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异变
    其实君临本是想去扑杀血炎狼,从中提取龙血滋养己身,以便再次激活龙之图腾。可听日天昊如此分析,当下不由左右为难。要知道他的灵植图腾可废的很,就算激活了图腾之力,又如何能够与那些天之骄子一争高下。

    日天昊见君临犹豫不决,又为君临分析了一番,道:“主上,目前还没有足够的龙血,激活龙之力不可急功近利。若等到龙血复苏,心脏跳动的时候,也不迟啊。”

    虽然君临也知这些道理,但马上就到一月之期,若没有图腾之力的话,到时必定会死在穆羽的手上,又谈何等到龙血复苏之时。

    “不,我现在就需要龙血,越多越好。”君临一再思虑,还是否定了日天昊的谏言,“多给我寻一些血炎狼,越多越好。”

    君临一连说了两个越多越好,可见他是多么渴求得到龙血,意愿又是多么的坚决。

    日天昊对此深表无奈,但又不好多说些什么,只得遵命而从。

    忽然,一阵风吹轻起,数头魔鼠从草地上蹿起,在魔鼠之王日天昊耳边吱吱了几声后,又蹿入了地底。

    日天昊说道:“主上,已经找到了梦小姐,她正与一群人在一起,很安全。”

    原来那几只魔鼠是来汇报梦小姐消息的,这寻人的效率还挺快。

    君临得知梦小姐安然无恙,心中不由松了口气,笑道:“那不必管她了,我们去寻血炎狼,提炼龙血。”由此看来,应该是冰季找人前来营救了,而且来的人还不少。

    日天昊一听君临能够提炼龙血,顿时精神振奋,立刻将君临的话传递给了鼠群,让它们全力寻找到落单的血炎狼。

    血炎狼是群居的魔兽,一旦误入了狼窟,那绝对是有死无生。如果想要扑杀血炎狼,那就必须要寻找落单的血炎狼。幸好并不是所有的血炎狼都会聚集在一起的,否则一只猎物分配下来,每只血炎狼又能分到多少血液呢?

    然而君临的胃口却很大,竟然让日天昊直接率领着浩浩荡荡的鼠潮向血炎狼窟进军,似乎一刻也等不及。

    “主上,如果就这样进攻血炎狼窟的话,那我这些鼠子鼠孙就得全部搁在里面了.”对此,日天昊再三进言,劝诫道:“我觉得还是个个击破,等主上你提炼出足够的龙血,再去狼窟也不迟。”

    君临哪顾这些,直接忽略了日天昊的这些建议,问道:“可知道血炎狼窟的具体位置,还有内部的建筑构造?”

    日天昊见君临如此一意孤行,心里甚是憋屈,可签订图腾血契的它却又不敢有半点反抗。

    君临见日天昊不答,顿时有些不悦,质问道:“你是在质疑我的做法?”

    日天昊仍然还在沉思,想着自己那些鼠子鼠孙,想着它们就要去狼窟里送死,当下于心不忍,竟破罐子破摔,破口大骂道:“臭小子,尼玛就是个昏庸无能的主,想让我的鼠子鼠孙做炮灰,你别想了,老子不干了,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反正我被血契给困住,要杀要剐都随你。”

    君临闻言轻笑,冷道:“你以为我不敢吗?”

    日天昊已是抱着了必死的决心,喝道:“我知道你敢,但老子就是不怕,你尽管杀就是,老子的鼠子鼠孙们会给我报仇的,喝光你的血,吃尽你的肉。”

    君临越是往下听,眉头就皱的越紧,道:“你这是要背叛我,真的就不怕死吗?”

    说到死,日天昊不是不怕,相反,它很怕死,但要是用这些鼠子鼠孙做代价的话,它不舍。

    君临又说道:“你的生死就在我一念之间,不想死的就按照我说的做。”

    最终,日天昊还是拒绝了,甚至是激发了血性,大喝道:“君临,我说过,你想杀就杀,总之我是不会让我的鼠子鼠孙去做炮灰的。要是没有它们,这几百年来,恐怕我早就死了。和它们在一起的日子,很快乐,很潇洒。”

    君临问道:“难道你不想主宰这个世界了吗?”

    日天昊大笑道:“我想,但没有了它们,纵然我主宰了这个世界又有什么用?没有它们配着我,纵然鼠族超越了龙族又有什么意思?”

    君临没有想到日天昊会说出这些话来,也不懂这些,但看着日天昊那毅然决然的小神态,竟不由的笑了,笑得连他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

    日天昊却以为君临实在嘲讽自己,当下愤怒至极,喝道:“你妈的笑个屁,给老子住嘴。”

    君临依旧还在笑,而且还笑得很大声,这让日天昊更加愤怒,恨不得要将君临碎尸万段。但日天昊却不能,签订图腾血契的它无法对自己的主人做任何不尊的举动,甚至是说任何不敬的话。

    虽然日天昊骂了君临,但它的心却是在颤抖,因为它在害怕,它怕死,它怕一念之间就死了。

    经日天昊此番举动过后,君临对它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观,原来这并不是一只唯利是图、油嘴滑舌、阿谀奉承、一无是处的鼠辈,而是一只真正拥有龙之血脉的龙鼠。

    君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给予日天昊如此高的评价,也许是被那种为了牺牲自己而保全自己族人的精神所感动了吧。但君临真的就这么容易被感动了么?是的,就是这么容易。

    “没想到你能为了你的鼠子鼠孙不惜牺牲自己,那我就成全你。”君临缓缓说出这句话后,当下眼中散发出一缕强烈的寒芒,“但你的鼠子鼠孙到头来,还是得死。”

    君临是故意这样说的,就是再次为了确定日天昊是否真的愿意那些魔鼠而牺牲,还是故意做作出来的态势。

    忽然之间,日天昊用前爪用力的捂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在地面上打着滚,就连眼镜的破碎,衣裳的不洁都顾不上了。而日天昊之所以会这样,是君临正在勾动了图腾血契,惩罚着日天昊。

    然而,日天昊就是不肯屈服,就是不肯让自己的鼠子鼠孙去做这个炮灰。

    那个瞬间,日天昊对君临的恨意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仿佛整个世界除了君临就再也没有了其他任何的人与物,而日天昊毕生的愿望就是要杀死君临,喝掉君临的血,啃掉君临的脑壳。

    这股恨意滔天,竟令日天昊产生了异变。

    “君临,如果有来世,我日天昊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日天昊的身上燃起了火焰,衣裳在霎那间被焚毁,露出了血红色的毛发,但毛发却在瞬间被烧光,展现在眼前的却不是皮肉,而是鳞片。

    君临没有去理会日天昊说的话,而是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鳞片上,惊愕道:“难道真的是龙,而不是鼠?”

    君临没有再折磨日天昊,不过日天昊却因异变昏睡了过去。此时,日天昊的眼睛还是睁开着的,但那猥琐的鼠目中仍然是满满的杀意。

    然而,君临却不想让日天昊就此睡过去,再次勾动图腾血契将日天昊弄醒。醒来后的日天昊一脸的茫然,似乎忘记了先前所发生的一切,就好像做了一场无关紧要的梦。

    “见鬼了。”日天昊见到自己全身鳞片,大惊失色的喊了起来,“我的毛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