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鼠辈尔敢
    再一次的被砸进地里,君临的伤势变得更加严重,连动一下也极为的吃力。

    只是在听到巨蛇自称是上古神兽螣蛇之时,君临的脑海中立即呈现出了一个画面。横断苍穹的躯体,遮蔽乾坤的翅膀,那才是它印象中的螣蛇。

    巨蛇用蛇尾将君临吊起,悻悻笑声荡响而起,蛇信子伸得很长,就如有一柄利剑直逼君临的眉心。但在蛇信子距眉心只有半寸,乃至半寸不到时,巨蛇又猛地将蛇信吞了回去。

    敢情这只是在吓唬君临,不过君临还真的在这刻以为自己会就此死去。

    “想了想,我还是喜欢吃活的。人类,好好体会那死前的绝望吧。”巨蛇的眼中的光芒瞬间无比的阴冷,完全的将压抑千年的负面情绪尽数爆发了出来,“好好看着,我首先会吃你的腿。”

    然而,君临却仿佛没有听到巨蛇所说的话,也没有任何的反抗,就连表情也平静的很。

    此刻的君临正在想:“它真的是螣蛇吗?那翅膀在哪里?是我眼花看不清了?还是它把翅膀裹在了自己身上?”想罢,便聚精会神的盯望着巨蛇,仔仔细细的寻找着。

    说到底,君临的好奇心因为他的年龄而得到了最好的解释。

    巨蛇见君临对自己的威胁无所动容,当下甚是不悦,嘶啸道:“人类,你就不怕吗?”

    其实,经过千年的沉淀,巨蛇对人类的怨恨绝不是简单的吃掉一个人就可以化解的。百度搜索在这千年的时间里,巨蛇想过上千种折磨人类的方式,并且还臆想过人类对自己下跪求饶的场景,否则这漫长的岁月该如何度过。

    当然,这些折磨人类的方式全都是人类创造出来的,有的是用来对付人类自己,有的是用来对付那些顽劣的魔兽,也有的是自我折磨。不然以魔兽那单纯的头脑,除了直接吃掉外,岂能想出那些恶毒的手段。

    君临没有回答巨蛇的问话,明面上在认真的寻找着蛇翼,暗地里却也在超负荷的吸引灵芝的药力。这不仅是为了治疗自身伤势,还为那最后的突破,希望能从灵芝里提炼出一滴龙血。

    因为这座岛本是虬龙所化,那么这岛上的泥土岩石就是虬龙的血肉,生在岛上的魔兽灵植也都是汲取虬龙微弱的之血成长的。何况这颗灵芝已汲取了千年之久,按理说灵芝内蕴有的龙血应该很富足才是。

    事实上本应该如此,但最后的结果却令君临无比的失望。

    “人类小子,你在看什么?”巨蛇想起当年那幕的场景,竟莫名的对君临这一举动所震慑住,内心深处的恐惧油然而生,“你千万不要想什么歪主意,我随时都是可以吃掉你的。”

    君临将目光上移,与蛇目相对,笑道:“你有种就吃啊?”

    这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就足以激起巨蛇的疑心。它不是认为人类很狡猾的吗?那就让它慢慢的猜去。百度搜索想得越多,没有的事也会占据在心头,模棱两可,犹豫不绝。

    果然,巨蛇心生胆怯,当年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在印象中,人类是狡猾的,不得不防。因此巨蛇没有立即吃掉君临,这也让君临悬在心里的石头慢慢的放了下来。

    吃还是不吃,这成为了巨蛇左右为难的抉择。吃还是不吃,这也成了巨蛇与人类之间的一个了断。

    忽然,巨蛇将君临高高举起,道:“我差点又上人类的当了,果然,人类的狡猾是魔兽永远学不会的。”

    君临闻言,心中猛地一突,但仍然佯装平静,笑道:“你敢吃我了吗?”

    巨蛇将君临砸进地底,而后又高高悬起,道:“我本不想这么早吃你,但人类太狡猾了,而你小子更狡猾,让我心不安呐。”

    君临似笑非笑道:“你真的要吃我吗?”

