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穿越过来的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君临并不知道自己还可以从嘴里吐出火焰,也就是说没有那只嗜血鼠钻进嘴里的话,也许君临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

    如果仅凭龙之爪牙的体术来与成千上万只的魔鼠战斗的话,还真的不是被杀死,就是被累死。

    现在君临一口火焰喷出,犹如一条火龙横躯直入,所过之处尽是一片狼藉,各形各色的魔鼠到最后也都只是一只被烤焦的黑鼠。

    然而,君临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他无法保证自己能够长时间的喷出火焰,也无法保证自己到时有足够的反应来面对这些魔鼠的围攻。所以他还是选择了擒贼先擒王,直接憋足着一口气向魔鼠之王喷火而去。

    那些魔鼠为魔鼠之王垒起的盾墙,在火焰中显得那么不堪一击,不消一息的时间,尽数被化作灰烬消散在了空中。

    这是君临最足的一口气,温度之高差点就控制不住,反而要灼烧了他自己的咽喉。

    按理说,君临这一口火的喷出,魔鼠之王就算不随着一起灰飞烟灭,那至少也要垂死重伤,奄奄一息才对。但,事实并非如此,只见那只小老鼠背后长着小翅膀,竟飞了起来。

    君临见状忍不住大骂一声,道:“你奶奶的,竟然长了翅膀,原来你是一只蝙蝠啊?”

    魔鼠之王却没有回答君临的问话,还沉浸在之前焚烧的威力之中,惊道:“这火的温度,看来就只有那盏破灯了。”

    果然,那盏灯有着不小的来头,也许魔鼠之王知道其中的故事。

    君临又憋足了一口气,再次向魔鼠之王喷火而去,又被魔鼠之王轻易的给避开,并且又是一批接着一批的魔鼠在前垒起了一层厚厚的盾墙。

    这个时候,再也没有魔鼠去攻击君临,似乎又得到了魔鼠之王的什么指示一样,尽数都待命于原地。

    结果自然也毫无意义,在这火海一片中,无数的小老鼠挣扎的悲叫着,吱吱呀呀的,怪是可怜。

    魔鼠之王见状,愤怒到了极点,喝道:“你再烧,我就吃了你。”

    这是一句很幼稚的威胁话,但君临听后却莫名的激动,借助火海的燃烧,迅速的调整了姿态,拽着龙之爪牙纵跃而起,直扑魔鼠之王。

    经此一个交手,君临渐渐发现这所谓的王者根本就没有多少战斗之力,除了嘴皮子厉害之外,就剩下逃命的反应了。

    是的,君临急速而又凶猛的攻击尽数被魔鼠之王给避开。虽然每一次都看似很艰难,但能在如此神焰中毫发无损,这能力可见一斑啊。

    “卧槽,能不能不要一直对我喷火,要是烧坏了我的衣服,你赔得起吗?”魔鼠之王一边闪避,一边还在担忧自己的衣服会被损坏,还真是个奇葩。

    也的确,魔鼠之王十分在乎自己的形象,尤其是在衣着打扮上。

    也不知是魔鼠之王说了后,还是君临再也支撑不了火焰的喷射,最后也停了下来,抬头而视,傲然挺立。

    “你小子,运气够好的,竟然能得到那盏灯的认可。”魔鼠之王羡慕的说道。

    君临听魔鼠之王提到了那盏差点要了自己命的灯,顿时精神振奋,又喷了口火,道:“你知道那盏灯,那你知道那是盏什么灯吗?”

