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送终鸡
    有时候得未必就是得,也很可能是失。

    得失本就是在相互之间交换,得到多大的东西,就必须付出相对应的代价。

    不仅君临在怀疑自己,就连日天昊也觉得这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主上,不管怎样,你小子还是小心为妙,我可不想无缘无故的就死翘翘了。”日天昊叹息道。

    “先别管这些,快找找是不是有宝贝藏在了这里,给我把它挖出来。”君临也很无奈,索性便不再想。

    可就在日天昊细心探索之际,竟然有个人从这四面八方掘出的通道里进来了。

    这人是独臂,一脸倔强模样,对君临可谓是恨之入骨啊。且细细一看,此人不是宋中基又会是谁?

    “废物,可算让我找到了你。”宋中基目不转睛的瞪着君临,生怕一不小心对方就跑了似的。

    君临见状甚是好奇,疑问道:“宋中基,你怎么会来这里?”

    宋中基说道:“我来找你,听说你死在这地底下了,可谁能想到你还活着?”

    此刻,日天昊刚探宝探到一半时,就大声呼了一句,道:“你说谁?送终鸡,太阳的后裔?”

    宋中基对日天昊这只会说话的老鼠甚是惊讶,道:“会说话的......穿山甲?”说罢,便不自主的望了眼自己刚从那进来的通道。

    日天昊颇然大怒,喝道:“什么穿山甲,老子是魔鼠之王,不对,是龙鼠,喝着龙血长大的魔鼠。”

    只是,此时此刻的日天昊除了那颗脑袋外,哪里还有半点魔鼠的特征,就更别说是龙了。

    “龙血,你有龙血,快给我。”宋中基闻言一惊,转而大喜,还不等自己把话说完,就迫不及待的向日天昊下手动去。

    “主上,这送终鸡想杀我。”但日天昊并没有与宋中基交锋,而是呼唤君临来救,甚至没有任何惊惶的神情,很是自然的待在原地不动。

    一瞬之间,宋中基与君临对了一掌,直接就被击退数丈,狠狠的撞击在了身后的泥壁上。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君临还不等宋中基重新站稳,就开始逼问了起来,“可是穆羽叫你来的,那他为什么不自己过来?”

    宋中基冷哼道:“只是我自己来拿回属于穆羽的东西,你还是乖乖给我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然而,刚才明明就是宋中基他自己不堪一击,却还偏偏如此大话。这让君临感到好生无语,真还当自己是以往那个废物了吗?

    “废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就休怪我无情了。”宋中基最后还真补上了这么一句。

    君临不禁冷笑,嘲讽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些话,如果我是废物,那你岂不是连废物也不如?”最后一个音节刚一落地,君临就纵身而跃,试了下狮族扑杀术的威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宋中基扑倒在地。

    “真是让人厌烦的对话,可总是有那么一些人喜欢说。”日天昊很同情的望着宋中基,都有点不忍心看下去。

    有句俗话说得好,坏人死于话多,这句话如此看来,好像一点也不假。

    那么,宋中基是坏人么?

    如果一个不顾安危的跑来抢别人的东西,还非要说成是另外一个人的东西的人,这要都不是坏人的话,那又是什么?

    至少日天昊是这样认为,而且还很乐意看到宋中基就是一个坏人。其原因也很简单,不为君临,不为其他,只为宋中基这个名字。

    不过,在君临将宋中基扑倒后,却并没有杀了对方,只是回敬了在那些年里宋中基嘲讽自己时的邪恶笑容。

    宋中基自然很明白这个笑容的意思,那是不屑。

    “回去告诉穆羽,待我回去后,自会与他一战,到时可别让我失望。”说罢,君临掐着宋中基的脖子随手一扔,丢进了通道中,瞬间消失不见。

    “主上,你会不会太用力了,怎么不见影了,该不会是被摔死了吧?”日天昊问道。

    “我只用了两成力,应该死不了,你无须管他,继续寻找。”君临虽如此说,但也不禁有些诧异,难道宋中基真的死了?不觉得便轻握了下手掌,对自己此时此刻的感到很无奈。

    日天昊则哭丧着一张鼠脸,满是委屈道:“主上,找过很多遍了,什么都没有。”

