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兽潮来袭
    从来都是血炎狼吸人类或其他魔兽的血液来增强修为,而今日却遇上了君临这个例外,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血液干枯,骨骼尽碎,这是血炎狼始料未及的结果,脱不掉,躲不开。

    而君临呢,在杀了血炎狼后,怒睁着杀红的双眼,如魔兽般仰天一声嘶吼。用龙之爪牙一式穿透了血炎狼咬在自己颈项的头颅,猛地将其从中拔了出来,顿时便见鲜血飞溅,止不住的涌。

    其实,君临也失去了大量的血液,而且还是时隔不久第二次失血,站立而起时都有些飘飘欲坠,仿佛随时会摔倒一样。

    虽然说君临吸干了血炎狼的血液,但这远远不够弥补他失去的那部分。在君临为自己止血后,便找了一棵大树,盘膝而坐在树下,运转着囚龙九变之吐息一式,利用天地灵气来为自己滋养伤势。

    这座囚龙岛本是囚龙躯体所化,那么在这座岛上的一草一木,甚至是泥土都蕴藏着大量的龙之气。

    君临就是这么想的,否则他也不会找了这么一个地方,还特意在树下挖了一个深坑把自己的双腿埋在了里面。不过,在做这些之前,君临还将血炎狼的皮毛给扒了下来,除去内脏与脑袋外,全身的血肉都被他生吃进了腹中,而且连骨头也没有剩下。

    只是这头血炎狼的血肉经君临炼化后,就仅仅是提炼出了一滴龙血。

    是的,就是龙血,虬龙之血。

    在这座岛上的每一只魔兽身上都有一丝丝的虬龙血脉,虽然说低到了可以忽略不计,但成千上万只魔兽身上蕴藏龙血积累起来的话,那应该也有好几滴。

    君临经这滴龙血滋润后,脸色渐渐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身上的伤口也在慢慢的愈合。

    “血炎狼吸过很多魔兽的血液,也就是说可以从血炎狼身上提取出来的龙血远比普通魔兽要多的多。”君临从坑里将双腿拔出站立起来的时候,身上那唯一一块遮羞的布已然不知了去向,一丝不挂的暴露在这林园之中。

    一开始的时候,君临对此并不在意,但忽然想起梦小姐说的男女之别后,便又不得不找些东西来遮住自己暴露的身躯。何况当年龄越来越大的时候,心里就会自然而然的懂一些从没有接触的事情,就好比这人为什么要穿衣服一样。

    但,在君临没有找到可以遮羞的东西后,他看到了被自己丢在一旁的血炎狼皮毛,那血淋淋扭成了的一坨。

    用动物的皮来制作的衣裳,穆羽就有一件。君临想到此事不由的心生出一个念头,也就是想为自己缝制一件皮毛制作的衣裳。这样一来的话,不仅解决身躯裸露的问题,而且还相当的拉风。

    只是君临缝制衣裳的技术太差,再加上他有没有缝纫的工具,甚至连一把普通的匕首都没有,所以到头来,他缝制的衣裳也就只是可以围在腰间,搭在肩头上而已。

    然而,君临却很满意自己的这个造型,觉得很酷炫,很有个性。

    “还是先去找梦小姐,然后再去找血炎狼。”君临一想到梦小姐,顿时觉得头大,自言自语,“只是那女人到底还哪里,还活着没有?”

    “算了,顺其自然,走到哪里算哪里,困兽园处处都是危险,同样也伴随着机遇。”君临一想到可以从魔兽身上提取一点点的龙血,顿时就变得兴奋了起来。

    可就在君临想入非非之时,一阵风吹草动声起,地面的绿草齐齐朝着君临的方向一边倒下,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地底传了出来。

    如此大的动静,就算是白痴也能发现,就更不用说是感知力强大的君临了。

    “是兽潮,竟然这么多?”虽然兽潮还有段距离,但四面八方都有兽潮来袭,连一点空隙都没有,这怎能让君临不感到恐惧,“还是能飞就好了。”

    望着越来越近的兽潮,君临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根本不想相信这是真的,恐惧道:“难道我刚从狼口脱险,结果还是要死在鼠窝里吗?”

    只是,这兽潮为何会来,难道说这里藏有什么会吸引魔兽的宝贝?

    当然,君临是不会考虑到这点的,他现在能想的就是该怎样活下来。但,逃是逃不掉了,唯一的生路就是从天上走了,但要远离地面,就得上树,然后再以树为落脚点,纵跃离开。

    这是君临所能想到的办法,除此之外,就再无其他办法了。

    只见君临纵身跃上了大树,也就是在同一时间,兽潮经过血炎狼头颅旁时,只消一息的时间,就只剩下了头骨,干干净净,连一点血迹都没有剩下。

    君临睁大的双眼,颤抖的双腿站立不稳,差点就从树上掉了下来,那么等待他的结果想也都不要想,绝对会是一具森森的白骨。

    忽然,站在树干上的君临发现,那一片绿茵茵的草地在瞬间枯黄,也有一棵棵的树轰然倒下。

    难道这真的是要赶尽杀绝吗?

    毫无疑问,这兽潮就是冲着君临来的,准确的说是冲着君临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龙血的气息。一瞬间,君临站在的那棵树下,密密麻麻的一片,将君临重重围住。

    而泥土草木在兽潮的獠牙里就跟豆腐渣一样,除了君临脚下的这棵树外,其余的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消失,被吃得精光。

    君临本想以树为介点跳跃离开,但兽潮似乎知道了君临的所思所想一般,将君临可以够到的那些树全都给清除。只要君临不会飞,那他就绝对别妄想着离开这片区域。

    君临的呼吸声很重,他在心里暗暗的告诉着自己要绝对的冷静,就算是遇上这等看似十死无生的局面,也要相信天无绝人之路,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活下去。

    如果连自己都在最后关头抛弃了自己的话,那么你还能指望着谁?

    “我不会死的,绝对不会死的,我掉进了海里都没有死,怎么可能会死在这困兽园里。”

    “我也不可以死,我承诺过的事还没有做到,我还没有报仇。”

    “对,报仇,我要征服整个囚龙岛。”

    君临在心里默念了这几句,在这生死攸关之际,必须拿出一点魄力来证明自己。如果连这都过不去的话,又谈何君临天下,又凭什么要打破这囚笼般的世界。

    只听得君临一声大喝后,笑声源源不断,手中也早已弯指成爪,随时都准备着进攻。

    “说起来,我君临长这么大,还从没有遇到过兽潮,今日一见,果然恐怖。”

    “但想吸我君临的血,怕你们还没有这个能耐。”

    在君临说这些话的时候,兽潮已经慢慢的爬上了这棵树,朝着君临一点点的逼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