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去了会死
    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君临与日天昊互相了解的程度却如认识几十年的老朋友。

    日天昊知道君临恩仇必报的性情,所以故意隐瞒了魔狮之王所说的真正法子,甚至还自编自导了这一切,硬生生的让一头濒临死亡的魔狮成为了主角。

    当然,君临最后答应给出一点龙血救治魔狮之王的伤势,而这全都是看在了日天昊的面子上,否则如此珍贵的龙血怎会轻易给人,而且还是在这空气不足,寒气逼袭的处境下。

    “谢主上,笨狮子绝不会忘恩负义的,如果它敢忘恩负义,我日天昊必定亲手宰了它。”日天昊有些激动,仿佛是自己得到了新生一样,“主上,你来学习扑杀术,我继续挖洞,一顿饭的时间,真的就一顿饭的时间,你等着吧。”

    君临十分想知道日天昊为什么对魔狮之王如此上心,难道只是怜香惜玉,对方是头母狮子而已吗?

    显然,这个答案并不是那么有说服力,就如当时救小蛇丸子一样,令人费解。

    然而,这一切都是日天昊的秘密,君临也就并没有过多的去问,只静静的接受着狮族扑杀术的传输。

    与此同时,在地面上。

    冰山雪地,以血炎狼窟为中心,直接是覆盖了方圆数里的面积,寂静无声,即便是雪花飘落下来,也都如陨石坠落般巨响。

    除了魔狮一族还在距冰封之地半里远的地方等待着魔狮之王外,其余的魔兽早已纷纷回到了老巢之中,静静等待着龙血苏醒,冰雪尽化的那一刻。

    两位玄境老妪也并没有带着梦小姐等人离开困兽园,而是重回了那座小屋里。

    由于有这盏灯存在的缘故,这座小屋成了整个困兽园最为安全的地方,任何的魔兽都无法靠近,只能停留在半里之外。要是放在平常状态下,很多人都无法发觉有一处结界笼罩着小屋方圆半里,直到有一头无知的魔兽撞在了结界上。

    但凡事都有例外,就比如日天昊,还有此时此刻正藏在梦小姐身上的小蛇丸子。

    不过小蛇丸子也对这盏即将熄灭的灯感觉万分恐惧,但却也十分的想要去靠近。

    这种矛盾的思想,只要是在困兽园里,几乎所有的魔兽都有,而且等级越高,这种感觉就越是强烈。

    梦小姐被玄境老妪脱下了身上的狼皮衣,换上了一件高贵华丽的袍裙。

    梦小姐躺在那张与君临一起躺过的木床上,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随后猛地惊起,唤了声君临的名字。

    “圣女大人,那小子多半是死了,突降的冰雪已经覆盖了整个血炎狼窟,所有的生灵都被冻绝了生机。”范老太婆站在梦小姐床头,恭敬的说道。

    这位玄境老妪把梦小姐打晕带到小屋,虽说情有可原,但作为下属,却对上级动手,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都是不对的。

    梦小姐见范老太婆如此神态,当下便知前因后果,叹道:“婆婆,君临他不会死的,等雪停了,我们一起去找他。”

    虽然没有明确说出,范老太婆也依然听出了梦小姐原谅了自己之前的行为,但却附加了一个条件,那就是要救出君临。这就不由的让在场众人臆想,君临这废物与梦小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让梦小姐如此在意。

    “这场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也许明天就停,也许会持续一年。”离剑天说道。

    此时,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里,足足是挤了十多个人,而且还有很多人被挤到了屋外。

    而离剑天、博仁、宫宁三人的脸上都缠有绷带,尤其是宫宁,除了眼睛之外,就再也看不到脸上任何的部位。这样一来,宫宁只要想起那口烧毁自己脸的火,对君临的怨恨就如当时的火焰一样冲天,心中甚恨。

    “要真是持续一年,就算那废物现在还活着,那也必死无疑。”宫宁说话毫不留余地,恶毒的很,“这样的废物死了就死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梦小姐闻言微怒,低喝道:“你再敢说君临半句坏话,我就杀了你。”

    “区区一个废物,还容不得别人说上半句吗?”宫宁不惧梦小姐威胁,反因梦小姐为君临说话而心生妒忌。

    “废物?就凭你也敢说君临是废物,你连做他魔宠的资格都没有。”梦小姐缓缓站起,并走到宫宁的跟前,“你才是真正的废物,不,你连废物都不如。”

    这样的话语,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种耻辱。

    虽然整个脸都被绷带遮住,看不到宫宁此刻的表情,但他的眼神却泛起了浓郁的杀机。

    “是不是废物,谁是废物,到时比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吗?”蔡老太婆惟恐天下不乱,火上浇油般说道。

    “好,梦小姐,你到时就好好睁大眼睛看着,看我宫宁可以折辱那个废物,但愿那废物还活着。”宫宁撂下这句话后,轻哼的一声,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这座小屋。

    之后,离剑天与博仁也跟了出去。

    “是君临救了他们三个,但却烧毁了他们的脸,所以对君临怀恨在心。”冰季坐在那盏灯旁,但却不敢用手去触碰,“说到比试,君临与穆羽的约战应该快到了。”

    然而,冰季说完这话后,却下意识的瞥向了另外的一个角落里。正见穆羽平躺在一块寒冰上,那神情......痛苦难抑。

    穆羽这是在吸引君临喷出的火焰时,中了彩锦狼蛇的毒。

    经过君临提炼后的彩锦狼蛇,仅是用修为压制来解毒的话,那肯定是取不到任何效果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让两位玄境强者对穆羽的情况也束手无策。

    若不是来到小屋里,有这盏灯的话,恐怕穆羽已是蛇毒发作而亡了。

    浪剑人与本也、宋中基将穆羽放到小屋后,就立即去找穆老来救人,而宋中基和本也则留了下来,照顾着穆羽。

    忽然,一直沉寂没有说话的宋中基说道:“本也,你好生照顾主人,我去给他找解药。”

    本也没有回头,坐在地板上,不离穆羽半步,点了点头,道:“务必要找到解药,还有主人一直想要的那件东西。”

    宋中基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道:“我一定会的,照顾好主人,等着我回来。”说罢,便深深的望了梦小姐一眼后,欲要冲出去。

    穆羽想要什么?作为穆老的孙子,又有什么东西是他想要而得不到的呢?

    显而易见,那就是连穆老也没有的东西,甚至是整个囚龙岛上谁也没有的东西。

    但,这件东西却偏偏在君临的手上,准确的说,应该是在君临的脑子里。

    只是冰季一听就知道本也与宋中基所说的东西是什么,当下便将宋中基给拦了下来。

    “冰季,你给我让开。”宋中基低声怒喝道。

    “不让,你去了,会死。”冰季漠然说道。

    宋中基发出一声冷笑,不再多说半句,直接就是一掌轰在了冰季的身上。

    可还不等宋中基的力道传到冰季身上,他的手就被一层冰晶所覆盖着,而且冰晶慢慢的蔓延着整条手臂。

    然而,宋中基自知自己敌不过冰季,便放弃了这条手臂,冲出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