾都被火焰给点燃了。

    藏在洞里看到这一切的日天昊,却暗自叹息,无奈道:“这简直就是浪费体力,是时候给主上这小子搞几招来,不然老子该多没面子。”

    然而,君临却硬是生生的把五重泥壁之盾给击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