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死地后生
    不知道为什么,君临此刻的力气竟然足以抗衡血炎狼王的咬合之力,并且也如野兽般张嘴就咬,拼命的喝着从那盲目中流出来的血。

    然而,燃烧着君临身上的火焰是血炎狼王施展的手段,誓要就此烧死这个毁掉自己眼睛的人类。只是血炎狼王并不知道君临最不怕的就是火,何况还仅是区区程度。

    君临大口喝血的表情近乎于疯狂,就连嘴角沾染着狼王的毛发也丝毫不顾啊。

    梦小姐见如此一幕,心中不提有多么的心疼,认定君临是为了自己而不顾一切与狼王拼杀,纵然是如野兽一般吸着腥腥的血也在所不惜。而她之所以会有这个想法,那是因为君临在与狼王对抗的前一刻,以双手为代价,将她从狼爪下救了下来。

    想必任何的一个女子见有人如此对自己都会欣喜与感动,但看着那双差点被咬断的双手,以及那面目狰狞的疯狂,却又心疼的紧。

    “君临,不要,你不要这样。”梦小姐哭着对君临说道,那蠢蠢欲动的身躯似乎又想爬上狼背。

    但听到这句话后的君临却露出了一个极其邪恶的笑容,满嘴的血迹滴落在地,都让人分不清这到底是谁的鲜血。

    因为在君临疯狂喝着狼血的时候,血炎狼王也不甘示弱,在拼命的想要把血吸回去。直到最后,血已不再是血,只是在燃烧的燃料的而已。

    如果真的要依靠实力战斗的话,君临根本就不是血炎狼王的一招之敌,但君临却硬是为自己赢得了一丝生机。

    “君临小子,快,把狼王的另一只眼睛给吃掉。”小蛇丸子又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直接沿着君临那只血肉模糊的手臂爬进了血炎狼王的嘴里。

    而在这个时候,血炎狼王似乎忘记了君临的存在,更加是忘记了小蛇丸子的存在,只一心喝着从君临身上流出的血。尽管君临的体内已经将龙血消耗殆尽,但他的肉身不仅被龙血沐浴过的,而且还在虬龙之火中凝聚过新生。也就是这个原因,血炎狼王死在了自己对龙血气息的贪婪之下。

    是的,血炎狼王死了,被小蛇丸子趁虚钻进了脑壳,吃掉了魔核。堂堂一头玄境实力的狼王就这样被杀死了,还真是悲哀啊。

    在血炎狼王死后,火焰已渐渐的熄灭。

    当然,君临还不知道血炎狼王已经死去,他还在疯狂的喝着狼血,而且还抠下了另一只眼睛给吃掉了,也不顾自己的手还被狼王的獠牙所刺穿,就只想要喝尽流在嘴里的血。

    与此同时,日天昊已是报信返了回来,看到如此丧心病狂的君临,忍不住破口大骂,“卧槽,我说是谁,原来是主上你啊,你这是得有多饥渴啊。”

    但日天昊对此却有些震惊,继续道:“主上你把狼王给杀了?”

    “杀掉狼王的是我,要不是我吃了它的魔核,这人类小子恐怕就被狼王给吃掉了。 ”小蛇丸子溜溜的从狼王的一只眼睛里钻了出来,却没有沾上一滴血。

    日天昊见到小蛇丸子后,顿时变得很温柔,笑道:“小丸子,还是你厉害,要不然我就死得不明不白了。”

    可小蛇丸子却不鸟日天昊,觉得与鼠同窝是种耻辱。

    当梦小姐得知狼王已死后,急忙把君临的手给取了出来,拉到了一旁处理了下伤口,但没过多久,二话不说就是一个耳掴子上去,哭骂道:“你就这么想死么?”

    君临也被这样熟悉的一巴掌打醒,望着自己满身的鲜血以及倒在地上的血炎狼王,笑道:“我还活着,差点就又死了。”

    梦小姐闻言心酸,猛然就扑在了君临的怀中,低泣道:“你知道你刚才的样子多吓人么?”

    君临‘嘿嘿’一笑,舔着沾在身上的血迹,道:“怪不得都喜欢喝血,原来这味道还真不错。”

    可等待他的却又是一个耳掴子,梦小姐怒气冲冲的瞪着君临,看着那被血迹覆盖的样子有些反胃,当下便祭出一涌清泉浇在了君临的身上,为他清洗干净。只是一场火烧了下来,虽然没有烧坏君临,但却将君临仅剩的遮羞布给烧掉了。

    梦小姐猛然一羞,将头别向了一边,道:“你......你快把衣服穿好。”

    君临四下寻找了一番,无奈道:“哪里来的衣服,都被烧光了。”

    梦小姐急道:“那你随便找个东西遮住就好了。”

    君临‘哦’的一声,看着死得可怜的狼王后,当下便想到了狼皮大衣,但又苦于没有刀具割开,问道:“你身上有没有小刀之类,比较锋利的东西。”

    梦小姐回答道:“我的储物器被黑袍人抢走了,那里面有一把很锋利的短剑。”

    君临不解问道:“储物器是什么,是宝贝吗?”

    梦小姐解释道:“储物器自成一方空间,可以存放任何不具生命的物件,只要里面的空间足够大。”

    君临又问道:“哪里有?我也想要一个。”

    梦小姐笑道:“好,到时我送你一个。”说罢便转身而望,又再次看到了不害臊的君临,尖叫的一声,大骂道:“下流,君临你流氓。”

    日天昊在一旁看得很起劲,很随意的说了句,“这流氓做的真够下流。”

    可偏偏又被君临所听见,只见君临随脚一提,但这回却没有踢中日天昊。

    “主上,你这招我早就妨着呢,要是还被你给踢中了,我就倒着走。”日天昊有些得意的笑道。

    君临对此不以为意,话题一转,吩咐道:“日天昊,你给我把血炎狼王的皮毛给分离出来,心脏留下,至于狼王的血肉,随你如何处置。

    日天昊闻言大喜,二话不说就钻进了血炎狼王的体内。仅过了数个呼吸,一头血肉饱满的狼王就只留下了一层皮毛。

    “卧槽,血炎狼王的皮好厚,比骨头还硬。”日天昊吃饱喝足的爬了出来,道。

    然而,等待它的却是君临无情的一脚,还配上了一句很残忍的话,“从今以后,你就给我倒着走。”

    日天昊顿时大哭,竟然忘了君临就是一个记仇的主,根本就不能在他面前嘚瑟。

    自然,日天昊倒着走是必须的,但至于走到什么时候,那就得将君临哄好,伺候好,让他稍稍改变一下规则。为什么说是规则呢?因为想要君临改变主意那可是比登天还难啊。

    “这种鼠辈就是该让它永远倒着走,活该。”小蛇丸子见状大笑,竟然也和人类一样给笑痛了肚子。

    日天昊顿时得意了起来,还故意倒着走的凑到小蛇丸子旁,笑道:“只要你喜欢,我愿为你一辈子都倒着走。”

    小蛇丸子却万分嫌弃,赶紧的溜走,想要爬到梦小姐的身上。但却又是被君临一把捏住了七寸,吊在了半空。

    “你说你吃了狼王魔核,那你的牙?”君临很邪恶的掰开了小蛇丸子的嘴,“还真长出了一点点。”

    梦小姐见状微怒,责骂道:“君临你怎么这样,刚刚小丸子还救了你,你不能这么对人家。”说罢便从君临的手中夺过了小蛇丸子,安抚道:“别和君临一般见识,他就是个混蛋。”

    君临很不以为然,转首而望,问道:“黑袍人哪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