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不一样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明明就是一只老鼠,非得要说自己会化身成龙,这是不是有点恬不知耻啊?

    但,魔鼠之王却不以为意,似乎还为此很骄傲,就好像跟真的一样。

    君临也不会就此嘲笑魔鼠之王,会有这样的一个梦想并不可耻。要知道鼠族与龙族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的,尽管在上古时期也有强大的鼠族一脉,但与龙族相比仍是不可同日而语。

    “你想主宰这个世界,为什么?”君临对魔鼠之王的远大志向所震惊,“那你主宰世界后,想要做什么?”

    魔鼠之王闻言一息,自恋道:“这么说,你是认为我能主宰世界了,是不是?快说,是不是?”

    君临忽然感到很迷茫,自己不是要擒下魔鼠之王,然后以它为要挟离开这里的吗?怎么好端端的会在这里与对方聊起了天,而且还尽是扯些闲得蛋疼的话题。

    魔鼠之王看出了君临对自己还有点抵触,不过这也正常,谁叫自己一开始的时候想要吃人家,还浩浩荡荡的带了一群鼠军。现在想要化解这个尴尬,那就必须要让君临感受到自己的善意,所以魔鼠之王将兽潮全部遣散,只剩下自己独自面对君临,而且还抛出了神灯的秘密做诱饵。

    “对了,你不是想知道那盏破灯的事吗?”魔鼠之王壮着胆子,慢慢靠近着君临,“只要我知道的任何事,我都可以告诉你。”

    其实,魔鼠之王也很害怕,要是君临突然又来一个喷火,再加上距离又近,那自己岂不是要被烧焦了么?然而,魔鼠之王为了自己能够充分得到君临的信任,还真是豁了命除去。

    君临见鼠群兽潮瞬间退走,心里万分的不解,再加上魔鼠之王靠近着自己,当下心中一虚,竟不由的连连后退。如果君临这个时候还能喷火的话,绝对又会不假思索的攻击。

    “吓死老子了,我还以为你小子又要吐火了,还好还好。”魔鼠之王似乎很庆幸,用小爪子拍着胸脯,很是放松的喘息着。

    魔鼠之王笑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忍心再烧我,还是没办法聚气喷火了,总之,我认为我们又必要好好的谈谈,相逢就是缘,要珍惜啊。”

    君临一想起之前被兽潮围袭的画面,一股怒气就不由得从心底喷发,冷道:“我是人,你是魔兽,你我之间只有吃与被吃的结局,哪来什么缘。”

    魔鼠之王并不赞同君临所说,摇头道:“魔兽怎么了?你们不是照样要借助图腾的力量,那你知道图腾是怎么来的吗?不就是魔兽残留在自然界的力量?哦,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力量,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世界弱肉强食,不管是人与人之间,还是人与魔兽或魔兽与魔兽之间,都是一样的。”

    君临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否则他也不会与虬龙达成一定的协议,可他就是不爽魔鼠之王之前要吃他的事情,沉默并考虑了许久,结果还是问了出来:“可你带着鼠潮要来吃我,你为什么要吃我?”

    不过君临也不傻,现在的这个局面也还挺好,至少不要与无数魔鼠对战,也不要担心立刻被吃掉,好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恢复力量。因为这个时候,君临表面上很平静,但实质上已经快要虚脱了。

    “之前我又不认为你,你一个人类跑进困兽园,我吃你好像是天经地义的吧?”魔鼠之王又开始一番明辩,自话自说的本事,真是无人能及,“你身上有龙血,你知道吗?我能感应到你身上有龙血,你知道?我身上也有龙血,我需要你身上那滴龙血,你知道吗?”

    “至于我为什么带鼠群来吃你,这还用回答吗?我可是魔鼠一族的王,走到哪里不是前呼后拥的,不然哪里会有一点王的气质?”魔鼠为君临解释道。

    “那你为什么现在不吃我,是害怕我烧死你吗?”君临闻言,不禁冷笑一声,魔鼠之王的这番言论不就是在强词夺理吗?

    魔鼠之王摆着小爪子,摇了摇头道:“no、no、no,哦,忘了,你听不懂英语。你这样说是在嘲讽我,知道吗?”

    “你烧了那么多次,可有烧掉老子一根毛,没有吧?”魔鼠之王很得意的为自己解释,可不能让自己的形象就此毁了,“我那么多鼠子鼠孙,你烧得完吗?再说了,你应该不能一直喷吧?那盏破灯的火,可是要燃烧龙血的,我估计你身上那滴龙血已经被耗尽了。”

    君临闻言甚惊,愕然道:“那你想要做什么?”

    魔鼠之王‘嘿嘿’笑道:“之前我说过,我是穿越过来的,我本来也是人类,只是一不小心穿成了老鼠,在这被困了千百年的,虽然熬成了鼠族的王者,可在这里顶个屁用啊。我决定跟着你混,我觉得你绝非池中之物,总有一天会遨游天际的。”

    君临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容量不太够,首先他不知道什么是英语,然后无法理解一个人穿越后变成了老鼠,最后他难以相信魔鼠之王要跟着自己混。

    “你不要惊讶,虽然本王不甘屈人之下,但也没有办法,谁让我现在只是一直老鼠呢,就勉强让你做我老大,跟着你混呗。”魔鼠之王在说完这话后,君临刚想说些什么,但却被硬生生打断,“不要问为什么,因为老子欣赏你,哦,是认同你。”

    “你还有什么疑问,尽管问,我无所不知。”魔鼠之王真的很装逼,话也特别的多,“你放心,有我在,你绝对可以主宰这个世界,哦,应该是我们主宰这个世界。”

    君临表示很无语,问道:“能告诉我什么是英语,还有为什么人会穿越成老鼠?”

    魔鼠之王对这个问题不好解释,只得说道:“如果你想学的话,我可以简单的教你几句,至于为什么会穿越成老鼠,可能是因为我气场太强大,遭老天妒忌,故意把我变成老鼠的吧。”

    然而,魔鼠之王在心里却是直骂老娘,暗喝道:“卧槽,该不会是我偷了什么不该偷的东西,老天惩罚我,故意让我变成老鼠的吧?天啊,以后千万千万不能在做坏事了,一点点也不行,做老鼠真他妈坑爹啊。”

    君临摇了摇头,冷道:“你说谎,有些人之所以会穿越,是因为那些神境的强者战斗时,扰乱了空间的稳定性,那些人被吸入破碎空间后被抛到另外一个地方,如果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多活上几年,运气不好的直接就被绞碎了肉身而亡,根本就不可能像你说的这样,好端端的一个人穿越成老鼠。”

    魔鼠之王闻言大怒,喝道:“草泥马的戈壁,我说我怎么会穿越,原来是有人在打架,卧槽,别让我知道你妈的是谁,否则我也让你变成老鼠。对,变成二十一世纪的老鼠,看老鼠药毒不死你。”

    君临见魔鼠之王这愤怒的情绪不像是装出来的,问道:“你真是穿越过来的?”

    魔鼠之王稍稍平复了下心情,叹道:“穿越就穿越,为嘛让我穿越成一只老鼠,这到底是个什么破世界。”随即便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得不承认这是个事实,道:“看来我说的穿越与你知道的穿越不是一回事,早知道就不透露这么多了,让人伤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