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祭血燃灯
    水从高处下流,宛如瀑布坠挂前川。

    梦小姐费了好大的劲才游到了狼窟的正厅,也就是垒满血炎狼的巨石所在之处。

    但,此时此刻,血炎狼已不见了踪影,不是被水冲进了陷阱里,就是被魔鼠给拖走了。至于在水里是怎么做到的,想必只有亲眼看见才敢相信吧。

    梦小姐四处窥探萱小姐的下落,几乎寻遍了整个狼窟,却没有看到任何的人,或是魔兽。

    正当梦小姐心焦之际,一团火焰疾速逼近,那是魔狼行踏在水面上,也闯了进来。

    梦小姐自治不是魔狼的对手,便沉到了水底,贴在地面而游。

    虽说水清澈见底,但有些地方水流湍急,正好妨碍了魔狼寻找梦小姐的视线。

    可忽然之间,湍急的水流喷溅而起,竟莫名的燃起了星星火花。

    魔狼见此异样,没有丝毫考虑,嘶啸般的向此源头扑出,一头栽进了水流之中,似乎是想要把谁给掘出来。

    然而,水底却一如既往,清澈到空无一物。

    魔狼将头高高抬起悲愤怒吼,可狼毛上沾着的水渍甩溅出后,竟然再次燃起了火焰。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火焰却不是魔狼身上蔓延而来的。

    当火焰掉进水后,又再次化作水滴,随着滚滚流水而逝。

    当然,这种现象一直在持续着,只要是溅起的水滴,最后都是这般先燃起火焰,再重新化作水滴而逝。

    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水可以燃烧,亦或者说是什么的火能够燃烧着水?

    这是一个秘,一个来自血炎狼窟的谜。

    魔狼从这个现象中似乎知道了些什么,竟不再追寻梦小姐的下落,直接便是一两个转弯,奔向了一个隐蔽的空间。

    而这个空间十分的大,而且还是个深数丈的地下室,里面有一百零把盏灯齐齐亮着。

    虽然这是个地下室,按理说,这里应该被水充满着,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尽管水流覆盖了整个通入口,但硬是没有一滴的水从中落下来。

    魔狼很在意这个地下室,想要不顾一切的闯进去,但阻挡在它前面的水流却比岩石,甚至是钢铁还要的坚硬,任由如何施展手段,都无法撼动半分。

    那声音就像是撞在玻璃上一样,那声音极其的脆耳,可却不是如玻璃那般脆,一碰就碎。

    此时此刻,在这个地下室中,君临与日天昊正在一盏盏的灯前转悠着,并且遍地都是血炎狼的尸体,敢情那些鼠子鼠孙是把血炎狼都拖到了这个地方。

    “主上,上面那头狼想进来。百度搜索”日天昊抬头望了去,又不由自主的扑展着翅膀飞到了通入口处,将魔狼瞧了个仔细,“这是头母狼,而且绝不是血炎狼,它的毛发是银色的。”

    君临闻言而望,好奇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日天昊又仔细观察了一番,道:“从下往上仔细的看,还是好明显的。”

    听着这砰砰作响,君临与日天昊竟然一点也不担心魔狼会闯进来。

    君临也忍不住的去观察,无奈距离太远,纵然视野被强化过,但仍然依稀只能看到一点的影像,毕竟他与魔狼间还隔着一层水幕之墙。

    说到这层水幕之墙,就不得不说君临最后为什么会返回狼窟,而且还偷偷潜进这个地下室了。

    之前就在送梦小姐离开狼窟之后,日天昊就在君临的耳旁嘀咕了一阵,随后一人一鼠就再次偷偷遣了进来,并一举突破这层水幕之墙,进入了这个地下室。

    其实这到水幕之墙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存在,但却不是以水的形式出现,而是一道无形的结界。从外界向地下室里看,与其他地方并无二样。

    这道结界的防御性特别的强,若没有正确的解法或特殊的手段,纵然是七阶的魔兽,也未必能够突破,就更不用说是眼前的这头六阶魔狼了。

    然而,日天昊不仅对奇珍异宝有特殊的探寻能力,而且对结界阵法也有一定的天赋。它不但解开了结界的进入方式,而且还稍稍做出了修改。这样一来,魔狼想要回到地下室就束手无策了。

    君临问过日天昊为什么会有这种手段,而日天昊就回了几个字而已,说自己天赋异禀,奇门遁甲什么的,看一眼就懂了。

    而日天昊的表现却完美的征服了君临,让他不信也得信了。

    “日天昊,你随时改换结界布置,千万不要让这头母狼来坏了我的好事,我可是准备了很久的。”君临叮嘱一番后,深呼一口气的盘坐在血炎狼跟前,把这一百零八盏灯围成龙型,将自己置身其中,“用血炎狼的血将灯点亮。”

    此话一出,日天昊就吱吱的叫唤了几句,顿时便见成群的魔鼠蹿了出来,咬开了血炎狼的颈脖,运输着血液投置在灯内。

    这是以血燃灯,只是区区的血炎狼的血液能够点燃这些灯吗?

    当血液不断的滴在灯焰上,越燃越旺。而君临却在茹毛饮血,将其余的血炎狼的血全部喝进了肚子里,利用囚龙九变之吐息炼化吸收着,从而将之转化为龙血。

    然而,死去的血炎狼血脉中蕴含的龙血远不如活着的血炎狼,由此一来,原本只需一两头血炎狼就可提取出一滴龙血,结果却需要十头血炎狼才能提炼出一滴龙血,而且活性也大打折扣。

    一头、两头、三头,......,三十头。

    君临弄得满脸都是血迹,最后却只提炼出了三滴龙血。

    “主上,你赶紧的,让鼠子鼠孙们把血炎狼给清理掉,咱们也赶紧离开。”日天昊说这话时,语言有些沉重,已没有了之前的淡然。

    “好,你再坚持一顿饭......不,一首歌的时间,我要把这些灯火都给吞了。”君临望着一百零八盏闪烁火光的灯,舔了舔沾染着血迹的唇,“一百零八,真是个好兆头。”

    “一百零八,梁山好汉,最后都死光光了,好个屁兆头。主上,你可千万别逞能,我还不想跟着你就这么死了。”日天昊无奈的埋怨着,同时也已让魔鼠将血炎狼全部都吃掉了,连毛都不剩下一根。

    君临瞪了眼日天昊,对此也没有做出回应,在深呼一口气,平静了心态后,张嘴就把燃灯的火焰给吞了。

    一盏、两盏、三盏,......,一百零八盏。

    果然,君临只用了一首歌的时间,但日天昊这个时候却没有心思唱着歌,而是全神贯注的盯着水幕之墙另一边的魔狼,越来越凝重。

    “主上,这头魔狼不简单,竟然用自己的血破解结界,我怕撑不了多久了。”日天昊的眼帘慢慢的被鲜血掩盖,“而且这头魔狼也绝不简单。”

    最终,一百零八盏灯火尽灭,整个地下室变得黑暗了起来。

    君临在吞下一百零八盏灯火后,咽喉已被火焰塞的满满,还不等开口说话,就有火焰从口中掉了出来。

    “主上,结界要被破开了,得赶紧走了。”日天昊没有再盯着魔狼,而是迫不及待的让君临离开。

    但君临却有自己的想法,与其让这些火焰从嘴里流掉而浪费,还不如消耗一滴龙血,把来袭的魔狼给烧死。

    虽然君临没有明确说出,但日天昊却一眼看穿了君临的小心思,道:“不行啊,这头魔狼的属性是火,整天与这些灯火搞在一起,我怕囚龙的吐息还伤不了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