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解毒
    要是就这样被蛇毒给毒死了,那对君临来说还是个天大的笑话。没有被龙给吃掉,没有被神火给烧死,也没有被兽潮所吞没,竟要死在一条毒蛇的牙下,那可不就是个笑话吗?

    君临不想让自己沦落个这样的下场,就只好拼命的突破。

    但,那条彩锦狼蛇似乎也不放心君临会就此死去一样,竟还想要给君临补上一口。

    又见一条蛇影从君临眼前飘过,这次所瞄准的部位是颈脖大动脉无疑。若是这一口给咬中,毒血攻心也就只是眨眼间的功夫了。不过幸好君临预先得知了一样,就在那条蛇影闪过之际,君临的龙爪手已是扑了上去,真可谓是千钧一发。

    君临双手齐上,往自己颈脖处转手一反,顺手一掏,便见得那条彩锦狼蛇的皮被扒了下来,连带着的还有那颗露出毒牙的蛇头,准确的说应该是狼蛇头,既像蛇,又像狼。

    这出其不意的招可真是让人惊讶,根本就来不及仔细的看,就已是结束了战斗。这是君临与彩锦狼蛇的第二次交锋,君临以绝对的优势占得了上风,也为自己报了仇。

    蛇头连带蛇皮被君临扔到了一边,手中高高提起那血淋淋的蛇躯放在眼前,似乎是想就此吃掉。虽然这条蛇不大,但也有拇指粗细,半丈长短,蛇肉看上去也甚是肥美,更何况那颗蛇胆还是治病的良药。

    通常情况下,毒性越猛,在用对方法后,其药性也就越高。

    只是君临就这样生吞下整条蛇,那方法可就一点都没有用对啊。

    生吞下一条半丈长的蛇,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但君临却是做到了。他不仅吞下了整条蛇,而且还将彩锦狼蛇的毒性全部炼化成药性从而吸引掉,甚至还将其中一些毒液给提炼了出来。

    纵然是如此,那彩锦狼蛇的毒性依旧还存在于他的血液里,慢慢的向心脉出扩散去。只要君临的实力没有得到突破,那么他还是会死去,死在蛇毒之下。

    时间已悄然过去,日天昊却还没有将灵植药材给采回来。

    也许并没有过去多长时间,但对于君临来说却像是过了十几年。因为他把自他记事以来的所有记忆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真的太不甘心了,如果真的就这么死去的话,那该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多次的面对死亡,君临心底的那份复仇之意竟不知不觉的淡了许多,但想要变为强者的呐喊声却越来越激昂。

    此刻,终于回来了,日天昊驮着一个比人还要高的竹筐而来,而且跑的时候还不断的从竹筐里掉出了一株又一株的药草。这还只是第一波,后面还跟着一群魔鼠驮着竹筐而来,初步估算应该不下十框。

    君临见药草被寻来,心中甚喜,但问得却是这么一句,“日天昊,竹筐是哪里来的?”

    日天昊将竹筐帅气的放在一旁,并第一时间飞到了竹筐边沿上,从中拿出一根老长的嫩竹递给君临,道:“主上,快把这竹子给啃了。”

    君临起初有些犹豫,但却也在日天昊递过来的第一时间里,接过嫩竹放在嘴里嚼了起来。

    卧槽,吃竹子,你真当我是熊猫啊?这味道,简直是要人命啊,这又不是甘蔗,嚼起来差点没有把牙给蹦了。

    “给我吃竹子,你是故意整我的吗?”君临艰难的嚼断一寸竹子,拼了命的咽了一口下去,“不给我说出个理由来,我就让你吃石头。”

    君临的神色阴沉,嘴角也在不停抽搐着,心里不爽极了。要不是为了解蛇毒,鬼才听日天昊的话,吃这些不知效果用处的东西。

    日天昊却有些儿急,催促道:“主上快吃,这竹子里的精华可不比灵芝差,尤其是对主上你这灵植图腾来说,是极好的选择。”

    君临听这么一说,又咯咯的嚼起来了竹子来,这次真的是狠下了心,全然把这竹子当作了甘蔗,咽的时候还发出了嘶嘶的口水声。

    日天昊继续道:“这竹子,是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了,虽然我不知道叫什么,但绝对的营养价值高。”

    君临吃着竹子,怨恨的瞪着日天昊,问道:“你怎么把鼠群给召了过来,不是让你按我的计划吩咐下去了吗?”

