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水漫狼窟
    这段过程其实是很短暂的,并没有消耗太多的时间。

    日天昊也都准备好了一起,就等待着君临离开。

    然而,梦小姐却执意要留下,君临也不肯退让一步,非要淹掉进窟的那些人。

    这样一来,双方又僵持不下。

    但毫无疑问,胜利的必然是君临,只因他足够的狠辣,下得去手。

    当然,这并不是说君临把梦小姐打晕了再拖走,而是不加掩饰的威胁,用小蛇丸子的性命做要挟。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小蛇丸子总是特别容易被君临给抓住,而且每次都是那个地方,蛇之七寸。

    “日天昊带路,离开这里。”君临很霸道,掐着小蛇丸子的七寸,也不顾梦小姐如何气愤,一意孤行。

    日天昊见状心疼不已,急道:“主上,你轻点,千万别把小丸子给弄坏了。”说着就已是带着君临来到一个地下洞口。

    显然,日天昊还不知道小蛇丸子与梦小姐签订了血契,还傻乎乎的对君临说道:“主上,你看啊,我已经把他们叫来救人你,你说把小丸子交给我的。”

    君临顿时想起了这茬,但却不承认,疑惑道:“我说过这话吗?什么时候说的?”

    日天昊顿时咬牙切齿,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君临如此一个恩仇分明的人,怎么可能会忘记自己说过的话,很明显就是在狡辩。

    君临又说道:“此事以后再说,去把梦小姐带来,稍后我们就水漫狼窟。 ”

    日天昊很不情愿的飞到梦小姐跟前,指着脑袋与心口,无奈道:“梦小姐,走吧,主上这小子这里有问题,得治,而你就是最好的药。”

    梦小姐又何尝不知,细细一想,顿时豁然开朗,自我安慰道:“不错,也许我能够治好他。”

    但在梦小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君临已经进了地洞。

    在他们都离开之后,喷涌的泉水缓缓从地底涌起,而且这样的源头还源不止一处,几乎每条岔路口和石室里都有水漫上来。

    与此同时,冰季和一位玄境修为的强者来到了洞内,可他们却不是最先来的人,因为最先来救人的人是萱小姐。

    此刻的萱小姐直奔梦小姐被关押的那间石室,但当她到的时候,君临与梦小姐已经离去。

    “圣女,梦小姐已经离开了。”在萱小姐的身后,有一道影子,那影子发出了老妪的声音。

    “我知道,梦姐姐可不会就这么死了,只是会是谁救了她,如此浓郁的火之气息,难道是穆羽?”萱小姐细细勘探着现场,却又摇了摇头,“这是玄境的气息,到底是谁?”

    “圣女,不管是谁,我们还是离开这里,我感觉到有股强大的水之力袭来,那声音越来越近,似乎是水源。”萱小姐身后的影子说道。

    萱小姐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回去。”说罢便就往回而走,但只是走了几步后,一声悲伤的狼啸在整个狼窟中震响,仿佛就此发生了地震一般。

    然而,这地的颤动是因为地下水源的崩溃,不断的往上喷涌而出。在加上这强烈的悲啸之声的冲击,理所当然的就让人感觉到在摇摇晃晃。

    而此时此刻,地下水漫了上来,已经浸过了萱小姐的脚踝。

    “圣女快走,这声音,这头魔狼估计有五阶乃至六阶的实力。”萱小姐身后的影子紧张道。

    萱小姐知道六阶所指的意义,那可是相对于人类玄境后期的高手,估计在这座岛上处了那几个人之外,恐怕没有谁会是这头魔狼的敌手。

    然而,萱小姐真的能够走得掉吗?

    只听得那声音越来越近,萱小姐迈动的脚步越来越缓,最终是停了下来,道:“它来了,冲着我来了。”

    “圣女,待我与魔狼激斗时,你趁机逃走,那些人也应该快来了。”萱小姐身后的影子一闪而出,一个黑衣老妪冲向了声音来源之处。

    “婆婆,你小心。”萱小姐担心道。

    然而,还没等到任何的声音回传,便见黑袍人忽然的站在了她的面前。

    “萱小姐,别来无恙啊。”黑袍人说道。

    “你是哪位?怎么会在这里?”萱小姐有些吃惊,细问道。

    “别问我是谁,我是来向你借东西的。”黑袍人缓缓靠近,踏在水里都溅不起半点涟漪。

    “你想借什么?”萱小姐往后而退,警惕的很,“我没有你要的东西。”

    “有,我要萱小姐你的内丹。”黑袍人停下了脚步,“当然,你可以不给,但我会……你懂的,对于女孩子来说,比命重要。”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又不是神兽,怎么会有内丹。”萱小姐很震惊,这个黑袍人怎么会知道这么隐秘的事情,“梦姐姐在哪里,你把她怎么了?”

    “梦小姐?她不在这里,如果她在这里,我怕我会吃不消。”黑袍人笑道。

    “梦姐姐不在?”萱小姐顿时想了许多,怎么可能会不在,之前明明感应到了的,“你骗我。”

    黑袍人无奈道:“梦小姐确实不在这里,只是她很不识趣,让我好不忍心。”

    萱小姐闻言一怔,道:“你把她怎么了?”

    但黑袍人却不回答这个问题。

    而这个时候,从地底涌出的水已经漫到了萱小姐的膝盖,整个狼窟顿时变成了溪涧,清澈无鱼。

    “这水上涌的速度比想象中的要慢,真不知道那废物是怎么弄的,废物就是废物。”黑袍人很得意的批评着君临,“下次见他,可就不会让他还这么走运了。”

    “萱小姐,把内丹给我吧,不要妄想着有人会来救你。”黑袍人见水势越涨越高,不愿在啰嗦,“他们都自身难保了,不是水上浮尸,就是狼腹之物,而梦小姐你,当如何选择?”

    萱小姐看似柔弱,实则如梦小姐一样坚强,决然道:“你就死了这条心,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黑袍人叹息道:“圣女都如此倔强不成,真是不懂自爱啊。”

    当黑袍人说完这句话后,水势已漫到了他的腰间。而这个时候,黑袍人一头栽进了水里,向萱小姐游了去。

    黑袍人竟然懂水性?

    如果黑袍人是囚龙岛上的人,那他为什么会懂水性,又是从哪里学会的?

    这只能说黑袍人不简单,也的确,否则他又怎么知道圣女的秘密,而且还知道神兽内丹的存在。

    黑袍人比萱小姐的个头要高上许多,也就是当水势漫在他腰间时,水势已渐渐的到了萱小姐的胸部。

    不过,萱小姐是懂水性的,那么黑袍人想要抓住她的话,难度绝对是大了许多。

    “你竟然也懂水性?”黑袍人一时难以抓住萱小姐,便冒出了水面,很是惊讶,但随后一想也就释然,“对了,你是外来人,懂水性也不足为奇。”

    萱小姐没有踟蹰,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潜水而逃的话,那就真的是死了也活该。

    黑袍人见状哼道:“就算你水性再好,也依旧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无论如何,黑袍人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萱小姐从眼皮底下溜走,否则就真的要气得吐血三升了。梦小姐被人救走了不说,四阶的魔宠也死的够窝囊。

    然而,这一切其实都是黑袍人事先预算好了的,血炎狼王的死也是他一手造成的,甚至可以说,真正杀死血炎狼王的是那纸图腾血契,也就是黑袍人。

    可令人想不到的是,黑袍人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他是蠢蛋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