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游龙潜水
    有时候君临虽然一意孤行,但也不会完全不考虑后果,尤其在经历数次危机,徘徊于死亡边缘后,有些事做起来还是会有所胆怯的。

    这个地下室本是靠一百零八盏灯火照明,而此时此刻,楚了君临嘴里流出来的火焰,和通入口魔狼祭出的鲜血外,幽暗的什么都看不见。

    然而,日天昊却可以不需要视野,也能正常行走,因为他是一个飞天的老鼠。

    “主上,别犹豫了,再不走就得被吃掉。”日天昊望着一点点被鲜血蚕食的结界,焦急的说道。

    君临思虑再三,最后是放弃了火烧魔狼的决定,但他却在走之前,对着通入口肆意的喷了一口大火,顿时将整个地下室化作了一片火海。

    日天昊对此很是无语,心里特别的想问君临他是不是白痴,这样一来,不就给了魔狼能量来源,以及足够的视野追踪吗?

    但日天昊不敢说,因为它看到君临在一口火焰喷出后,心情愉悦了许多,精力也充足了许多。

    其实这也是君临无奈之举,要是不把那些火焰给排出去的话,恐怕这一路上都有火焰追随,那更是为魔狼提供了追踪的线索。当然,日天昊并不知道这些,只道是君临太过于偏执,说过的话一定要做。

    “日天昊,我们走,这头魔狼,以后再来猎它。”君临绽放着微笑,却又舔着嘴唇。

    日天昊见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暗暗嘀咕道:“太恶心了,还是赶紧点走。”说罢,便领着君临往魔鼠群凿出的通道而去。

    一路而来,君临望着这些岩墙泥壁,叹息道:“龙躯所化,想想也怪可怜的。”

    日天昊却不赞同君临所说,道:“这都是修行的资源,但并非所有都是龙躯所化,再说了,这也见不得可怜。”

    君临疑惑道:“你知道?”

    日天昊很无辜道:“我知道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一人一兽还没有说上几句话,就被一道带着浓烈火焰的纵横剑气给阻拦了步伐。

    若不是日天昊的肉身足够强悍,恐怕这劈斩在它身上的一击,就已是把它开膛破肚了。

    “会说话的蝙蝠,受了我这一斩,竟然没事,有点意思。”一道声音从黑暗中传出,一身黑袍也在黑暗中成为了最好的伪装。

    这不是追逐萱小姐的那个黑袍人又会是谁?

    “卧槽,尼玛的是谁,竟然偷袭老子,主上,快帮我剁了他。”日天昊语气虽冲,却在第一时间藏到了君临的背后。

    君临却郑重答应了日天昊的这个请求,点了点头,道:“我会的。”

    “废物,你也敢说大话了,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黑袍人手中燃着火焰,缓缓逼近着君临,“看到了吗?你我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了。”

    日天昊提醒道:“主上,你小心,这逼突破了玄境,我们麻烦大了。”

    君临眉头一皱,不解道:“这逼,是谁?”

    日天昊稍稍想了想,尴尬道:“随口就说出来了,总之,能跑就跑,最好不要和这逼......这人硬碰,魔狼随时可能会追上来。”

    君临点头道:“好,那我们往哪里跑?”

    日天昊不禁翻了个白眼,道:“还能往哪里跑,当然是往前跑了,这条路可是鼠子鼠孙们辛辛苦苦挖出来的。”

    黑袍人听着日天昊与君临商量着如何逃跑,当下忍不住嘲笑大笑,道:“废物就是废物,连身边的鼠辈也是废物,不过也是,鼠目寸光,不是废物又是什么?”

    “我既然会从这里来,自然也知道这条路,何况,你们有可能从这里逃走吗?”黑袍人用火焰凝聚出一柄长剑,傲然立在这条出路的道上,笑道,“只要你能撼动我半分,我就放你们离开。如果不能,就乖乖的做我送给狼王的礼物吧。”

    君临听着这浓浓意味的嘲笑声,当下便激起了心中的怒火,冷哼道:“那你就试试被烧焦的滋味吧。”说罢,便深吸了一口气,燃烧着一滴龙血,喷出一口‘囚龙的吐息’。

    只见火焰从君临嘴里吐出,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在翻滚,狠狠的向黑袍人砸去。

    起初黑袍人并看不起君临的手段,但当火焰逼近时,那灼烧感似乎要将自己给融化了似的,便不敢再托大,慌忙之间用图腾之力保护着自己。

    火焰燃烧着火焰,火焰吞噬着火焰,黑袍人瞬间就被火焰给包围着,也不知是生是死。

    然而,由于火势太大,竟将黑袍人身后的那条道给焚塌了,再也无路可逃。

    日天昊见状甚急,再也忍耐不住,破口大骂道:“主上,你白痴吗,这下好了,变死路了。”

    君临神情凝重,四下勘察了一番,当机立断,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游龙潜水。”

    还不等日天昊反应过来,君临抬头就是一口‘囚龙的吐息’喷出,就像是火闪爆发一样,岩墙泥壁纷纷掉落了下来。但尽是一次的吐息根本就无法将这岩壁击穿,所以君临连续使用了四次,加上之前火烧黑袍人的那次,总共就五次了,这样一来,君临的咽喉也被灼烧,再也说不出话来,就连气色也差了许多。

    连续五次强攻,共消耗了两滴龙血,终于是为自己凿开了一条逃生的道。

    岩土伴随着流水倾涌而下,就像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若不是君临提前选好了落空的位置,那就不知道要被冲到什么地方了。也正是如此汹涌的落水浇在火焰上,黑袍人才得以捡回一条性命,但他却被水流给冲走了。

    “那逼真是走运,竟然被他捡回了一条小命。”日天昊见黑袍人还活着,忿忿不平道。

    “随他去,只要他是这岛上的人,落在水里,就注定要死的。”君临安慰着日天昊,也安慰着自己,其实他更想杀了这可恶的黑袍人,“如果他侥幸活了下来,那么就再杀他一次。”

    日天昊似乎想到了什么,没有接话,而是问道:“主上,你也是岛上的人,那你会不会水?”

    君临的眉头皱的很紧,却点头道:“游龙潜水,应该很简单吧,我可是从大海中生还的人。”说罢,便借助着踏脚,向水流冲了去。

    也就在君临纵身而上的时候,一团火焰贴在水面飞奔而来,显然那是魔狼追上来了。

    如果君临没有成功的逃出地下室,那么等待他的就会是魔狼的愤怒,以及死亡的降临。如果君临成功的逃出了地下室,落在滚滚水流中,那么等待他的将会是无尽的挣扎。因为君临根本就不会游水,纵然他从海里活了下来。

    但落在水里总比落在狼嘴里还幸运的多,至少顺着水流方向漂流而下的话,那样还能有活下来的希望。

    “卧槽,主上你不是说游龙潜水吗?”日天昊不仅地上跑天上飞,还能在水里游,“原来你就是只旱鸭子,还好老子会游泳,尼玛,我怎么不记得我会游泳呢?”

    本还游得好好的日天昊,竟然在自己自问自答下,瞬间忘记了该如何游水,只好随着君临一起漂流而下,听天由命了。

    “主上,你快游龙潜水啊,老子快被淹死了。”日天昊拼命的挣扎着,却溅不起半点涟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