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强制性
    黑袍人哪去了?

    显然,黑袍人已经不在了这里,否则他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魔宠被杀,那就真是个十足的废物了。

    至于君临在心中会如此嘲讽,也的确,这若不是废物的话,那么就连废物也不如了。

    只见君临捡起狼王皮毛裹着羞涩部位后,小心翼翼的向入道口走去。

    同时,也就在这个时候,梦小姐的心又再次悬吊了起来,因为还有一个大麻烦没有处理掉。

    “那个黑袍人类已经走了。”小蛇丸子说道。

    “小丸子说得对,我来的时候也没看到过任何的人。”日天昊还是倒着走的,但目光却不离小蛇丸子片刻。

    君临见黑袍人果然不在,喜道:“趁现在,我们离开,日天昊,你让鼠子鼠孙们掘开地下水源,把狼窟给淹了。”

    日天昊惟恐天下不乱,兴奋道:“得勒,这种事,干起来特别的爽。”说罢,便在地面上挖了一个洞,钻了进去。

    但梦小姐却有些犹豫,劝道:“君临,真的要淹死这些血炎狼吗?”

    君临点头道:“本想用火烧,但想想还是用水淹的好,我还要留着火焰对付那个黑袍人。”

    小蛇丸子看着君临那积怨已深的眼神,不由问道:“你认识那个黑袍人吧?”

    君临却没有回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刚钻进地里的日天昊又蹿了出来,急声道:“主上,冰季带人进狼窟了,一路走来杀了好多血炎狼,抢了我们的生意,怎么办?”

    君临说道:“好办,你让鼠子鼠孙把被杀的血炎狼拖走,托不走的当场吃掉。”

    日天昊闻言大喜,笑道:“遵命,老子这就去办。”可这句话刚一说完,却迎来了君临冰冷的目光。

    梦小姐插嘴道:“那他们都来了,君临你还要用水淹吗?”

    君临深邃的望了梦小姐一眼,那眼中满满的都是兴奋,阴笑道:“他们来的正好。”说罢便递给日天昊一个‘你懂的’眼神,道:“要是你把这件事办好了,准你正着走,去吧。”

    日天昊当然懂君临的意思,但它却左右为难,万一把那些救人的人给淹死了,那么血炎狼又当怎么办呢?

    君临见日天昊还待着原处,不禁喝道:“日天昊,你还不去办?”

    日天昊说道:“主上,不行啊,万一整个狼窟充满了水,那些血炎狼怎么办?鼠子鼠孙里没有多少懂水性的,而且我们还都没有离开这里,会跟着一起遭殃的。”

    君临闻言眉头一皱,的确,这些都是他没有考虑到的后果,可如此好的机会,却怎能白白放过呢?

    “日天昊,只要水漫了一半狼窟就好,我也不是要置他们于死地,就是想看看他们在面临死亡的那种凄惨样子而已。百度搜索”君临还是没有改变这个主意,任谁也劝不动,“我想仅仅是这样,他们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死了的,毕竟连我这个废物也能够从海里活下来。”

    梦小姐本对君临的这个决定感到震怒的,但听到这最后一句话,心里莫名的一阵惊痛。因为她知道关于君临一些的事,也了解君临这些年来经历过的痛苦。只是这些事在君临的骨子里发了芽,让他的性情产生了些许的扭曲。

    然而,梦小姐却十分清楚君临的善良,也清楚这些善良是来自于对那些对他好的人,就好比现在的自己。否则以君临睚眦必报的性情又如何能够做出宁可牺牲自己,也不伤心自己的决定。

    而这已不仅仅是决定,而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在这一刻,梦小姐在心里暗暗起誓,她要让君临做最好的自己。

    “君临,你想杀了他们吗?”梦小姐问道。

    君临笑道:“放心,我不会杀他们,我会等着我君临天下的那天,再去杀他们。”

    这笑容很真实,但却又真实到让人可怕。

    梦小姐的身躯在瑟瑟发抖,她不敢想那时的君临会是什么样,可却总在脑海中浮起一个残忍的画面。

    君临问道:“你怕了?”

    梦小姐弱弱的点了点头,表情低落,却没有说话。

    君临却为这句话感到好笑,道:“你在怕什么?拿出那个时候为杀我,不惜闯入困兽园的气势来,就不会怕了。”

    然而,梦小姐却认为君临这句话很恶毒,不仅嘲讽了自己,还影射着君临记恨这件事。其实,君临并没有这个想法,早在小屋里那晚悉心照顾后,就已然对梦小姐没有了任何芥蒂,更没有所谓的记恨。

    这全然就是个误会。

    梦小姐说道:“你自己离开吧,我要在这里等他们。”说罢便坐了下来,转而对小蛇丸子说道:“我不希望你一直这样记恨着过去,让以后的日子都为自己而活着,让过去了的都过去,未来的日子,就让我们好好的过,好吗?”

    小蛇丸子看着梦小姐的眼神,那是多么真诚的渴望,多么浓烈的希冀,可却也知道这是对那个人类小子所讲的话。

    “答应我好吗?”梦小姐的目光转移到了君临的身上。

    连一条蛇都能听懂的话,君临又如何能够听不懂,但他却必须假装不懂。

    君临苦笑道:“你若喜欢这条蛇,我就送给你。”

    梦小姐很失落的低着头,眼眶都渐渐的湿润了。

    君临又道:“魔兽都是危险的,你这就与小丸子签订血契,小丸子永生不能背叛梦小姐,梦小姐也不能解除这个契约,否则小丸子就得死。”

    梦小姐闻言一震,拒绝道:“我不要。”

    君临笑道:“既然不要,那留着它有什么用。”说罢,便一个探手,就把小蛇丸子捏在了手中,很是用力。

    梦小姐见状大惊,急忙想要分开君临的手,却又撼动不了半分,道:“君临,你混蛋。”

    君临也不生气,只是漫出些许的杀气,冷道:“就这两种选择,这条蛇的生死,就在你梦小姐的一念之间。”

    梦小姐知道君临说得出做得到,而且被君临捏着的小蛇丸子挣扎了几下后,渐渐的没有了力气。这也就是说,君临在逼着梦小姐做选择,而这一念内的时间并不漫长。

    “好,我答应你,你放了小丸子。”梦小姐不得不妥协,可对君临就怎么也怨恨不起来。

    君临让梦小姐用血刻画出一个图腾契约,并写出血契誓言。然后把小蛇丸子打了个结的扔进了血契阵图中。

    听着梦小姐与小蛇丸子的血契誓言,君临不禁的松了口气,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如果梦小姐只是随便与小蛇丸子签订个血契的话,到最后吃亏的必然还是梦小姐。别看梦小姐表面上喊打喊杀的,内心却无比的柔弱,一旦真厮杀了起来,那根本就下不去手的。

    当然,这个时候,小蛇丸子虽然没有一句怨言,也没有任何的反抗,但想要杀了君临的心都有,可它却又不得不遵从。纵然是这样奴隶般的活着,总比死去的好,何况主人还是一个拥有神兽内丹的善良女人。

    梦小姐是的善良?小蛇丸子在看到她那清澈的眼睛,当下就辨别出梦小姐是个善良的姑娘,而且这种善良还一直在用强势的杀机所伪装着,然而却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当然,如果不是君临强迫性的签订这种血契,那么小蛇丸子必然会反客为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