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是条母的
    不管处在怎样的世道,一切的生存规则都是弱肉强食,纵然是处在食物链的最低端,或许也有那么一天会吃到食物链最顶端的生物。

    只是话说这些,对君临来说还是有些陌生的,但这其中的道理却不难懂。这不就是没有实力的人,不管你拥有怎样的背景,到头来也只能是被踩在脚下。

    然而,君临却对这句话衍生了另外一种道理,那就是只要你敢想,就没有做不到的事。

    只见君临在听到日天昊的豪言后,迅速的退后了数步,望着巨蛇那惊恐的眼神,竟也莫名的有些兴奋。

    “让你吃我,这下可好了,轮到你自己被吃了吧。”君临轻扬着嘴唇,还无意识的吞下口水。

    “鼠辈,你敢再动我一下,我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到了这个时候,巨蛇手足所措,当然,蛇是没有手脚的,就只能摆尾转首,“你给我出来,我不吃你就是了。”

    前一秒还是霸道的威胁,后一刻就听得那声音娇滴滴,委屈极了似的。

    “日天昊,你快点,我肚子的火快要憋不住了。”君临此刻的肚子还是鼓的,全身就释放灼热的风浪,“既然你要吃,我就给你一顿饭的时间。”

    “尼玛的,一顿饭的时间是多久?”日天昊满口的脏话,但却怎么也掩饰不了他的兴奋,“你还不如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紧接着,从巨蛇的肚子,也就是日天昊的嘴里传来了一首旋律。那声音不得不说,真是够难听的,日天昊唱歌的声音与它说话的声音全然不同,明明就是一直老鼠,硬是成了鸭公的嗓子。

    巨蛇听到这惨绝人寰的声音后,再也忍无可忍,舍弃了对君临的全部防御,一心一意的对付着自己肚子的日天昊。但君临怎么可能会让巨蛇有机会去对付日天昊呢?只待巨蛇盘躯成坨之时,君临便又是扣着龙之爪牙狠狠的杀了过去。当然,君临为不再打到日天昊,这次他所袭击的部位就是巨蛇的眼睛。

    内外夹攻,巨蛇顿时就慌了神,它想要逃跑,却又不知该往何处逃。

    “日天昊,你娘的快点,你唱什么鬼曲子,唱个屁,真够难听的。”君临知道,如果巨蛇执意的想要逃,那靠他自己肯定是拦不住的,“要再不快点,我就连你一起烧死。”

    “我的主上哟,你急什么哦,这可是内丹,我总得考虑下怎么吃掉它吧?”日天昊终于是停下了那要命的歌声,语气万般无奈的抱怨道。

    巨蛇闻言后,也不知哪来的底气,竟大言不惭道:“区区鼠辈,也要扬言吃我的内丹?”

    为什么说巨蛇是在大言不惭呢?因为就在巨蛇刚说完那句话时,就传出了日天昊得意而又悲哀的声音,“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吃,它就自己跑到我嘴里来了,那我吃还是不吃?”

    君临问道:“那你吃了还是没吃?”

    日天昊说道:“肯定吃了,都到嘴边了还不吃,那不是有病就是蠢。”

    君临顿时一喜,喝道:“那你快点出来,我要烧了。”

    日天昊说道:“主上,你等我出来会死啊?”

    君临也不反驳,还傲然说道:“会。 ”刚一说完,肚子里的火就控制不住的喷了出来,但却没有对准那条巨蛇,稍稍偏了一点。

    但尽管有些偏差,但依旧阻挡不住囚龙吐息的蔓延,瞬间就从巨蛇的脑袋烧到了尾部。

    难道巨蛇就这么死了么?

    不过从日天昊吃下内丹的瞬间,巨蛇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动静,直到会火焰烧成灰烬的那刻。

    那么日天昊也因此被烧死了么?

