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神兽螣蛇
    这条蛇蟒有玉盘那般粗细,与嵌在岩石中的灵芝大小一致。至于有多长,目前还无法得知,因为那条蛇蟒还有一部分在那个洞里,并没有全部的出来。

    如果远处望去的话,根本就不是认为这是一条蛇,只会觉得这是一座石雕。其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这条蛇蟒被封印在洞中千年之久,肉身已经与岩石长在了一起。

    是的,此时此刻,这条蛇蟒的身上还附着一层岩石屑。也正是因为如此,再加上长时间没有活动过,蛇蟒的灵敏性因此受到限制。

    “小子,你上当了,都说人类的狡猾,可不还是栽在了我的手里。这近千年的时间里,我不断的揣摩你们人类的狡猾心理,终于被揣摩了出来。”那条蛇蟒的眼睛是眯着的,看来是太久没有见到光而不太适应。

    君临看到这条巨蟒,又望了被自己拔出的灵芝,且在心里默默念在血契条约,但那蛇蟒似乎不受半点的控制。由此可见,君临之前签订的血契,那绿色的血液是这灵芝的精华,那名字恐怕也是这条蛇蟒胡乱诌的。

    “在那个又长又窄的洞里,我无法动一下,让我整个躯体都僵硬了许多,你们人类可真是罪过啊。”那巨蟒慢慢的张开了眼睛,但它看的第一眼是整个天空,并不是救它出来的君临,“近千年啊,我的力量不但没长进,反而弱到了这种地步。不过,我终于出来了,终于出来了,千年的时间,千年的时间啊。”

    君临知道自己肯定不是这条蛇的对方,便想悄悄的溜走,但还不等施展开了身法,就有一块块的碎岩从蛇身上掉了下来,正巧挡住了君临的去路。

    “小子,你想走?”那巨蛇缓缓将蛇头移了过来,正好朝着君临的面,“我说过我要吃了你,所以你是走不掉的。”

    君临无意识的退后了几步,道:“是我放你出来的,你想恩将仇报不成?”

    这到底是什么命啊?刚刚捡回一条小命,这才过多久,君临又要面对生死之局,小命又严重遭到了威胁。

    “和你们人类讲恩仇,那岂不是蠢蛋了吗?”巨蛇张大着嘴,吐出蛇信子,“当年我就是相信你们人类,所以才会被小小的灵芝封印在这个洞里面。”

    “对了,那颗灵芝呢,害了我这么久,我要吃掉它。”巨蛇看到灵芝正被君临捏在手中,想要用蛇信子伸了过去,但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便又缩了回来,“我是吃肉的,怎么能吃灵芝呢?”

    “对了,小子,你快把灵芝给吃了,然后我再把你给吃了,这样就不会浪费这灵芝的精华药性了。”巨蛇自言自语着,似乎为自己想到了一个好法子。

    君临肯定不会答应啊,有谁想死,有谁愿意被蛇给吃掉呢?君临摇了摇头,将灵芝藏在身后,道:“我不吃,我也不会被你给吃掉。”

    巨蛇见君临性子如此倔,‘哎呀’的一声,威胁道:“你都快成我的腹中餐了,还敢这么狂妄,人类,果然狡猾,不得不防。 ”

    君临听巨蛇说这些话,感到很莫名其妙,自己这跟狡猾有什么关系,会不会有些大题小做了?都到这地步了,还妨个屁啊,直接吃掉不就好了吗?