    “那是你寻宝的火候还不到家,需加强练习,这是一次机会,要好好珍惜。”君临说教般的劝诫着日天昊,“你现在这副模样,几乎所有人都会把你看成穿山甲,别忘了,你可是喝龙血长大的龙鼠,不是穿山甲。”

    日天昊顿时精神一振,自我宽慰道:“对,我可是喝着龙血长大的。”说罢,便疯狂的掘着土,但却是在盲目寻找着。

    话说喝龙血,日天昊除了偷喝灯油的那次外,这几百年来,还真没怎么喝过龙血。

    当然,日天昊对这点也心知肚明,但越是如此,就越是要不断的强调。

    与此同时,也就是在日天昊再次强调自己是喝龙血长大的时候,宋中基灰头土脸的从通道中冲了出来,满脸兴奋的逼视着日天昊,眼中的**都快要遮住了他的视线。

    “你有龙血,快给我一些,我要龙血。”宋中基情绪一激动,脚下莫名一滑,重重的摔在地上,来了个狗啃土,“你给我龙血,我当会重谢于你,若如不然,就喝光你的血。”

    即使是扑倒在地,宋中基仍是高人一等的姿态。

    日天昊闻言不悦,出言反驳道:“还真以为自己是太阳的后裔?”

    君临对此话不解,问道:“太阳的后裔,是三足金乌么?”

    “什么三足金乌,顶多就是只断了翅膀的乌鸦,不,应该是乌鸦嘴才对,说几句真特么的难听。”日天昊越说越是来劲,话语也不由的有些恶毒,对宋中基攻击道,“你食屎是一口一口啄的吧?还真不是一般的臭。”

    宋中基缓缓爬起,并不在意日天昊的语言攻击,仍是一副高傲表情,笑道:“不管是什么,我这次来就是为了龙血。”说罢,便用手指着君临,继续道:“还有这废物身上的东西。”

    日天昊说道:“你说要就要,真以为自己还是国民老公不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德行,一抓一大把,不就是同名罢了。”

    可当日天昊说完这些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只知道有一肚子的怨气需要发泄。

    君临自然是听不明白日天昊的话,便疑问的说道:“日天昊,你与宋中基有仇?”

    日天昊愤然道:“不止是我,是我们所有男性同胞们,搞得所有妹子都迷恋他,真不明白,不就是演了个太阳的后裔么?”

    对于日天昊所说的,那宋中基就是一窍不通,根本就不知道日天昊嘀嘀咕咕了半天,到底在说什么,自己似乎跟这只穿山甲没什么恩怨,那为什么对方会如此激愤,甚至还一副理直气壮的神态在指责着自己。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与我有什么关系?”宋中基很迷惑的问道。

    “跟你没关系,我们在说送终鸡和太阳的后裔,你别插嘴,该干嘛就干嘛去,别让老子看到你。”日天昊很不耐烦的瞥了眼宋中基,转而又继续和君临说道:“主上,我可跟你说,这送终鸡真真的讨厌,要是你见到他,绝对是见一次打一次,打一次又打一次。”

    君临闻言不解,摇头笑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打他?”

    日天昊被君临这话给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欲言还止的模样让人看了还真是着急。

    “这样说吧,主上,如果梦小姐和萱小姐这两妹子哈,整天跟着送终鸡屁股后面,欧巴欧巴的叫着,你心里会是什么滋味,你说要不要揍这送终鸡一顿?”日天昊越说越带劲,终于找到了说服君临的理由。

    然而,君临却陷入了沉思,而后整个人都懵了,一切的世界观都在发生着变化似的。可见这不同世界文化所产生的代沟还不是一般的大,几乎可以把一个聪明人说成白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