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变强的初心
    火与火之间的牵引,导致魔狮之王不顾一切的也要吃掉君临,即便是化作为一团火焰也不肯放过。

    显然,这其中必然有一定的联系,否则又将如何解释这在眼前所发生的一幕幕。

    就只瞬间,在魔狮之王一口咬在君临身上时,火焰已是燃烧了整条隧道。魔狮之王在这一刻,仿佛与君临结合在了一起,都成为了火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泥土俨然成为了燃烧的原料,霎那之间就将所有的空气都消耗一空。所幸在紧要关头,日天昊凿开了通道,让外面的空气从洞中溢了进来,不过溢进洞来的还有冰雪带来的寒气。

    “冷死老子了,差点就被冻住了,好险。”日天昊从返回洞中,瞬间就被火焰所吞没,“卧槽,尼玛冰火两重天,这也转变的太快了吧?”

    因外界的冷空气逼近,火焰的活跃度瞬间降低了很多,为溢散而出的火焰覆盖上了薄薄的一层冰晶,犹如星空里的火树银花,闪闪而亮造就不眠之夜。此刻的外面,已是到了夜晚时分,零星的雪花飘飘,北风肆意刮起,映照着漫天繁星飞舞,似乎这就是神的旨意。

    最后,火焰渐渐熄灭,从一片焦黑的泥地里缓缓爬起一人,这不是君临是谁?

    “终于能动了。”君临仅剩的遮羞布也被烧毁,一丝不挂的站在那个小小的洞口下,抬头而望。

    既然君临完好的站了起来,那么魔狮之王又去了何处,是死还是活?

    “主上,笨狮子哪里去了?”日天昊早在落进火焰中的瞬间,就挖了一个洞藏在了里面。

    “被火烧死了,不是我干的,是它自找的。”君临想到之前在火中与魔狮之王奋战的一幕,脑门上还不由的渗出了一滴汗,“魔狮之王应该是疯了。”

    “疯了?”日天昊觉得这个理由很可笑,好端端的就怎么就疯了呢?难道是突然兽性大发,纵火把自己给烧死了不成?

    君临听日天昊的语气有诸多不信,本是想解释一番的,可强烈的自尊又让他将刚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不要再问了,给我把这个洞再挖大点,让多点空气渗进来。如果可以,就把上面那层碍眼的冰给我融掉。“君临又一次抬头望去,但先前的一幕在脑海中却挥之不去。

    那么,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魔狮之王扑向君临后,在火焰中究竟经历了什么?

    日天昊很想知道真相,虽然那只是眨眼的工夫,但日天昊知道,就是这短短的时间里,发生的必定令人难以想象。

    “如果我说囚龙岛上所有的魔兽都是傀儡,日天昊,你相信吗?”君临深呼了一口气,道:“也就是说都是不真实的存在,其中也包括不少的人类。”

    日天昊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魔兽会是傀儡,那谁是傀儡,又是谁的傀儡?

    君临却摇了摇头,道:“也许不是傀儡,只是它以这种形态生存的一种方式,我想我们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里,而且越陷越深。”

    日天昊闻言一震,惊问道:“它是谁?难道是传说中的那条龙,或者是封印龙的那个人?”

    君临没有回答,凝重着表情,就像是一个饱经沧桑的老者在思考着人生,丝毫没有十二三岁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不过也是,君临年纪虽小,但经历过的却比大多成年人还要丰富多彩,尤其还是一个在苦难中成长的孩子。

    “不管是谁,也改变不了我君临的初心,我要变强,我要所有人都仰望我。就算陷进深坑里,我也会爬到最高的位置,然后离开这座让我痛恨的囚笼。”

    这句话不仅是君临的心声,也是所有在囚龙岛上的少年的愿望。外面的世界,他们只在书籍里认识过,都很想亲眼去看一看,亲身体会一遭。

    日天昊无奈一叹,最后一次问道:“主上,笨狮子真的死了么?”

    然而此次,君临却迟疑了片许,才缓缓点了点头,映在微弱的火光下,显得那么的不确定。其实君临也无法确定,只知魔狮之王在火焰中消失殆尽,至于死没死,还真是说不准。

    “也许没死,还活着。”君临说道。

    日天昊自然也不想魔狮之王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死去,不然它之前所做的一切不就白费了么?

    可日天昊又是为了什么?

    君临问道:“日天昊,现在能告诉我你和魔狮之王都说了什么,你为什么要保护它吗?”

    日天昊又是无奈一叹,悲伤情绪一涌而起,带着低泣之音,道:“主上啊,还是别问了,笨狮子可能都死了,说这些都没意义了,我们还是想想怎么离开这里吧?”

    君临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日天昊这无耻的行为所打败,只好抽动着嘴角,满脸都是鄙视。

    “日天昊,你去挖一个可以藏身的洞,我要把堵在洞口的冰给融掉。”君临鼓起肚皮,眼中闪烁兴奋的光芒,“我倒要看看这雪......又是你身上的哪一部分?”

    一口火焰喷出,顷刻之间,连带着泥土而燃,融化着那层冰晶,水滴也变成了燃料,将火势燎燎的更加旺盛。可这样一来,根本不没有如君临所预期的那样,没有一滴冰水落下,就更不用说是雪了。

    “主上,你这样可不行,虽然融化了冰,但好像没起到什么作用。”日天昊为自己挖了一个洞藏身,而且还是观看上面的最佳位置。

    君临停了下来,大口喘息着,说话的声音比之前更加沙哑了。如果不仔细听的话,还真容易让人以为是婴孩在啼哭。

    “主上,你说什么?”日天昊竖起耳朵来听,就听到君临哇哇的几声。

    君临又说了几句,结果还是如此。最后,君临索性就不再说话,直接用眼神交流,日天昊顿时就恍然大悟,明白接下来需要做的是什么了。

    日天昊从洞里钻了出来,很不情愿的将洞口挖大,道:“主上,还是不要了吧?这可是很危险的。”

    君临刚想说,就发现自己根本就说不了话,只反馈了一个鄙视的白眼给日天昊,仿佛在说‘又不是你上,你怕什么’。日天昊对此苦笑不已,要是主上你小子死了,老子还有的活吗?显然,日天昊无法阻止君临,除了口头说上几句外,好像也没有用行动真正去阻止过。

    在日天昊挖出一个刚好能够君临通过的洞后,君临就迫不及待的往上爬去,并且还抓了一把散土在手中。

    日天昊见状,惊惶道:“主上,你小子不会又要吃土吧?”

    君临点了点头,摆了个手势,让日天昊藏好,莫要被火焰灼伤。因为君临也无法知道当自己吃下冰雪后,会发生怎样的状况,也许会用吃土的方法来激燃火焰来中和冰雪的寒冷,那么到时出现的状况肯定会先前还要严重的多。至于最后的结果会如何,已经不在君临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难道君临就真的不怕死吗?不,君临很怕死,但他知道自己想要变强,就必须用命去博。何况这土,还有这冰雪,于君临而言,比其他人占了绝对的优势,甚至是为君临量身定做的也不一定。

    在君临向冰雪咬去的第一口前,他的心里就是这样想的,给予自己鼓励与信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