    显然没有,君临是算准了时间的,如果日天昊这样还被烧死的话,那就真的是活该被烧死了。

    “卧槽尼玛,主上,你就不会等我出来了再烧,老子差点就被你烧死了。”日天昊身上的衣裳全没了,露出了闪闪的鳞片。

    是的,日天昊的鳞片很闪,这是因为它吃了巨蛇内丹的缘故。说起来,这还真是因祸得福,又朝着龙族的进化迈前了一步。

    “不对啊,主上,你是故意想烧死我的吧,不然你怎么从头开始烧起,就不怕我出不来吗?”日天昊看着被烧焦的巨蛇,顿时想到了这个茬,便忍不住问道。

    君临却若有所思的瞪了它一眼,不屑道:“你不是找了半天的菊花吗?”

    日天昊闻言顿时大惊,蹦跳而喝道:“卧槽,主上,你竟然也知道菊花?”

    君临很无辜的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但在说完这句‘不知道’后,君临猛然一闪,擒着龙之爪牙从一块岩石后抓出了一条小蛇。

    “主上,你也发现了它?”日天昊对此并不惊讶,只是很无奈的摇了摇鼠头,“真可怜。”

    显然,日天昊是在说这条小蛇,因为君临正开始折磨起了这条可怜的小蛇。按理说君临并不是一个虐待狂,而且下起手来也特别的凶残,那为什么会对这么一条小蛇进行虐待呢?

    这原因很简单,君临是个很记仇的人,喜欢用其人之道还置于其人之身。这条小蛇不是别的蛇,正是那条被囚龙之火烧死的蛇。

    就在日天昊扬言要吃掉内丹时,巨蛇就开始进行了蜕皮的手段,但普通的蜕皮手段显然还不足以救得了自己,所以就用仅残余在体内的力量会自己凝聚一个小身体,然后再寻找机会逃走。

    但可惜了,最后还是没有逃过君临的慧眼。

    只见君临掐着小蛇的七寸处,用力的甩了甩,忍不住的笑道:“差点就让你给逃了。”

    日天昊问道:“主上,你要对它做什么?”

    君临被这一问,不由的扬着头细细的回顾道:“我记得它用尾巴吊着我,把我砸进地底,要不是那颗千年灵植,恐怕我已经被砸死了。”

    日天昊顿时有些后怕,弱问道:“那主上你,也要把它往地底砸吗?”

    君临甩着手中的小蛇,点了点头,道:“是啊,这个仇,不能不报,而且它还想吃了我。”

    日天昊不敢再说话,心有余悸的暗想道:“睚眦必报,太可怕了,可千万别记起我对你做过的事啊。”

    可越是这样想,就越是避免不了。

    君临问道:“日天昊,你之前为什么要我吃树?”

    日天昊顿时心慌起来,全身泛着冷汗,尴尬笑道:“灵植精华比较高,主上你又是灵植图腾,那是我想到提升实力最直接的法子。”

    君临摆着手中的小蛇,在日天昊眼前过了一遍,道:“若有下次,想个好点的法子,不然我就让你吃石头。”刚一说到吃石头,君临就想起了内丹的事,问道:“对了,内丹是什么丹?”

    日天昊搔了搔头,道:“不太清楚,好像是用来出处和提供力量的。”

    这样一说的话,君临就明白了,原来魔兽的内丹和人类修炼图腾之力的元府是一样的。

    忽然,君临将小蛇递给了日天昊,笑道:“通常都是蛇吃鼠,今天你就吃了这条蛇,打破那所谓的规矩。”

    但日天昊却拒绝道:“主上,我不想吃它,能不能放了它,也怪可怜的。”

    君临很是好奇日天昊为什么会有这个念头,道:“它哪里可怜了,明明是我救了它在先,它还想反过来吃我,就算它可怜,也必然有可恨之处。”

    日天昊说道:“可我有一个原则,不想因此而破坏了。”

    君临不解道:“什么原则?”

    日天昊轻咳了一声,道:“我不欺负女人的。”

    君临闻言一愣,顿了许久后,忍不住大笑道:“原来这小蛇是母的,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可之前听它声音,明明是条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