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冰火两重天
    碍在眼前的冰是光滑透明的,君临根本就咬不住,牙齿也无法在冰上留下一丝的痕迹。

    君临试过用龙之爪牙,想要击碎这层看似很薄,却比精钢还要坚固的冰,每当君临接触时,一层阴寒的冷气就在拳头上覆盖上了一层闪闪的冰晶。

    只见君临不断蠕动着嘴唇与牙齿,还往嘴里塞了一些泥土,想必是被冰雪之寒气给冻的。

    君临本就没有衣物遮体,所有的寒气瞬间就渗入了他的体内,摧残着全身的脉络,以及五脏六腑。

    如果这换作是其他的人,就好比是穆羽或者是冰季,那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想不死都不可能。

    当然,这也就是君临有这个勇气接触这传说中的冰雪。

    因为也只有君临有这个能力,但到最后却也必须借助泥土的力量,否则时间一久也难以幸免。

    在一把泥土入腹之后,全身疼痛之感又缓缓发作,可这次却不比初次那般难耐,但君临的全身又燃烧着游龙般的火焰,且再一次的将君临吞没在火焰中。

    “果然还是小孩子,这么喜欢玩火,不知道这很危险的么?”日天昊担忧的望着君临,神经绷紧的厉害,“可千万别有意外啊,老子可还不想死,龙血苏醒之日就在眼前,改变命运的时刻就要来了,主上你可千万别就这么死了啊。”

    然而,当日天昊的话刚说完,从君临身上燃起的火焰,瞬间蔓延在了整个洞中,让眼前除了通红的活外,就是灼热的疼痛感。

    日天昊就算藏在洞里也照样被烧着了,不过还好,日天昊早在血炎狼窟的时候就已是进化过一次,对火焰的忍耐度不比君临差多少。

    “烧死老子了。”日天昊一边叫唤,一边挖着洞钻进去,“尼玛,要烧死老子。”

    这样一来,日天昊离君临的位置越来越远。

    此时此刻,君临正用燃烧火焰的手抵在了冰上,但刚融化掉的冰在燃烧过后,又重新被凝结成了冰。让君临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兜兜转转的还是原来的状态。

    “这样下去可不行,估计还没有把冰融掉,我自己就被火焰给烧死了。”君临被火焰焚体,痛苦至极,再加上寒气的侵袭,那可真谓是冰火两重天,“火焰焚烧着体内,寒气却停留在表面,这感觉,真痛苦。”

    “怎么才能让寒气入体,调和一下冰火的力量。”君临的眼前已然看不到眼前的冰,但他却可以触碰的到。

    这种状况,君临根本就无法坚持太久,而且之前与魔狮之王在火焰中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

    君临是紧张的,他不停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额头上渗出的热汗如喷泉激涌一般,缓缓流进了嘴里面。君临下意识的抿了下嘴唇,顿时脑袋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正好口渴的很,舌头......嗓子也干燥的很。”君临用仅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既然咬不住这平滑的冰,那么就用舌头舔在冰上,将融化掉的冰在第一时间里吞进肚子里,那样就不会再被重新冻结,如此下去,必定能融掉眼前的这碍眼的冰。

    只是,此时此刻呈现在君临眼前的却只是一层朦朦胧胧的火焰,遮掩了一切。

    君临既想到了这个主意,当下便立刻行动了起来,以一种极为不雅的姿势贴在冰下,用火热的舌根融化着冰,一点点汲取着冰水。

    若是日天昊看到这一幕的话,必定会假装捂住眼睛,叹息一声的说着‘小小年纪,不堪入目’。可日天昊却早已不见了踪影,不知去了何处。

    在君临舔冰的过程中,又吃了几次泥土,就是为了保持身上燃烧着火焰,以便有足够的温度可以融化冰雪。但这过程中对君临产生的伤痛却是成倍增加的,稍有一丝的坚持不住,那可就是死路一条。

    当然,如果熬过了这一劫,君临所获得的好处也是极大的,至少他已经可以燃起火焰,掌握图腾属性之力。这也就是说,他已经有与玄境初期强者一战的实力。

    时间悄然逝去,君临一直都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丝毫的疲倦,直到把那层薄冰给舔出了一个洞来。而这个时候,火焰也已渐渐散去,露出了君临一丝不挂的身影。

    君临望着眼前的洞口,心中万分欢喜,唤了一声日天昊,抓了两把泥土后纵身跃起,刚好从地底跳到了地面上。而此时此刻,雪已经停止了飘落,但北风依旧在刮着,吹在身上就像一把刀子在剜着肉。

    当君临刚踏在冰面上,顿时就从脚底涌上一股寒气,缓缓的从脚跟结冰而上。君临见状大惊,急忙又吃了一把土,燃烧起火焰将冰融化后,就光着脚丫在冰面上奔跑了起来。

    但由于日天昊还没有出来,君临就一直徘徊在附近,直到那个洞口又重新被冰晶覆盖。随后,君临没有再等日天昊,趁着火焰还在燃烧之际,直奔血炎狼窟而去。

    然而,血炎狼窟之前被地下水淹没,此刻全然结成了冰,君临根本就找不到能够进狼窟的途径。

    可这并不代表没有通道可以进窟,只是隐蔽到君临没有立刻找到而已。

    忽然,就在君临即将放弃之时,一阵若隐若现的哭声在冰与空气间传递着,而且还是一个女孩子无助的哭声,听上去甚是惹人怜惜的那种。

    “是谁在哭?这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君临寻找着声音来源,最终确定了方向,原来还是在血炎狼窟里。

    君临依着哭声传来的方向,慢慢寻了过去,听到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让君临莫名的一阵心疼,激荡着想要守护的**。

    “是她......梦小姐。”

    君临加快了脚步寻着,终于在一朵火焰冰雕旁找到了一个细窄的洞口。

    君临在洞口大喊着,无奈发出的声音却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无计可施之下,只好让自己从这个细窄的洞中钻进去。

    至于里面会遇到什么情况,会不会堵在里面进退两难?会不会遇到生命危险?

    这一切君临还来不及考虑,一个头就已是钻了进去,肌肤摩擦着冰面,又累计起一层冰晶,仿佛下一刻就要把君临定格在这一瞬间,永远成为雕塑的存在。

    然而,君临在听到这哭声后,心里所想的一切都在瞬间忘却,在那一刻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找到这个哭的人,去到她的身旁,给予她一个温暖的拥抱。虽然君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念头,但如果不顺着去做的话,那会比经历冰火两重天还要痛苦。

    又是一口泥土下肚后,火焰再次燃起,但效果明显比前几次要差上许多。不过这并不妨碍君临进洞,对君临的行动产生丝毫的影响。也不知道到底用了多少的时间,君临终于是钻了进去,可却在冰面上留下一滩鲜红的血痕。

    而此时此刻,一轮初阳似要就此升起,可被一层朦胧的寒雾所笼罩,顿时失去了光泽。而后,好不容易有一缕光芒溢出,却又映照在了那滩血迹上面,让人有种夕阳西下的错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