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囚龙的吐息
    这棵是君临立身的树,此刻正被一只只绿枸鼠啃着树根树皮,嚼着树枝树叶。

    而一只只嗜血鼠正抬着头望着君临,鼠目中那不加掩饰的嗜血**从它们的大门牙中完美的表现了出来,滴落的口水将枯黄的草地都腐蚀的焦黑。

    是嗜血鼠有毒吗?不,显然不是,只是嗜血的**是毒罢了。

    君临的手早已弯指成爪,但他的心却跳得很快,呼吸声也有些沉重。因为这是生死攸关的一刻,所面对的可是一群会吃人的魔鼠兽潮,可不比之前的仅仅是对付一只的血炎狼那么简单,何况对付血炎狼也并不简单,也差点就死了。

    自从进入困兽园后,君临遇到的生死之局还真是接踵而来,丝毫不留给他半点喘息的时间。

    但这又能怎么办呢?除了用自己的爪牙撕开一道缝来,可还有其他的路可走?

    显然,君临没有其他的路可走的,这要怪就要怪他自己,若龙的气息的吸引,若不是龙血的诱惑,也许他还能多活一些时日,至少不会被一批又一批的魔兽给盯上。

    但这样说,君临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君临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下来,眼中的杀机再也没有丝毫的掩藏,**裸的展现在了这片天地之间,仿佛挡在面前的一切都是他的敌人,他的念头就剩下简单的一个杀。

    只见君临纵身跃下,主动跳进了鼠窝之中,双手龙之爪牙疯狂收割,脚下踏着龙之幻影移动,犹如游龙入浅滩,就剩下了这最基本的动作。

    纵然老鼠血溅了一脸也在所不惜,就只为能够近到魔鼠之王的跟前,一举将其控制住,从而威胁魔鼠之王来扭转这必死的局面。

    是的,否则照君临这样打下去,就算杀光了全部的魔鼠,到头来也依然会被吸干了血肉。

    此时此刻,君临的身上已经多处被魔鼠抓伤咬伤,并且还有几只不怕死的魔鼠蹿到了他的身上。不仅如此,在君临所站的地面上的土壤正在松动,一个个的坑也正在他的脚下生成。只要一个不小心,那必定会遭到活埋。

    与此同时,魔鼠之王已经退后了数丈,周围有成批的嗜血鼠保护着,仿佛提前知道了君临的想法似的。若真是这样的话,那这还是老鼠吗?老鼠不都是鼠目寸光,不会看得太远,只知道傻乎乎的偷吃吗?那么这只魔鼠之王又是怎么一回事?

    “小子,就你那些小心思,还想擒贼先贼王?”魔鼠之王很不屑瞥望了君临一样,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没意思,亏本王率如此大军来拿你,没想到你这么弱,弱得我都不好意思吃你了。”

    “尽是凭借肉身之力就想从鼠潮中活下来,凭你还是做不到的,就算杀不死你,也会活活的累死你。”魔鼠之王继续说道。

    君临没有时间去理会魔鼠之王在说什么,因为此刻的他自顾不暇,身上又添了几道深痕。若不是肉身经虬龙之血淬炼过的话,恐怕君临已经成了魔鼠的腹中之物。

    君临被围攻的画面,看得令人恶心,成百上千只的老鼠堆在一起,从远处看去的话,就像一座蠕动的鼠窝,在啃食着腐肉。

    但,君临并没有死,更不是腐肉,他还在垂死挣扎着,不到最后一刻,绝不然放弃,纵然只剩下一滴血、一块肉、最后一点点的气力,也要奋战到底。

    只见君临下手越来越狠,眼睛也越来越红,视线也越来越模糊。死在他爪下的魔鼠也不计其数,可却怎么也都杀不尽,除不完。

    难道真的要这样耗尽气力而死,然后慢慢感受着自己的血肉被一点点的吞食吗?

    想到那恶心的画面,君临冷不防的大喝了一声,将嘴巴张得很大,尽情发泄着积压在心里许久的愤懑。可还不等君临吼出后半声,便有一只嗜血鼠趁势而入,直接是飞进了他的嘴巴里。

    难道真的要从内而外,慢慢的被吃光血肉吗?

    君临不想有这样的一个悲惨的结局,纵然是死也要死的干干净净,怎么能死得如此难堪?

    这只嗜血鼠的体型并不是很大,刚好可以从咽喉钻进钻出,而且一点也不所阻。

    君临这个时候十分的恐慌,手中的动作也缓了下来,最后直接是停了下来,蹲在地上呕吐,想要用手把那只万恶的嗜血鼠给抠出来。

    显然,君临做这些都只是无用之功,也顿时使自己乱了心神,乱了战斗的节奏。

    不过,在那只嗜血鼠窜进君临的嘴里后,魔鼠之王竟下令让所有的魔鼠都不要轻举妄动。原来只是想看君临在这种情况会作出怎么的举动与选择,闹出怎么的笑话与乌龙。

    “通常情况下,一般人就是这种反应,看来你就只是个普通人。”魔鼠之王见君临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在地上打滚,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枉你拥有龙血,浪费,实在是太浪费。”

    君临仿佛没有在听魔鼠之王说话,又跪在地上,弯腰将脑袋靠在泥土上,不断的发出作呕的声音,看其十分的痛苦的模样,真让人有些于心不忍。

    魔鼠之王见状,也连连摇着鼠头,发出叹息之声,道:“做人做成这个样子,还不如做一只老鼠,真是让人失望。”

    然而,就在此话刚刚落地之际,君临的杀机一股脑的全部都涌现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他已是从地上纵跃而起,施展着龙之幻影术,挥舞着龙之爪牙向魔鼠之王抓了去。

    不过魔鼠之王周边有层层魔鼠的保护,君临想要接近这只说话的老鼠,难度依然不小。但只要转移了这成千上万只魔鼠的注意,那么这些对君临来说都是小事。

    如果非要追究之前君临被嗜血鼠钻进嘴里那件事的话,那只能说一切无碍。如果说君临之前所做的一切动作都只是为了等待这个机会,不知道有几个人会信?

    然而,这却又不得不信,君临的确只是为了吸引魔鼠之王的注意。

    区区一只嗜血鼠钻进了嘴里有什么好怕的,在此之前,君临不就吞噬过神灯上的火焰吗?

    难不成区区一只嗜血鼠还能比过神灯的火焰?

    那只嗜血鼠早就在君临的嘴里化为了灰烬,然后被君临匍匐在地全部给吐了出来。因为被一只老鼠钻进嘴里的画面实在是太恶心了,这对君临来说也不例外。

    眼看着君临就要靠近魔鼠之王,却发现一堵由魔鼠堆砌而成的盾墙瞬间出现在了眼前,仿佛把君临与魔鼠之王隔里在两个不同的空间。

    只见君临深吸一口气,将肚皮鼓的很大,再猛然吐出,当下便形成一簇簇的火花而燃,并且越燃越旺,将整个魔鼠盾墙给焚倒,还散发出香臭夹杂的气味,刺鼻的很。

    自从神灯的火焰被君临吞噬了之后,就在他的肺部慢慢的扎根,虽然目前就只有灯火那么大,但释放出来的威力却足以灭杀任何一只二阶的魔兽和黄境以下的修行者。

    但君临并不是说想吐就可以吐火的,必须要利用龙之吐息一式将龙气供给火焰燃烧,然后在憋足一口气将之吐出来。由此君临便为此招命名为“囚龙的吐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