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入怀偷宝
    君临都不记得梦小姐甩了自己多少个耳光了,明明说好的事情,到头来还是如此的出其不意。

    然而,君临之所以会挨耳光,哪一次不是因为涉及到了男女之间的那些破事呢?

    “你干嘛又打我,不是说好不要再打了吗?”君临有些愤怒,猛地坐了起来,摸着那边饱受折磨的脸,“都是些什么破事,动不动就打人?”

    而且,梦小姐还是专打一边脸,每次都打在了同一个部位上,五条指印的多次重叠,已然像是天生的胎记一般。

    梦小姐却不再说话,脑海中飘过万千思绪,都是在想着该如何解释这件事。

    对于君临这种不懂男女之情的人来讲,想让他明白其中的道理,还真的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做到的。

    “你真的想看我怀里的宝贝吗?”梦小姐羞红着脸,轻声细语的问出了这句有些诱惑的话。

    但,君临却还在愤怒的劲头上,根本就不愿意再和梦小姐多说半句话,直接是躺在床上,以背部相对。

    “我可以给你看,但不是现在。”梦小姐深呼了一口气,慢悠悠的自顾自的讲诉着,“我希望那天你可以驭着神龙,带我一起君临天下。”

    君临听着这句话时,心里有些触动,道:“为什么要等到这一天,难道说,你相信我会有这么一天,觉得我可能君临天下吗?”

    梦小姐说道:“我相信,我也相信这天不会让我等太久,也许你还不知道为什么非要等到这么一天,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

    君临闻言轻哼,冷笑道:“不需要你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梦小姐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眼睛也缓缓的合上,道:“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希望那时你还记得我们今天说的。”

    她闭上了眼睛,想必是疲劳的很久,再也撑不住了吧。

    君临忍不住回头望了眼梦小姐,内心有诸多不解,迷惑道:“不就是看下宝贝,至于非要等到我君临天下吗?还是说你想赖账,根本不肯给我看,故意拿这些话来搪塞我的?”

    但梦小姐已经进入了梦乡,嘴角泛起甜甜的微笑,也不知道此刻梦见了什么。

    君临见状不悦,不经意的有些小心眼起来,道:“竟然还笑得出来?”说罢,便开始盯上了梦小姐的胸脯,咽了下口水,低声道:“我就偷偷的拿出来看一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说做就做,虽然一开始是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伸出了邪恶的魔爪。

    那种感觉,软绵绵,有些触电,但却有种令人欲罢不能的冲动。君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感觉,就仿佛不受控制一样,让手都有了些颤抖。

    君临猛地把手缩了回来,用自己的另一只手敲打了这只颤抖的手,道:“偷偷摸摸,果然不是我的风格。”话虽如此,但那只颤抖的手又不知不觉的向梦小姐的胸脯探了去。

    忽然,梦小姐不经意的轻吟了一声,吓得君临迅速的缩回了手,将背部向之,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

    但梦小姐并没有醒,而且还睡得很死。

    君临在内心挣扎了许久,结果还是下定了决心,暗想道:“这宝贝就在眼前,我就只是看一眼,然后再放回去,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慢慢的,君临又转过身来,深呼了一口气,轻声对梦小姐说道:“我不会要你的宝贝,就看一下。”

    谁知梦小姐竟然在睡梦中点了点头,这不由的让君临的胆气有足了一下。他说道:“这可是你答应了的,第二次答应了我的,不是我执意要看的。”

    不是执意?如果这也不算是执意的话,那世上再多的坚持也就显得很单薄了。

    而这一次,君临不再只是用手按在胸脯上这么简单了,直接是伸手入怀,想要直接将宝贝拿出来,然后再瞧个仔细。

    只见君临缓缓的将手从梦小姐的衣领处伸进,紧贴着肌肤,然后就触摸到了软软的宝贝。

    这种感觉让君临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但对于梦小姐来说,却是一种煎熬。君临的手被神灯灼伤,那粗糙的肌肤就如同肉刺一般,扎在身上难受极了。

    君临有些迫不及待,一拔将宝贝抓住,迅速的将手往回缩,想要就此拿出来一探究竟,看看这软绵绵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然而,宝贝没有拿出来,反而将梦小姐从睡梦中痛醒,满头的大汗,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不过君临的反应也倒是机敏,在梦小姐睁眼的那一刻,他的手已是收了回来,并且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你怎么了?”

    梦小姐似乎没有察觉君临刚才对自己做了什么,神情却显得有些恐惧,道:“刚才做了个噩梦,太可怕了,在梦里整个世界都毁了,所有人都死了。”

    君临顿时哑然,自己不过是想偷看下宝贝而已,至于做出这么恐怖的噩梦么?

    对于这个世界,君临接触的还不是很多,在囚龙岛上的老师也没有传授这方面的内容,所有的都是一知半解。

    “你说这个世界都毁了,那你能和我说说这个世界是怎样的吗?”君临小心翼翼的问道,毕竟他还是有点儿心虚的。

    “这个世界只是那些神境强者的囚笼,而我们都是他们缩饲养的玩物,只要他们不高兴了,我们就得死。”梦小姐想到自己梦里的场景,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为什么?”

    君临闻言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何况从小生活的囚龙岛又何尝不是一个囚笼,见梦小姐心神不宁,便安慰道:“只是个梦而已,如果这个梦是真的,那我们就更要勤奋的修炼,打破这个囚笼。”

    梦小姐微微的点了点头,当下精神一震,振奋道:“对,我也是要成为神境强者,我要解救整个世界的人,我不能让图腾大陆就这样被那些人给毁了。”

    图腾大陆就是君临所生存的这个世界,名字的来由也十分的简单。

    而这在一刻,君临望着梦小姐的目光微微发生了变化,觉得这才是自己所认识的梦小姐,那个恃才傲物的刁蛮小姐。

    说到囚笼,这囚龙岛不正就是座囚笼么?梦小姐想至此,叹息道:“君临,你一直都住在这个岛上吗?”

    君临点了点头,道:“关于岛外的一切,我一直都很憧憬,你能和我说说吗?”

    梦小姐摇了摇头,道:“有些事必须亲身经历了才会懂,是说不明白的。”

    经此一说,君临就更加的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想要离开这座囚笼一样的岛。

    梦小姐说道:“图腾大陆有两大神国,每一个神国麾下都有大批的宗门,而我就是其中一国的圣女,萱妹妹是另一国的圣女,也就是说我和萱妹妹是敌人。”

    君临不太明白,问道:“圣女是什么人?”

    梦小姐也难以回答这个问题,苦笑道:“听说我和萱妹妹都是被捡的,说我们身上有特殊的能力,就把我们带回去,供为了圣女。”

    “你知道吗?别人需要修炼到玄境才能发挥出自然之力,而我们自懂事开始,就能使用。”说罢,梦小姐便张开了双手,一滴滴的水从她的掌心冒了出来。

    君临闻言恍然,点了点头道:“怪不得你们怀里都有软绵绵的宝贝,原来是圣女的缘故啊。”

    梦小姐听君临如此一说,不禁的低头望了眼自己的胸口,发现自己的衣裳有些不整,而且还看到衣裳上沾着一丁点的血迹,而这里唯一受过伤的就是君临的那双手。这就也就是说,君临趁自己熟睡的时候有了不轨行为。

    梦小姐没有任何的犹豫,巴掌永远都是他对付君临的武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