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冻结的雪
    在不同的种族里,都有血脉的高低之分,就像人一样是有着贫贱之别的。

    可这种与生俱来的差别,没有谁是愿意的,但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的不公平。

    如果想要摆脱这样的低人一等,那你就付出的努力就必须比那些高人一等要多上千倍万倍。

    火红蛇蟒内心在愤怒的咆哮,明明已经到嘴的肉,却没有那个勇气去吃。

    与此同时,那位保护梦小姐的玄境老妪已是挥掌杀来,逼退了其余的魔兽围袭。

    “圣女大人,如此攻击,那小子必死无疑。”玄境老妪对梦小姐说道。

    “婆婆,他不会就这么死了的,他一定还活着。”梦小姐不顾劝止,仍一意孤行的冲了过去。

    “范老太婆,你还是别阻拦梦小姐了,你难道没看出来,她对那小子很不一般吗?”另一位玄境老妪,也就是保护萱小姐的那位影子,她也出手相助而来,“只要亲眼看见那小子死了,她才会死心。”

    “蔡老太婆,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萱小姐不知所踪,这是你的失职,竟还有脸在这指责我?”玄境老妪范老太婆轻哼一声,言语中尽带讽刺。

    这样的一句话搁在谁心里都不会好过,而且蔡太老婆也没有料到范老太婆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一肚子的怨气顿时便爆发了出来。

    “那我倒要好好看看,你姓范的如何保护好你国圣女,可别让圣女在眼皮底下被魔兽给吃掉了。”

    这嘴也够毒的,明明就是两个老太婆吵架,好端端的扯上小姑娘做什么呢?

    而且,前不久两老妪还同仇敌忾的对抗六阶魔狼,这才过多久已是恶语相向,就差没动起手来,这变脸就跟变天似的,说变就变。

    说到天气,仔细看去,相比不久前,还真有点儿变化。

    在这火焰遍野的情况下,温度本该很高,但此时此刻却让人有股阴凉的感觉。

    因为在他们头顶的那片天已是乌云密布,但飘下来的却不是倾盆大雨,而是鹅毛般的大雪。

    然而,这时所有的魔兽纷纷四处逃散,只消一个呼吸时间,就不见的无影无踪。

    “囚龙岛下雪了,传说中见血的时刻就要来了么?”冰季是冰属性图腾,理应对雪万般喜爱,此刻却也凝重着神情,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听说这雪可是能封冻一切,恐怕连燃烧狼窟的火焰,也不会例外。”离剑天劝说道。

    “是啊,得赶紧离开,再不走就晚了。”宫宁望着天空渐渐飘下的雪,焦急道。

    两位玄境老妪见魔兽潮群瞬间遣散,又听冰季等人如此解说,当下也不敢再待片刻,但梦小姐却非要把君临给救出来,不然是死也不会离开。所以,范老妪就只好将梦小姐打晕,强行带走。

    就在他们走后的两三个呼吸后,雪花就落在了地上,瞬间将一切都给冻住了,就像画中的冰川一样,极美。

    不过,这飘落的雪似乎是极强的有目的性,从来不会大面积的覆盖着整座岛。除了整个血炎狼窟被封冻外,困兽园内其他地方都如正常情况下一样,就只是温度比往常低了些罢了。

    也正如宫宁所说那样,燃烧的火焰竟然也被一层层的雪覆盖着,虽然还能微弱的看到点点火光,但熄灭却也只是早晚的事。

    要知道这可以熔岩焚水的火焰定不是一般火焰能比,那么这也就是说,这雪不是普通的冰雪。

    此时此刻,世间万物都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水流不流,火焰不燃,就连风静静吹来后,草木也不再摇摆。

    然而,在这冰封的地面上,却闪烁出一缕火焰的光芒,那是君临所喷出的一口囚龙的吐息。在被魔狮之王扑进地底后,君临仍然还活着。

    火焰的温度虽强,甚至可以融化这些冻结的冰雪,但这片区域里仍然还在飘着雪,一层又一层的覆盖了下来,仿佛是特意在针对似的,把君临落入的深坑的洞口垒起了厚厚的冰雪,就如同堆了一座山一样。

    “哇靠,没想到这天气如此变态,有种要冷死在夏天的感觉。”日天昊藏在魔狮之王的毛发里取暖,说话声音很是哆嗦,“不过这也是好事,说明龙血快要苏醒了。”

    君临躺在深坑里,卧在魔狮之王的身上,无奈的摇了摇头,问道:“还是不行,看来只有等雪停了,我们才有机会出去。”

    只是在这个深坑的洞中,一片昏暗漆黑,任何的表情都是看不见的。君没有燃火取暖,因为燃烧需要消耗燃料与空气。

    “天知道这雪要下到什么时候,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没有能量的补充,又得御寒,肯定坚持不了多久的。”日天昊抱怨道。

    “这头魔狮之王能让我们撑过一段时间,也许还会有机会。”君临拍了拍魔狮之王的毛发,语气与神情都意味深长。

    显然,君临是打算吃掉这头魔狮之王,可魔狮之王却还活着。

    想那时,君临被魔狮之王扑倒后,在第一时间里喷出了一小口的火焰,全部都从狮王嘴里贯进了肚子。

    若不是同为火属性的炼化吸收,恐怕魔狮之王已是化作了一团灰烬,怎么还可能留下这么一具残躯苟喘着。

    然而,魔狮之王还是有意识的,再听到君临这句判了死刑的话后,拼命的挣扎着,无奈身体内部受损严重,根本就动弹不了。

    “主上,真要吃掉这头狮子吗?”日天昊问道。

    “不吃就会死,那你吃是不吃?”君临反问道。

    “那肯定吃啊,要是不吃的话,我们都得死,那干嘛不吃?”日天昊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但说完却又想到另外一种情况,“如果吃了这头狮子,雪还是没停,我们还是出不去,会死,那主上你是不是就该吃我了?”

    这样的结果无疑悲惨的,但往往有时就是这么的无可奈何。

    但,君临却是摇头道:“不会的,雪一定会停。如果到时......我们就一起死好了。”

    日天昊没有想到君临会说这样的话,但它对君临所说的却没有丝毫的怀疑,当下心中也释然了许多。

    忽然,这头魔狮之王发出低吼之声,似乎是在说话。

    “主上,这头狮子说,它有能让我们离开的办法。”日天昊说道。

    看来魔狮之王发出的声音是在与日天昊交流,并让日天昊将它的意思转达给君临。

    “什么办法?”君临当下心中一喜,至于有希望总比看不到希望要强得多。

    日天昊也叽叽喳喳的与魔狮之王沟通了半天,到头却是无奈的晃着脑袋,叹道:“这希望太渺茫了,还不如等雪停了再说。”

    听到日天昊如此叹息,魔狮之王又疯狂的叫唤着,跟在讨价还价似的。

    君临问道:“它说了什么?”

    日天昊却没有直接回复君临,反而与魔狮之王交流在了一起,而且谈得很是来劲。

    但,日天昊却又是很无奈的神情,对君临说,“主上,我们还是等雪停了,这么大只的狮子,省着点吃,应该能熬上很久。”

    “是哦,我差点忘了,这么小的空间里,你这么大个头的狮子肯定很浪费空气,不如就先把你给宰了,能省一点是一点。”日天昊又说道。

    君临闻言紧蹙着眉头,此刻的他特别想知道日天昊与魔狮之王谈了些什么。然而,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却听到了魔狮之王的惨痛叫声,震耳欲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