    巨蛇闻言又不禁犹豫了几许,但最终还是斩钉截铁道:“吃,当然得吃,必须要吃,我还是活生生的把你嚼烂。”

    嚼烂?就靠蛇的那两颗獠牙吗?这似乎并不太可能。

    君临表现的很淡然,但内心却害怕极了,生怕巨蛇真的把自己给吃了。他本想回一句‘那你就吃吧’,但他却迟迟没敢说出口。最后,也等不及君临说这句话,巨蛇就已经缓缓的将他送到了嘴边,蛇信子嘶嘶的渗着粘液舔在了君临的脸上。也这是一小小的举动,顿时让君临现出了原型,立马变得不再那么镇定,慌乱了许多。

    “再狡猾的人类,在生死关头,一样会露出马脚。”巨蛇此举是故意而为的,可惜君临未能坚持到最后,“现在吃掉你,我就放心多了。”说罢便张着血盆大口向君临咬了去。

    这回是真的要吃了,君临也真切的感受到了那扑面而来的血腥与杀气。他拼命的挣扎,拼命吐息着,想要提炼出一滴,哪怕是半滴龙血也好。只要有了龙血,君临就可以喷出囚龙之吐息,那灼热的火焰绝对可以为自己赢得一线生机。

    然而,一切都已来不及,君临无力反抗,只能默默的等死。

    “这次真的要死了吗?”君临的心跳得很快,纵然有了前几次死的经历,但依旧很恐惧。

    忽然,就在这个时候,就在君临被送到巨蛇嘴边的时候,日天昊带着十筐灵植药材回来了。

    这可真是千钧一发之际啊,日天昊二话不说就扔下了身上的负重,以最快的速度向巨蛇飞去,所瞄准的部位正是巨蛇防御最为薄弱的眼睛。

    “主上,老子来救你了。”日天昊飞向巨蛇的同时,那些帮忙运输的魔鼠也纷纷冲向了巨蛇。

    君临见日天昊不顾危险的来营救自己,心里好不是滋味,可却有一股莫名的暖流涌上了心窝,不经意间露出了一缕真诚而又喜悦的微笑。

    巨蛇见日天昊扑杀而来,不屑道:“鼠辈,尔敢。”说罢,便一口吞下了迎面而来的魔鼠,蛇尾也随之一摆,连带着君临横扫那些扑来的魔鼠,继续哼道:“不自量力,真是可笑。”

    君临见日天昊被吃,一股悲伤之意跌宕而起,那沉重的呼吸声如同磨刀霍霍,杀机轰然四溢。此时此刻,千年灵芝的药力化作图腾之力在君临的体内蔓延而开,他的眉间的那根藤蔓正慢慢的开枝散叶,遍布着君临的全身。

    “日天昊,我会为你报仇的。”君临在说这话的时候,没有考虑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但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也不再害怕那么多。

    只见君临从蛇尾的禁锢中脱离了出来,擒着带血的龙之爪牙,不顾性命的向巨蛇奔去。

    那速度之快已很难见到踪影,要不是踩在地面上时,那些被破坏的杂草再次长出嫩芽外,根本就很难捕捉。

    “速度变快了。”

    因为巨蛇的身躯很长,君临轻而易举的就绕到了巨蛇的背部,朝准着七寸之处,狠狠的就是一记充满图腾之力的龙之爪牙。

    一声很清脆的声音响起,那是金属与金属间的碰撞才能发出的声响。

    不过,伴随这声响而来的却是日天昊的惨叫声,它竟然还活着。

    “主上,你不要打到我了,很痛的。”日天昊在巨蛇的腹中抱怨着,“老子正在蛇肚子里玩的起劲,正准备弄一份蛇肉尝尝。”

    “鼠辈,尔敢?”巨蛇闻言大怒,它万万没有想到区区一只魔鼠被自己吃进腹中后还活着,并且还能说话,此时此刻还扬言要吃蛇肉,真是胆大包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