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血脉
    日天昊听小蛇丸子如此痛苦的叫唤,心中好生的不忍,劝道:“主上,你就轻点吧。”

    君临却摇头道:“刚才,它辱骂了我,还想吃了我,我决定先下手为强。”

    日天昊闻言惊慌,急道:“它没有骂你,主上,它骂的是人类。”

    君临说道:“可我就是人类,这里也就我一个人类,它不是骂我又是骂谁?”

    日天昊奉承道:“主上,小丸子骂的肯定不是你,你又不是一般的人类,再说人类那么多,它又没有指名骂你。”

    君临哼声笑道:“日天昊,你真当我傻帽,这都听不出来吗?”

    日天昊继续狡辩道:“你看啊,小丸子要是骂主上你的话,那它不就是傻帽吗?”

    小蛇丸子依然还被君临捏在手里,听完这些后,痛的失去了理智,大骂道:“我骂的就是你,人类小子,我是不知道你的名字,否则我点名骂你。”

    君临说道:“听好了,我叫君临,君临天下的君临,你骂吧。”

    然而,真当知道君临的名字后,却又不敢出声。

    君临笑道:“不敢骂了?这样吧,日天昊,要是你成功的搬来救兵,救出梦小姐,这条蛇的任何事,我都不再参和,全都交给你处理,怎么样?”

    敢情君临做这些是在给日天昊示威啊,似乎也看出了日天昊对小蛇丸子的特殊意思。

    日天昊闻言大喜,道:“主上,你说话可当真?”

    君临点头道:“我有必要骗你吗?还不快去,此事务必在落日前办成,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日天昊当下心中一沉,知道君临此举的真正用意。这主上虽然对自己有所改观,但仍然不相信自己肯认真的去办好这件事。同时也为这老辣的手段感到无奈。这哪里像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一点赤子之心都没有,全身上下都是心眼。

    在召唤大群的魔鼠为君临领路后,日天昊以最快的速度寻找冰季去了,片刻都不敢耽搁。

    就在日天昊走后不久,君临松开了捏蛇的手,并道歉道:“刚才情非得已,让你受痛了。”

    小蛇丸子对君临先后两种不同的态度更加感觉害怕,怯弱的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君临望向血炎狼窟,缓缓道:“救人。”

    是的,救人,就是这么简单。君临知道想要救出梦小姐,必然需要鼠群的大力支持,甚至在这个过程中,会死去很多的魔鼠。但日天昊对那些鼠子鼠孙的态度,君临是见识过的,那可是宁死不屈,所以必须威胁日天昊才行,而小蛇丸子就是一个很好的筹码。

    魔鼠在地下挖了一条通道通向了血炎狼窟,只是这条通道仅仅只有脸盆大小,根本就容不下君临从中通过。那么这就只好继续挖掘,将通道挖大。

    这个时辰已是黄昏,天瞬间就昏暗了许多,毫无征兆。看来君临是要夜袭血炎狼窟,想趁乱将梦小姐救走。

    从地下通道而入,君临悄悄的来到了狼窟的内部,可却没有发现一只狼的存在。

    当然,由于血炎狼的鼻子灵敏,对人类的气味甚是敏感,所以君临用血炎狼的的血涂在了自己身上,披上了血炎狼皮,伪装成了一只血炎魔狼。

    此时此刻,君临在魔鼠的带领下,很快就找到了梦小姐所关押的地方。

    但另外意外的是,这些血炎狼竟然被人给控制住了,血炎狼王成了眼前这个人的图腾魔宠。

    至于这个人是谁,君临目前还无法得知,因为这个人遮掩的很隐蔽,全身上下都被黑袍笼罩。而且实力之强绝不会在梦小姐之下,或者也不能迫使高傲的血炎狼王签订图腾血契。

    “梦小姐,其实我不想为难你,我只是想要你身上的血脉。”这黑袍人是位男子,声音应该做过了处理,“可我又不能把你杀了,不然神王怪罪下来,整座囚龙岛的人都要陪葬,那可怎么办呢?”

    而梦小姐并没有被捆绑住,而是坐在狼皮椅上一动不动,只能做些头部动作与表情,想必是被某种手段禁锢住了。

    “梦小姐,虽然还不能杀你,但我不介意对你做些什么。”黑袍人是与梦小姐相对而坐的,之间的距离只有一臂之远,而且此地也就只有他一人,“尊贵的圣女大人,你现在也有十三四岁了吧?”

    黑袍人探出藏于黑袍内的手轻轻摸了梦小姐的脸蛋,道:“怀胎只需十月,待十个月过后,获取你诞生婴孩的血脉,应该也是一样的。”

    梦小姐闻言惊慌,喝道:“你敢?”

    黑袍人很是温柔,手指已是顺着梦小姐的脸颊缓缓滑下,道:“这有什么不敢的,难道到时候,你还会去到处宣布你生了个孩子吗?”

    梦小姐眼中的杀机如能凝成实质,恐怕这黑袍人已经被刺的千疮百孔。

    只见这黑袍人的手好不守规矩,差点就碰到了不该触碰的部位。但黑袍最终还是停了下来,笑道:“梦小姐,还是不要等到十个月的好,现在就给我吧?”

    梦小姐的脸色很苍白,恐惧已彻底占据了她的思想,问道:“你到底要我做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怎样的血脉,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黑袍人笑道:“每隔百年,圣域都会先后置放两个女婴在图腾大陆,待她们长大成人后,圣域就会遣人来带你们回去,去为圣域的少主嫁接,也就是献出你们的元阴血脉,为他供给图腾之力。”

    “按计划说,你和萱小姐应该有一人拥有龙之力,而另一人拥有再生之力,只是你们在图腾激活之日,龙图腾变成了吞天蟒,天神树变成了地藏花。虽然这都两者都是神兽神花,可与龙和天神花相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个档次。而且两大神国已经放弃了你们,否则你们也不会被送到囚龙岛来送死,”

    梦小姐越听越惊,也不知此话是真是假,但越是想起激活图腾前后的待遇,就越加是心神不宁。

    黑袍人继续道:“囚龙岛上有个恐怖的家伙,纵使是神王亲自前来,都不见得能敌得过。”

    梦小姐没有理会黑袍人在说什么,想着一些事就不由的抽泣了起来,大喊了声,“君临,快来救我。”

    “君临?你说的就是那个废物吗?”黑袍人听到君临的名字后,竟发出无比爽朗的笑声,“他来了也好,我正愁少一个替死鬼。”

    在这危机的关头,梦小姐想到的第一个人是君临,可见君临在她心里的位置是多么的重要。只是君临听见了又能如何呢?此刻的他正潜伏在地底里,将这些话听得一清二楚。

    君临没有动手去救,他在等待机会,也在等待着援兵来救。如果说这个时候的君临是条狼也不为过,甚至比狼更懂得了隐忍和思考。

    与此同时,日天昊已经将君临书写的信与那块石板交给了冰季。而为了安全起见,日天昊自始自终一句话都没有多说。然而,冰季在看到囚龙九变的法诀后,对日天昊深信不疑,立刻将梦小姐被困于狼窟之事禀告给了带队的人。

    此时此刻,他们正带人匆匆赶往血炎狼窟去了,一场人类与魔兽的大战即将拉开序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