    不过,君临喷出的火焰差点就把魔鼠之王给烤了,这样一来,魔鼠之王怎么可能还会好言好语的回答问题,不破口大骂就不错了。

    魔鼠之王很愤怒,溜达到嘴边的脏话又被它强忍了住,咬牙切齿道:“你再喷,我就把你吃掉。”

    这话说的,好像能够吃掉君临一样,又或者之前没打算吃似的。

    君临怎么可能受魔鼠之王的威胁,又深吸了气,对准着魔鼠之王想要再次喷火。

    可还不等君临有任何的喷火意向之时,魔鼠之王终于忍不住的大骂,喝道:“你妹的,没听到老子讲什么,是吧?说了不要喷火,你还喷,小小年纪怎么就这么不懂事,你不是想知道那盏灯的事吗?你求我就好了,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吗?”

    君临眉头一皱,根本就没怎么听魔鼠之王在讲什么,注意力几乎都放在了它的动作上。

    会飞的老鼠在半空中打转,并且还手舞足蹈,义愤填膺的喷着口水,这副画面还真的是美得不忍直视。

    “你是不是瞎子?”君临看了半天,竟问了这么一句话。到底还是好奇心太重,不懂的事一定要弄到懂了为止。

    有些人将这称为执着,为了自己的目标一往无前,永不放弃。但执着也并不全然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当你没有能力去做到的时候。

    魔鼠之王勃然大怒,摘下眼镜,睁大着鼠目,朗道:“再让你仔细瞧瞧,我是不是瞎子,我戴眼镜是因为这样很酷,不是因为我是瞎子。”说罢,又愤怒的讲眼镜戴了回去,又道:“这么大的眼睛,你看不到吗?”

    君临的眉头不由皱的更紧,自己就只是问下,魔鼠之王它至少说这么多来辩解么?君临又问道:“据说蝙蝠都是瞎子,靠的是音波辨位。”

    其实君临还没有说完,就被魔鼠之王给打断了,急声道:“音波辨位,也不一定要是瞎子啊,再说了,我不是蝙蝠,我只是长了翅膀而已,谁叫我是鼠族的王,天赋异禀,牛逼的不要不要的。”

    君临质疑道:“长翅膀的老鼠就是蝙蝠,也就是瞎子,你真当我不懂这些,是穿越过来的吗?”

    魔鼠之王闻言打了个激颤,脱口道:“你也知道穿越?”

    君临点了点头,道:“我见过好几个穿越的人,但都死的好惨。”

    魔鼠之王顿时精神振奋,忘乎了所以,直接越过了魔鼠盾墙,飞到君临的跟前,摘下眼镜,眼中散放着光芒,道:“那你也是穿越过的?”

    君临见魔鼠之王冲了过来,二话不说就是一口火焰喷出。要不是魔鼠之王的反应敏捷,这次可就真的要被烧的一点不剩。

    “卧槽,你妈的有病吧,还烧,烧上瘾来了?”魔鼠之王对君临很是火大,感觉对方就是一个没有教养的野小子,“你懂不懂礼貌,我现在正在问你话,你应该先回答了我,然后你再烧,我屁也不会放一个,可你这样做,一点素质都没有。”

    君临耐心的听完魔鼠之王这段对自己的评价,沉默了几许,问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想杀了你而已。”

    魔鼠之王顿时无言以对,无奈道:“好吧,穿越过来的人果然不好说话,贼精贼精的,拽得很一个。”

    君临反驳道:“我不是穿越过来的,就在那年的一场天火中,因为穿越者太蠢,都死尽了。”

    魔鼠之王闻言不悦,道:“穿越者哪里蠢了,只要穿越者,在这个世界就是王的存在,就好比我。”

    君临说道:“你就是一只老鼠,顶多也就是一只穿越过来的老鼠,有什么好得意的?”

    魔鼠之王极力为自己正名,道:“我那是意外,就算穿越成了魔鼠,我不照样做了鼠族的王,何况我也不是简单的魔鼠,我可蛰伏了近千年的魔鼠之王,身体里流淌着龙族的血脉。对,总有一天,我会化身成龙的,然后主宰这个世界。”

    只是鼠族与龙族有何毛线关系,魔鼠之王为什么要把自己跟龙扯上关系?不会是想说是自己龙族与鼠族杂交出来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