    日天昊解释道:“这是留守的一些魔鼠,我暂时唤它们出来帮忙而已,不会耽搁任何计划。

    君临现在吃竹子似乎吃得很自然,长长的一根竹就只剩下不到一寸长了。

    日天昊见君临把竹子吃完,又从框里掏出了一卷蔓藤。看日天昊抱起这蔓藤吃力的模样,少说也有上百斤。

    君临看着这幕,顿时傻眼了,也再忍不住的暴跳如雷,喝道:“卧槽,日天昊,这么一大捆藤,你要让我吃掉?”

    日天昊无辜的眨着眼睛,露出鼠齿‘嘿嘿’笑道:“没办法,主上你不是要提升实力吗?那赶紧吃光,然后抓紧炼化,再一举突破,解掉那该死的蛇毒。对,我们还要报仇,喝蛇羹。”

    君临心里憋屈的死,根本就不想理日天昊,拿起那百斤重的蔓藤,二话不说的就放进嘴里嚼,当下也暗自运转起了囚龙九变之吐息,要将这些难以消化吸引的杂物全部给炼化掉。

    杂物?这的确是杂物,在这世上有谁会吃这些竹子蔓藤什么的,哪个不是吃那些灵芝人参之类的补品。何况这竹子和蔓藤还不是一般的坚硬,这要是换作平常人,肯定是要把牙给崩掉。

    就连日天昊见状也连连称赞,暗想道:“主上的牙真硬啊,不知道能不能咬得碎钢铁。”

    如果这话要是被君临听见的话,那肯定会让日天昊去吃石头的,这想法可是在欺主啊。

    百斤重的蔓藤在君临的牙下尽碎被嚼碎吞进了腹中,直到最后,君临满嘴的都是血,再硬的牙也扛不住这样的吃法,这可是会要人命的啊。

    但这并不是要人命,而是救人命。

    在君临吃下这些蔓藤与竹子之后,他眉心处的图腾幻影渐渐凝实着,实力也在不断的向上攀升。也就差那么一点点,君临的实力就可以得以突破,从而将蛇毒给解掉。

    然而,这么一点点却是比登天还难,无论君临憋足了多少的劲,不下于十框的灵植药材最后也尽数落入了君临的腹中,就是无法迈出这一步。

    日天昊看得很焦急,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成功了,难道真的要功亏一篑吗?

    “日天昊,再给我十框,快。”君临紧紧的咬着牙,鲜血不断的从嘴里溢出,眼中也释放着炽热的火光,只是有些不甘心,“就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

    日天昊也早已吩咐了下去,只是等到那些鼠子鼠孙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主上,吃树,虽然精华少了点,但积少成多啊。”日天昊还真的病急乱投医,逮着什么吃什么,那怎么不自己去吃呢?

    “对了,还有那颗千年灵芝,我怎么把它给忘了。”日天昊顿时喜形于色,立马找到那嵌在岩石里的灵芝,“最终还是要靠你了。”

    但日天昊却不敢去把灵芝挖出来,因为它害怕那条彩锦狼蛇把自己给咬了。

    君临见状,已然明白日天昊再顾忌什么,便喝骂道:“那条蛇已经被我给吃掉了,就算还有另外一条蛇,你又有什么好怕的,你现在不是鼠,是龙,全身长有鳞片的龙鼠,它们咬不动你。”

    日天昊知道自己有鳞片的防护,但在它的心里就是害怕蛇,鼠类的天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