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以血炼龙鳞
    能让一个女孩子后怕到这种程度的事,君临实在是想不出会是什么。如果说死亡的话,那还勉强说的过去,但这绝不会是最好的解释。

    因为面对死亡的恐惧,可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这点君临比萱小姐要清楚的多。

    但,君临暂且就当萱小姐是因为面对死亡而感到恐惧,当下便四处寻找着出路,以便逃出这个地方,如果能够将那块所谓的龙之逆鳞给找出来,那当然再好不过了。。

    这样一来,君临的身子便不断的扭动着,挤压在了萱小姐的身上,让肌肤与肌肤之间的零接触顿时变成了负距离。让衣裳什么的都成了可有可无之物,一切都不再是障碍。

    “君临哥哥,你能不要乱动吗?”萱小姐很委屈的请求道。

    君临闻言后,立刻止住了身形,一动不动的问道:“你又怎么了?”

    “我都说了君临哥哥你别乱动,别乱动,你为什么就是不听?”萱小姐微怒,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你顶着我了。”

    君临眉头一皱,当下很尴尬的向下瞥了一眼,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君临还要是不懂的话,那就真的是装傻充愣,下流到一个举轻若重的地位,可恨得紧啊。

    萱小姐点了点头,把眼泪往君临胸口一抹,问道:“君临哥哥,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君临回答道:“我是来救......一开始听到你在哭,还以为是梦小姐,没想到是萱小姐你。”

    “原来你是来救梦姐姐的。”萱小姐不由失落了起来,可没过一会,又委屈的喊道:“你又顶到我了。”

    君临尴尬的咽了下口水,尽量把身子往后靠去。可如此做法不但没起到任何作用,反而顶的越紧。

    “不要动,求你了,不要动,好吗?”萱小姐欲哭无泪,她知道君临是好心,可偏偏适得其反,情况越来越糟。

    君临顿时定住了身型,也停住了呼吸。

    然而,萱小姐却一声闷痛,下意识的用手按向了腹部,可由于与君临紧紧贴在一起,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君临,下一刻都顶得更厉害了。

    “我小腹痛,君临哥哥。”萱小姐靠在君临胸前,缓缓抬起那只按腹的手,却发现满手都是血渍。

    君临见状一惊,问道:“萱小姐,你受伤了。”

    可这慰问的话,不但没有得到相应的回复,反而又挨了一巴掌,而且还是那只带血的一巴掌。

    君临睁大着眼睛,觉得这一巴掌莫名其妙,心中虽怒,但也忍住了发作。

    “这次我做什么了?”君临愤怒转为无辜的表情,甚是可怜。

    此刻,君临的一边脸上全是血,就连嘴角边都沾着很多,仿佛随时都会流进口中。

    只见君临在等待萱小姐回答的瞬间,竟无意识的舔了下嘴唇。

    “这血好熟悉的味道,对了,和梦小姐的血是一样的味道,有点沁香。”

    君临舔了一口不够,还想再舔上一口,可萱小姐的巴掌却又扇在了他的脸颊上。

    “你……居然把梦姐姐……也给……给……,君临你混蛋。”萱小姐悲愤一吼,又想给君临一巴掌,可抬起的小手最终还是没有下去,而是拍在了君临身后的岩壁上。

    从亲切的哥哥称呼,直接转换到了直呼其名,还大骂混蛋,可见君临做了什么人神共愤之事,让萱小姐怒气冲冲,那眼神都能够杀人似的。

    就在这相互接触之际,那岩壁变成了红色,以萱小姐的手为中心,滋红了一片。

    红色、血红色、火红色、血一样的火红色。最后,燃起了火焰,就蔓延在这岩壁上。

    与此同时,君临胸口上的伤口,本已经止住了血的,但就在火焰燃起的瞬间,从君临伤口处滋出的鲜血喷涌了萱小姐一脸,溅在萱小姐身后的岩壁上,也燃起了熊熊火焰。

    君临见状大惊,急喝道:“萱小姐,快帮我止血。”

    “要怎么帮你止血?”萱小姐一时情急之下,用满手血迹的手捂在君临胸前的伤口上。

    这可谓就是血与血的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啊。

    然而,不管萱小姐怎么做,就是无法止住鲜血的喷涌,仿佛这岩壁有股特殊的引力,要将君临的血给吸干似的。

    “不行,这样下去可不行,萱小姐,快把你的血给我喝点,这速度比那盏灯吸血还要快上数倍,怕要不了多久,我就要被吸成人干了。”君临在说这话的同时,肌肤正在慢慢的干枯,“快给我血,给我血补充一下。”

    萱小姐惊惶之余,却也犹豫万分,这血是能够随便给人喝的吗?最后她还是将血输给了君临,不过,萱小姐却不是用身下的血,而是重新在手腕上开了一个伤口。

    “那你快喝吧。”萱小姐将带伤口的手腕放到君临嘴边,很温柔的说道。

    君临也没有丝毫做作,一口咬在萱小姐的伤口处,疯狂的吸允了起来。

    只是,萱小姐的血可不是能无限制的贡献,否则她死得绝对比君临要快,甚至到头来,两人都会被吸干血液而亡。

    “还是不行,如果这里真藏有龙之逆鳞的话,那么我的血应该是被龙鳞给吸走。”君临松开了吸血的口,转而四处打量,静静的感受着鲜血流去的方向,“既然如此,我就让你吸个够,然后我再把你给吃了。”

    其实这就是场赌博,赌的就是他自己的命。

    不过,君临赌赢了,确切的说是那条龙的心脏没有欺骗君临,这个地方真的藏有龙之逆鳞。

    只见君临在危急关头,摊开双手,紧紧贴在岩壁上,运转着囚龙九变,像炼化龙血一般炼化着整块岩壁。

    “再喂我一点血。”君临用嘶哑的声音尽力一喝,眼中的血丝如一条条游龙盘踞,神情也恐惧至极。

    这是命令的语气,吓得萱小姐一楞一楞的,只得轻‘哦’的一声,按照君临所说的去做。

    不得不说,萱小姐与梦小姐的鲜血真的非比寻常,不但透着淡淡的沁香,还有种十分特别的力量。也许这种力量只对君临起作用,也许只对男人起作用,但毫无疑问,在此时此刻,萱小姐的血救了君临的命,也救了她自己的命。

    “龙之逆鳞,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君临的了。”君临表情狰狞,但内心却狂喜。

    在吸了一口萱小姐的血后,君临直接一头撞在了岩壁上,随后再用舌头舔在其上,就像当时融化寒冰一样,十分的用力。

    只是当时寒冰融化,流进嘴里的水,而此刻涌进他嘴里的却是火,燃烧着血液与岩石的火。但不管是什么,燃烧在君临身上的永远都是火焰。

    顷刻之间,这狭小的空间被火焰填满了每一个角落。恰巧一阵旋风卷起,火焰犹如一条火龙似的,从那道裂缝中喷了出去,源源不绝。

    当然,萱小姐在这威力无比的火焰中,定然是要吃亏的。若不是紧紧贴着君临,还有君临腾出心思防护她的话,恐怕已成为了一团火焰,飘飘然的从裂缝中离去,永久的离去。

    但,尽管如此,穿在萱小姐身上的衣服却没有幸免,这也就是说,萱小姐与君临真正的是零接触、负距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