    忽然,巨蛇又发出一阵狂暴的笑声,并且将其余还掩在洞里的躯体全部抽了出来,那长度足有三丈,也就是十多米长。

    “人类,你又上当了,要是在之前袭击我或逃跑的话,我肯定是无法为力。”巨蛇的动作变得敏捷了起来,将头高高的抬起,“现在嘛,就乖乖的被我吃掉吧。”

    这次巨蛇并不是说笑,而是真的付诸了行动,那高高扬起的蛇头迅猛的向君临扑去。不过君临早有防备,在蛇头袭来的瞬间,他便是施展出龙之幻影绕道了蛇的后背,用龙之爪牙狠狠的扣在了蛇之七寸处。

    然而,这对巨蛇来说就如同搔痒一般,根本就算不上是攻击力,反倒是君临被震退了数丈之远。君临本想借助这反弹之力逃走,谁知那巨蛇步步紧逼,根本就不给君临一丝一毫的喘息的空隙。

    “人类,在千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琢磨你们的心理,为的就是不给你们任何的机会。”巨蛇的每句话中都充斥着火药味,可见它对人类是多么的痛恨,“这千年来,我吃过的人不少于万人,他们都是像你一样贪婪的人。这些人类竟会被区区灵芝所诱惑,可惜他们没有实力挖出灵芝,所以我只好把他们都吃了。”

    君临没有被巨蛇的话给分神,全心全意的闪避着,不敢有半点大意。

    “人类,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骗你吗?”巨蛇再次扬起头,得意的摆着蛇尾,道:“我就是想用你们人类的狡猾来对付你们人类,我要你尝尝自食其果的痛苦,让你在后悔中死去。”

    君临听着巨蛇这些宣泄情绪的话,暗想道:“一千年都快过了,这蛇怎么还有这么多恨,真不知道那个封印它的人对它做了什么?”由此也让君临想起了那条虬龙,它不就是被那个男人给背叛了吗?只是那个男人是谁?君临忽然非常知道那个男人的名字,究竟是姓甚名谁。

    一旦想多了,就容易分神。君临的速度虽然没有减缓,但他移动的位置却死板了许多,直接就被巨蛇的尾巴给扫中,直接被拖行了数丈之远,最后被压在了泥土里。

    “人类,就凭你也想做我的主人?”那巨蛇的话语很气愤,甩着尾巴对着君临狠狠的砸了几下,硬是砸出了一个深坑来。

    若不是君临的肉身比寻常人强硬许多的话,估计这连续的几次重击,足以让他筋骨尽断。但君临的状况却没有好到那里去,胸骨多多少少还是遭受了创伤。

    君临自知形式危机,连忙将手中的灵芝全部服下,运转着囚龙九变之吐息炼化药力吸收。

    “我得赶紧弄到龙血,我这没有龙血支撑的身体,恐怕承受不了几次这样的攻击了。”君临抓紧时间炼化着灵芝药力,一边很不甘心的想道:“我会的这几招囚龙九变,根本就无法应对现有的对手,还是说龙神对我有所隐瞒,根本就没有教给我囚龙九变的真正用法,我只是学了其形,还发挥不出囚龙九变的真正威力?”

    君临之所以会有这个想法,完全是因为听了巨蛇的话后所认真分析得出的结果。一个对人类恨之入骨的魔兽,怎么可能会放心人类。再说那条虬龙对那个男人的恨意就是源于囚龙九变,它怎么可能再次把囚龙九变交给另外一个人类呢?

    这千年来,肯定有不少像君临一样被虬龙选中的人,那么修炼过囚龙九变的他们为什么个个默默无闻?是死了,还是有其他的什么原因?但有一点君临可以十分的肯定,那就是虬龙在利用自己为它寻找到囚龙石,想要脱离封印。

    “人类,你可千万别就这样死了,我可是喜欢吃活的。”巨蛇用蛇尾将君临卷起,并且悬吊于自己跟前。只要它愿意的话,随时随刻可将君临放进嘴里嚼上一嚼。

    君临的神智还是清晰的,但他没有任何的反抗,只默默的炼化着药力,并好奇的问道:“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条什么蛇,你有没有名字,灵芝真的是你的名字吗?”

    巨蛇闻言很是无语,喝道:“你们人类那么狡猾,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君临笑道:“我只是问问,你这是怕了,不敢说了吗?”

    巨蛇没有立刻回答君临,而是甩着尾巴,又一次的将君临砸进了地面。

    “敢说我怕了?那我就告诉你,本大爷就是上古神兽螣蛇,我没有名字,也不需要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