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那条龙…心脏
    紧张?的确很紧张。本以为自己已经死去,却被告知还活着,并随时又有死去的可能……这怎能让人不紧张呢?

    此外,君临心里也有诸多的不明白,就好比自己为什么在被冻结后,会出现在这样一个空间里,而且还是那么的熟悉。曾经在海底的世界里,君临就踏足过这么一个类似的空间,但绝不会是同一个。

    “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君临问道。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何必再多此一问?”那激荡的声音悠悠然传来,道。

    “虽然我有所怀疑,但我不愿去相信,那样的话,当初你所说的,就是在骗我,我不喜欢被人给骗了。”君临心中忿意难平,这种被耍弄的感觉真心让人不爽。

    “又是怀疑,又是相信的……那你是在怀疑自己所相信的,还是相信自己所怀疑的,或者说是相信自己所相信的,怀疑自己所怀疑的?”传来的声音有些冷硬,还带着难以掩饰的微忿与嘲讽,“果然,人类生性多疑,不值得去相信,甚至连所怀疑的也应该被怀疑。”

    然而,这些问题对君临来说,虽然有很多迷惘,但似乎却不那么重要。因为想要解决根本问题,还是要从源头上找起,否则就算理清了这一条条的关联,到头来也只不过是画蛇添足,无济于事而已。

    “不要给我绕圈子,我只要一个确切的答案,你是不是它,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有什么阴谋,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你变了,变的话多了,这么多问题,你到底想让我先回答哪一个呢?”

    “你是谁,是不是它?”

    “是,我就是你所说的它,就是那条传说中的龙,但,也不全然是,至少现在的我有了自己的意识,我想我应该可以脱离他,成为一个单独的个体。”

    “什么?我不是很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也正常,就连我自己说出这话的时候,都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说,也许是时间过的太久了,可一千年的时间,似乎又不是那么的久。”

    这系列的快问快答,不带任何的情感与波动。可藏在暗中自称是那条龙的声音却有些悲怨,无形中透露着无穷的孤独,至于君临,就更是不懂对方说了些什么,心中的迷惑也越来越浓。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还是给我出来,我们面对面,好好谈谈。”君临不懂,自然就要问。

    “其实我们之间能谈的,就是这些而已,况且我也出不去。”这是多么无奈的声音,让君临都不好意思就这个问题继续下去。

    “那你为什么还要把我带到这里,给我一个理由?”

    “为什么?理由?不就是看你快要死了,吃饱了没事做,无奈的救了你而已。”

    “既然如此,那你好人做到底,帮我找到梦小姐,然后再送我们离开。”

    吃饱了没事做?无奈的救下一个人?

    那么,究竟要有多无奈,得多没事做,才会去救一个人类,而且还是有问必答,知根知底的透露。这要么是要彻底的将君临永远的留下,要么就是有求于君临。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除非你能帮我做一件事,一件我永远都做不到的事。”

    果然,说了半天,终于,两人的谈话是说到了主题上。

    “我要做独立的自己,彻底的属于我自己,我要你杀了那条龙。”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君临闻言一震,不由更加警惕了起来。

    杀龙?别说这是件不可能做到的事,就算能做到,但对方又是为了什么,又有怎样的计划让自己去尝试?

    “我就是那条龙,那条龙的心脏,另一个心脏。”

    “那条龙……他有两个心脏?”君临愕然问道。

    “不,就一个心脏,只是一个心脏里有两个不同的意识,这下你可懂了?”

    君临需要消化下这有些凌乱的关系,但越想就越觉得自己陷入的坑很深,当下便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我还有一个问题……我要知道外面的冰雪与龙血有什么关系?”

    “雪即是血,只是结冰了而已……如果你不信,大可探一下这些火焰,有什么不一样?”

    君临将信将疑的近到一团鬼火旁,将手探了进去,瞬间便有一股阴冷的寒气在身上漫出,一层冰晶悄然覆盖住了手臂,“这火……是冰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冷火?”

    “千年的时间,龙血不断复苏,慢慢的就有一半变冷了,心也寒了。”那声音很是感慨,倾诉着这千年来的寂寞,但随即又看到了希望似的,“只要你答应我杀了那条龙,我就帮你找到你的小情人,然后安全的送你们离开,还会把你们梦寐以求的龙血送给你,只要你做得到。”

    这个条件真的很诱人,尤其是对此刻的君临来说,活着离开永远都是最重要的,但他却硬生生的给拒绝了。

    “不,你来晚了,我已经答应过那条龙,找到囚龙石,恢复它自由,我不能言而无信。”

    “那条龙恢复自由之时,就是你丧命之日,难道你连这点都不知道吗?”

    “知道,我知道它是在利用我,但这是我和它之间的交易,既然我学了囚龙九变获得了龙图腾,就必须帮他找到囚龙石。”

    人无信而不立,既然承诺过的事,而且还进行了一定的交易,那又岂能背信弃义,反咬一口呢?何况君临本就是个恩怨分明,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主。

    “真以为你学的就是囚龙九变,获得了龙之图腾吗?可笑,真是可笑,那条龙怎么可能把囚龙九变交给人类,难道你忘了它就是被人类给封印了的么?”在君临的话刚一说完,一阵嘲讽的笑声差点吹熄了火焰,这仿佛在讲诉着一个傻子的故事,“如果你真的学了囚龙九变,那也是不完整的,而且,那条龙已经是拉你进了它的死亡黑名单,你将会成为它下一个夺舍的对象。”

    “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下一个,难道还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君临不解问道。

    “你只是成功的希望比较大罢了,又不是绝对的唯一那个,何况将希望寄托在一个人类身上,你觉得那条龙会有这么愚蠢吗?”那嘲讽的笑声还在继续,反问着君临道。

    而这用上愚蠢两个字,足以表明了一切。

    “我可以传你完整的囚龙九变,让你拥有龙之图腾,但你必须帮我杀了那条龙,……当然,这也不是让你背弃承诺,你可以为那条龙找到囚龙石,恢复它的自由,只要你最后杀了它就行。”

    君临陷入了沉思,推演着可能会发生的一切,不由一阵心惊胆颤,道:“我杀不了,那可是一条龙,我无能为力。”

    “其实要杀了那条龙并不难,只要灭了困在囚龙石的魂就行,如果你与我合作,我会教你灭龙魂的法子。”

    君临深呼一口气,苦笑道:“好,我答应你。”

    然而,君临越是爽快的答应,那声音却偏偏没有任何喜悦之意,反倒沉默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