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吃土
    谁也没有说什么,仅凭魔狮之王的一声嘶啸,君临就知道了离开的法子么?

    其实君临也只是猜测而已,在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也在观察着日天昊的神情举止。但日天昊看上去却甚是茫然,根本就不知道君临在说些什么一样。

    “主上,你怎么知道笨狮子的法子,你也能听懂魔兽语言了?”日天昊茫然过后,渐渐表现吃惊的神态。

    要知道一只魔鼠的神态可是很细微的,但此时此刻却在君临的眼前放的很大。这让君临不由得摸不透日天昊的意图,也慢慢的怀疑起自己的推测。

    “不是我听懂了,而是我看懂了。”君临缓缓向魔狮之王走去,继续道:“日天昊,既然你连土都能吃,那能不能把上面的雪也吃掉?”

    日天昊当下沉默不已,心中出现了一丝的小焦虑。

    仅仅是吃掉被挖松的泥土,那对日天昊来说,就是小菜一碟,慢慢的消化了就好,但上面的冰雪可是会要命的啊。

    又听得君临说道:“我想试试,日天昊,你准备一下,往上掘出一个洞来。”

    日天昊拦下了君临的脚步,急道:“不行,那样可是会死的,是真的会死的。主上,你在囚龙岛上也有些年头了,难道就没有听过这冰雪的恐怖吗?”

    “听过,据说这雪下到极致,会燃起火焰,既然是火焰,那还会比囚龙的吐息还恐怖吗?”君临说这话时,定是忘记了自己此刻的嗓子还是嘶哑的。

    日天昊坚决不许君临冒险,道:“你连土都吃不了,怎么可能吃得了上面的雪呢?主上,再说了,就算雪到最后,物极必反会燃起火焰,可这不是还没到时候吗?”

    君临闻言点了点头,觉得日天昊的话很有道理,道:“不错,我应该试着把这些土给吃了。”说罢,便在这昏暗的火光下,看到一道人影弯腰抓起了一把泥土往嘴里塞。

    魔狮之王见君临吃土,在发出一声低吟的嘶吼后,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主上,有些东西是不能吃的,乱吃东西可是会肚子痛,严重的话还会死人的。”日天昊苦口婆心劝道。

    “那死了再说,何况你不是说过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吃的,再说了,不试试怎么知道吃不得呢?”君临嚼着一口泥土,说起话来都和含沙射影似的,固执的很。

    日天昊知道很难改变君临的想法,但这却也不能怪别人,要怪只能怪自己多嘴。为了堵上这张害人害己的嘴巴,也无奈的啃着土。

    “还真是吃土,看来这日子过得快到尽头了。”日天昊轻叹了口气,只好听天由命了。

    其实,君临对吃雪的法子也没有十足的信心,但却给了百倍的勇气,至少这些土吃在嘴里,他没有半点的不情愿。

    只是,吃土与吃雪又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呢?

    忽然,在吞下数把泥土入腹后,一阵剧烈的疼痛感遍布了君临的全身,更是直接跪倒在地,将脑袋搁在了地面上,仿佛没有丝毫的力气可以抬起似的,让人有种离死不远的感觉。

    “主上,你怎么了,肚子难受了,没事吧?”日天昊见状大惊,焦急道:“让你乱吃东西,你拥有灵植图腾,吃些富有精华的灵植很正常,可这土......可现在......让我说你什么好?”

    日天昊虽然焦急,却一点也不担心,甚至还有些窃喜。如果这土吃得,能让君临吃点苦头,也许就不敢再去吃雪了。毕竟吃点土只会让肚子有些难受,并不会死去。

    然而,君临的疼痛真是因为吃坏了肚子么?

    原本燃在君临身上的火焰正渐渐熄灭,但此时此刻却又再次冒出了丝丝火苗,犹如一条条细小火龙潜游于表皮,密密麻麻。

    魔狮之王见状后,竟发了疯似的朝君临咬去,纵然被狭窄的通道所阻碍,也依旧挡不住魔狮之王燃烧的火焰。并在同时同步之间,魔狮之王燃起的火焰凝聚成一条长龙,燃烧着这空间里仅剩的空气,一股脑的涌在了君临的身上。

    魔狮之王的眼中燃烧着怒火,双爪在泥壁上贯穿出两道长长的痕道,一颗脑袋伸入其内不断的嘶啸着,狰狞的兽性模样在这一刻诠释的淋漓尽致,就是想要吃掉君临。

    但,魔狮之王不管如何努力,距君临依旧存在一段不近不远的路,而且在他们之间还隔着一个日天昊。

    “笨狮子,你疯了吗?”日天昊恐魔狮之王突破最后一段距离而伤害到君临,当下便想把君临再往里拖进一些。可当触碰到那些火焰时,日天昊竟也莫名的全身疼痛难耐。

    “这是怎么回事,竟比一百零八盏灯火还诡异的力量,又是主上这小子搞出来的么?”日天昊迅速拉开了一段距离,不敢再靠近半分。

    “日天昊,我需要上面的冰雪,你快去给我找来。”君临没有动,依旧还是那个动作,但说话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嘶哑,明显能感到他正经受着痛苦煎熬。

    “主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吃了这些土的原因?”日天昊一语道破真相,但它却万分不信,“我也吃过了,为什么我一点事都没有?”

    魔狮之王听到日天昊所说的前半句后,竟也大口啃着转头就可以碰到了泥土之壁。不过它却并没有像君临那般,身上燃烧着如游龙般的火焰,仅仅只是堵在肠胃中,引起阵阵肚子疼痛而已。

    “我也不知道,除了全身肌肉被焚的难受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感觉。”君临已然变成了一个火人,渐渐的都快看不清他的身影,“也许这正好为了吃雪......而做出决定。”

    日天昊无奈的一声自责后,再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一条只能通过它自己的隧洞从下往上而去。

    与此同时,君临也轰然翻倒在地,由跪倒俯地的姿势瞬间变成一滩烂泥,仍火焰燃烧着,直到看不到身影,完全化作一团火焰为止。

    “这土应该就是虬龙的血肉,燃起我身上的囚龙之火也不足为奇,只是这种感觉......都快感觉不到自己是谁了。”君临在心里暗自叫苦,颇有一种英雄就义的感觉,匍匐在火中一动不动。

    “只要是在囚龙岛上,任何东西都可能与虬龙有关,只要是牵扯上虬龙,我君临又有何惧。”君临看着连自己都看不到的身体,自我安慰的想道。

    “果然,日天昊说得没错,有些东西还真不能乱吃,搞不好随时会要了你的命。”君临只能发出声声痛苦的低吟,想要宣泄般的大叫都成了奢望,“日天昊,你动作可要快些。”

    然而,就再这个时候,魔狮之王张着血盆大口咬向了君临,似乎一点也不惧这游龙火焰的威胁。

    此时此刻,这条隧洞壁上,印着一道道的獠牙的痕迹,这都是魔狮之王啃土时所留下的,而且还燃烧起了点点火焰,连在一起看也仿佛是一条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