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内丹
    日天昊被巨蛇吞入腹中,但它还活着。

    虽然一再叫嚣着要在蛇肚子里开小灶,但日天昊却是为了挖出一条生路出来。

    如果在蛇肚子里长时间待下去,那胃液的腐蚀可是很难抵挡的。

    只是巨蛇内部的结构太过于柔软,日天昊根本就使不上力,不管是用牙还是用爪子,都好像是打在了棉花上,所有的力量全部都被卸掉了。

    “日天昊,你还没死啊?”君临听到日天昊的声音后,甚是欢喜,再次擒着龙之爪牙扣在了巨蛇身上,“我在蛇身上打个洞,你钻出来。”

    然而,这一击不但对巨蛇没有丝毫作用,反倒震痛了巨蛇肚子里的日天昊。

    哎哟喂,又是一阵惊痛叫声,日天昊不由大骂道:“主上,你小子存心的是吧?痛死老子了。你最好什么都不要管,我自己能钻出去。”

    君临对此甚是不解,明明扣得是巨蛇,怎么会打痛了日天昊呢?难道这囚龙之爪牙还能隔山打牛不成?

    其实不是,日天昊之所以会痛,是因为巨蛇过于柔软,不仅能将君临的力量卸去,而且还就此带动体内肌肉蠕动挤压而产生相同的力道。

    “既然被我吃掉了,那就好好好的被消化吧。 ”巨蛇大量分泌着胃液,想要将日天昊给消化掉。

    只是日天昊全身有鳞片护体,区区胃液根本就耐他不何。但这样下去也绝不是长久之计,必须尽快的离开这里,否则以日天昊目前的实力而言,还无法在无氧的情况下支撑太久。

    “卧槽,蛇肚子里涨水了,是想要老子被淹死吗?”日天昊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再也没有一句话传出来。

    “区区鼠辈,也敢与我叫嚣,不自量力。”巨蛇得意的蠕动着整条蛇躯后,又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君临的身上,“人类,到你了,陪你的小老鼠去吧。”

    可谁知君临趁机而逃,但他却只是逃到了那十筐灵植药材旁而已。当然,如果君临就此一逃了之的话,也许还能逃离巨蛇的魔爪。

    但君临没有,因为日天昊还在巨蛇的肚子里,签订图腾血契的他,还能清楚的感觉到日天昊的生命气息,日天昊此刻还活着。

    只见君临抓住筐里的灵植就是往嘴里面塞,不管是什么样的灵植,也不管嚼在嘴里是什么样的味道。他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提炼这些灵植里所蕴藏的那一丝丝龙血。

    幸好这次日天昊没有寻一些难以嚼动的嫩竹蔓藤什么的,全部都是上等的药材,吃在嘴里不时的有股甘甜渗在舌尖上,涌入细胞与血液之中。

    “人类小子,你是想做个饱死鬼吗?”巨蛇对君临这等行为甚是不解,疑问道,“你又在耍什么花样?”

    君临不答,一心只在提炼着那滴龙血。终于,那滴龙血在君临吃完整整十筐的灵植药材后慢慢的成型。这滴龙血的颜色却不是鲜红的,而是碧绿色的,另外君临还将之前提炼出来的彩锦狼蛇的毒液参杂在了其中,使得那颜色更加的艳丽。

    在这一刻,君临的气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眼神也不再有一丝的恐惧,转而换成了傲慢的无视。巨蛇见此状不经意的向后退了半丈,高高扬起的蛇头也不知不觉的低下了许多。

    君临深呼一口,将肚皮鼓的很大,喝道:“日天昊,你要是还活着就回答我,我现在要火烧这条蛇,你能不能抗得住?”

    “尼玛,我才不抗呢,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火又多猛,就算我躲在蛇肚子里,估计也会被烤熟。主上,你就不会等我钻出来再烧吗?”日天昊肯定是暴跳如雷,这声音差点没把蛇肚子给刺破。

    巨蛇见日天昊还活着,不由紧张了起来,问道:“你怎么可能还活着,这不可能?”

    日天昊的声音又朗了起来,道:“主上,你稍等会,我马上就找到它的菊花了。”说罢,便又大骂了自己一声,道:“没想到我堂堂魔鼠之王竟然要......耻辱啊,绝对的是耻辱。”

    对于菊花......君临与巨蛇都不知道是什么鬼,都好奇的询问着日天昊,想要从其口中得到一个答案。但日天昊在说完那话之后,就不再发出任何声音,就连与它签订了血契的君临都渐渐的感受不到那份气息。

    日天昊是死在巨蛇的肚子了吗?这似乎不太可能,也许它正在采摘或欣赏着菊花。

    巨蛇很担心日天昊会在自己肚子里搞出什么名堂来,便想对君临速战速决后,在找个地方安心的将日天昊炼化。在有了这个想法后,立即行动了起来,没有任何的话语提醒,出其不意的就是张着血盆大口向君临咬了去。

    君临随时随刻都在警惕着巨蛇的袭击,手中的龙之爪牙与脚下的龙之幻影早就准备就绪着,圆鼓鼓的肚子只为给巨蛇来上最后一击。

    只见蛇影迅猛,君临一时闪避不及,只得用双手撑起巨蛇的上下颔,不让它进行咬合。

    君临这个时候离巨蛇非常的近,甚至都可以从蛇口中看到肚子里面的情况。

    “日天昊,快出来,我把蛇嘴给撬开了。”君临感觉很是吃力的样子,双手也在不断的颤抖着,“要是活着就给我快些,要不然我就连你一起给烧死。”

    的确,在这等情况下,只要君临将囚龙之吐息的火焰贯进巨蛇的体内,那么这条蛇就必死无疑。

    但,没有得到日天昊的回复,君临也就没有轻举妄动,万一这口火喷了出去,那日天昊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别啊,主上,你当真要烧死老子吗?”日天昊在性命受到威胁时,终于又发出了声音抱怨,“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好像看到巨蛇的内丹了,它竟然有内丹?”

    君临对这磨磨蹭蹭的日天昊很是不满,道:“内丹是什么丹,你说的不会是魔核吧?”

    “不是魔核,魔兽的魔核是生在脑袋上的,这内丹都长在蛇的肚子里,肯定不是同一种东西。”日天昊的声音有些颤抖,想必是因为看到了这内丹而感到无比兴奋,“这可是好宝贝,我要了。”

    巨蛇闻言甚怒,用那无法咬合的声音,喝道:“鼠辈尔敢。”也就在这愤怒的爆发的下,巨蛇的嘴终于是咬了下来,但却没有对君临造成太大的伤害,就只是划破了点皮而已。

    “鼠辈尔敢。”巨蛇愤怒的只剩下了这句话,但声音及语气却明显的不同。

    如果说之前那几句‘鼠辈尔敢’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的话,那这次就真的是感受到了危机,在进行无力的威胁。然而,日天昊是魔鼠之王,魔鼠就是偷偷摸摸之辈,看到如此珍贵的宝贝放在眼前,岂有不拿的道理。

    “只允许你吃我,就不许我吃你了么?”日天昊朗笑声传了出来。

    “我是蛇,你是鼠,蛇吃鼠乃是天经地义之事,你凭的是什么?”巨蛇很是恐慌,将君临弃置一旁不再顾忌,竟一心一意的和日天昊讲起了道理。

    可日天昊根本就是一个不讲道理的鼠辈,更何况这本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

    谁规定是蛇吃鼠就是天经地义的的,难道就不可以有鼠吃掉蛇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