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熔岩焚水
    水底之焰排成龙形之状,但却也是以君临为中心,向四周蔓延而开,再加上水中折射的缘故,有些东西看起来就更加的没那么真实。然而,这样的存在并非只是一条,若仔细看去,还有一条形状较小的,而且比之前的更像是一条潜水的游龙。

    毫无疑问,另外的那条正是日天昊。

    此刻的它已经不再是只纯粹的老鼠,或是蝙蝠了,其形态已初步有了龙的模样。

    魔狼的眼睛绽放着光芒,垂涎三尺的望着被火焰笼罩的君临,又是在一声嘶啸下,张嘴就是向水中扑咬去。但水底火焰的灼热程度早已超出了魔狼的承受范围,瞬间就将魔狼给毛发燃烧了起来。

    要知道,这时候的火焰可是一百零八盏灯火在君临体内凝聚在一起的结晶,如果再燃烧着龙血而喷的话,纵然是六阶的魔狼,也只有被烤焦的份。

    当然,凭现在程度的君临别说燃烧龙血来浇灌这些火焰,恐怕只是将这些火焰平复下来,都得备受煎熬。

    只见水流越来越滚烫,沸腾的就像是在火山底部的岩浆,而火焰更是直接燃烧着流水,顷刻之间,布满了整个洞窟,就连岩壁也都在慢慢的融化。

    “快走,这个洞窟快要塌了。”其中一位玄境强者大惊失色道。

    “可圣女还在这里,我们不能走。”另一位玄境强者更是惊恐万分,连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

    “圣女不在这里,肯定不在这里,如此强悍的火焰,要是她们在这里的话,那定是凶多吉少。”

    “对,圣女大人肯定不在这里,她们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在这里。”

    “我们要找到圣女大人,就算是死也要把她们救出去。”

    “对,我们去其他地方找找,也许她们已经出去了,那也说不定。”

    二人最后在一言一语的自我安慰下退走了,离开了这个即将被火焰熔塌的洞窟。

    日天昊刚一恢复些神智,就听到两位玄境老妪所说的话,便不由鄙视了一番,暗自想道:“卧槽,这两个老太婆就这么走了?走就走,为什么还要找这么一个借口,不就是怕死么?”

    其实鄙视的并非是怕死的行为,只是明明很怕死,却非要说的那么理直气壮,甚至是理所当然一样。

    然而,魔狼却依旧直勾勾的盯着水面,眼神中充满了期待,还有不甘的怨恨。这一百零八盏灯火本是魔狼精心备了好多年的成果,却在即将成熟之际,被君临给摘了去。如果这都不怨恨的话,那还真是心胸如大海般宽阔,但对这头魔狼而言,显然不是这样。

    忽然,君临一个起身从燃烧的水中探出了头,正准备换口新鲜空气时,魔狼逮着了这个机会,在同一时间里,扑杀了过来,想要一口将君临的头咬掉。

    但,君临身上携带的火焰却并未熄灭,竟自动形成一个防御之势护主,为君临赢过了一丝反应的机会。只见君临双手弯指成爪,燃着浓浓火焰扣在了魔狼的上下颚之间,并想要趁此机会,来一口囚龙的吐息喷进魔狼的肚里,进而彻底结束这种被追杀的旅程。

    然而,由于周边的火焰太过于浓郁,还不等君临吸气燃烧龙血,所有的火焰都慢慢的汇聚而来。那么由此一来,君临不要说能够喷出火焰,恐怕连性命都难以保住。

    “主上,这火焰的威力很盛,要是在燃烧龙血的话,恐怕会连我们的血都给耗尽。”

    若不是日天昊在关键时刻一把拉住了君临,以君临那种宁愿自伤八百也要杀敌一千的性格,肯定会不顾一切的灭掉这头魔狼。到那时候,君临就得奄奄一息,苦得又该是日天昊了。

    当然,君临并不是迂腐之人,甚至可以说比任何人都要有智慧。他会随心所欲的去做一切意料之中的事,也会为一切意料之外的事寻找机会。最后他听了日天昊的解释后,放弃了这个杀掉魔狼的好机会,随着日天昊潜入了水中,继续等待着下一次机会。

    虽然魔狼逃过了此一劫,但仍旧被君临身上携带的火焰所灼伤,导致上下颚的牙齿都有了些松动。不过,这并没有让魔狼惧惮,甚至对君临的杀机又浓郁了许多。

    只见魔狼踏在燃烧的水面上,那冒起白烟的爪子慢慢的浸在了水里面。难道魔狼这是要入水一战吗?

    是的,被燃烧的水可以说已经不再是水,而是实实在在的火焰,那么魔狼只要承受住这些火焰的燃烧噬体,相对魔狼而言,一切都会有所转机,何况魔狼最初的用意也是想利用一百零八盏灯火来炼体的。

    只见岩壁泥墙也被燃烧成焰,纷纷掉入水中,瞬间就如山体崩塌似的,把整个狼窟的通道都掩盖住了。

    然而,地下水的源头处仍有活水涌上,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一个岩浆翻滚的河流。

    那么,如此灼热温度下,又有谁能够存活下来呢?

    不管如何,想要活命就必须拼命的离开这里,摆脱这焚身的火。

    “主上,我们赶紧点离开,我都嗅到身上烤肉的香味了。”日天昊冒出半颗脑袋大声叫唤,道:“尼玛这水都烧起来了,这真的就只是水吗?我怎么感觉像是龙血啊,不对,是龙涎,龙的口水。”

    不管是龙血还是龙涎,于这个世界来说,那都是奇珍异宝。要是一下子涌出这么多,显然不太现实,但这水源与火源绝对不似表面上那么简单。

    在经过烈焰焚体之后,日天昊的模样有了巨大的变化,可以说除了那代鼠头之外,全身上下每个部位都变的一样,就连背后的翅膀也都消失不见了。

    “哇靠,这还是我吗?”日天昊注意到了自己的变化,惊呼道:“怎么看着,有点像鳄鱼,这也太丑了吧?”

    君临也探出了脑袋,深深吸了口气后,便仔细打量着被火焰覆盖着的日天昊,点头道:“还好,比鼠辈耐看多了,我不喜欢鼠辈。”

    “老鼠又什么不好的,怎么每个世界的人都对老鼠有偏见,真是搞不懂。”日天昊做了几百年的魔鼠,早已改观了对鼠辈的看法,“也许在我那个世界,老鼠很可恶,但在这个世界,我们鼠族都是自力更生的。”

    君临无奈的摇着头,再怎么想也想不到鼠辈有什么好的,随后也并没有去与日天昊争辩这个问题,而是警惕的回头望了一眼,道:“魔狼追来了,我们速度再快些。”

    速度自然是要快的,否则还不等魔狼追上,就已被彻底葬身在这火山火海中了。

    “说到狼,狼不是吃肉的么,怎么跟蚊子一样,喝起血来了?”此时此刻,日天昊似乎如鱼得水,速度之快就像在平地上奔跑一样,“主上,抓紧了,让老子来教教你什么是潜龙游水。”

    君临很不喜日天昊的自称,抓住日天昊尾巴的时候,就稍稍用大了些力气。而当魔狼悄然潜来之时,君临早已离去,似乎总是慢了一步。不过,魔狼却适应了这种火焰,已然不再受那灼温焚体的痛楚。

    与此同时,整个狼窟的出路已然全部被遮掩,到底都是大火弥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