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神灯炼体
    君临本已经慢慢的在失去知觉,但这样被梦小姐说的话以刺激,顿时便感到了无尽的痛苦。

    不经意的痛喊,比以往任何的时候还要来的猛烈。

    君临一直都是保持着那个拿灯的动作,虽然他的行动有些不便,甚至说非常的艰难,但他还是可以动的,只要有足够的毅力去忍受那伤筋动骨的痛。

    只见君临慢慢的将腰弯曲,想要用嘴将灯火吹灭。而这本只需一息时间就可以完成的事,而君临足足用了一刻钟的时间,结果却依旧没能将灯火吹熄。

    君临吹灯的气息量不足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灯火是吹不灭的。

    只要君临的身上还有一滴血的存在,这盏灯就会一直点燃着,甚至是君临血液干枯,变成了一堆散骨,这灯可能还是点着的。

    梦小姐在一旁看着,心里也万分的紧张,眼看着君临就要变成了人干,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就连哭也就只能榨出一滴泪来。

    是的,梦小姐为君临留下了一滴泪,而正是这滴泪让君临有了活的机会。

    由于灯火的温度太强,梦小姐无法靠的太近,但这滴泪却无缘无故的自己飘向了那盏灯,而且还没有被蒸干。也许梦小姐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这滴泪的去向,但君临却莫名的被牵引,清楚的看到了这滴晶莹剔透的泪落在了灯火的中心。

    顿时,那股差点被烧干的感觉得到了缓解,君临的动作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僵硬,但即便这样依旧还是没能将君临解救出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君临身上的血液也燃烧掉了大半,这若是算作普通人的话,恐怕早就死在这盏灯下了吧。

    君临感觉到自己能坚持的时间所剩无几,憋足了一口气,喝道:“快,你快给我哭,快哭。”

    梦小姐还在为他用水浇着灯火,但听君临这么大的喝声,立马变的不知所措,楞在了原地。

    君临解释道:“你的眼泪可以灭火,快哭,哭的越大声越好。”

    梦小姐也不知是真是假,但听君临如此一说,当下便嚎啕大哭起来,只是没有哭出一滴眼泪来。

    “我哭不出来了。”梦小姐哭着哭着便停止了哭声,傻傻的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君临。

    “想一些不开心的事,害怕的事,压抑在心里很久的事,想着想着就会哭出来了。”君临病急乱投医,胡乱出血主意,并且开始吓唬梦小姐,“比如,我要偷你的宝贝,对,要是你宝贝被偷了,你伤不伤心,要不要哭?”

    梦小姐却被君临说这话时的滑稽表情所逗笑,哪有半点的伤心之意,而且还顶嘴道:“你敢,要是你敢偷的话,我也就把你宝贝给弄没掉。”

    而君临还知道自己有什么宝贝,早已是心急如焚,继续口无遮拦道:“那头魔猿来了,不仅要偷你的宝贝,还会把你给吃了。”

    果然,梦小姐被君临这么一吓,顿时就哭了起来,那害怕而又幽怨的神情,真的让人于心不忍啊。

    虽然这泪水是有了,也纷纷飘向了灯火中心,但这次的效果并不显著,只能为君临争取到一点点时间而已。

    君临不解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心中暗想道:“这梦小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她的眼泪又没有用了?”想罢,那股灼热的嗜血之痛又慢慢的严重了起来。

    梦小姐还在哭,眼泪却是没有再流出来,也忘记了给君临注水灭水,就自己一个人蹲在墙边。

    这个时候,君临也没有精力去管太多,他知道照这样下去,自己必然被烧死无疑。

    最后,君临做了一个大胆而又危险的选择,竟然是用嘴巴去将火吞灭。

    君临的这一举动,是谁也没有想到的,要知道这灯火连水都无法浇灭,怎么可能会因为缺点空气就熄灭?的确,君临此举无疑是多余的,灯火也的确不会因此而熄灭,但这却让整件事多了一份转机。

    至于是什么转机?那肯定是自置死地而后生,君临是想要将这灯火炼化。

    然而,君临想要炼化这灯内神火,却时刻被神火煅烧着身体。

    不过,君临丝毫不惧,曾经在海底龙头洞时,虬龙之火都不曾将自己烧死,这区区的一丁点灯火还没有那么大的威力。

    虽然这么想,但君临的心却是虚的,因为上次有龙神的帮助,而这次只能依靠自己,不对,还依靠了梦小姐的那滴眼泪。

    “只要我能坚持下去,我不但不会死,还可能就此突破。”君临一边坚持,一边在心里给自己一点的鼓励。

    只是梦小姐见君临吞火,顿时大惊失色,急道:“你为什么...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事到如今,再多说什么也于事无补,还不如来点实际的帮忙。

    君临的嘴巴已经吞着了火焰,根本就无法张开,而且那个弯腰的姿势也无法向梦小姐表达什么。但,梦小姐却知道自己需要做些什么,那就是哭,哭出大量的眼泪,并往君临的身上浇灌大量的水,以免君临忽然一下被烧没了。

    其实,梦小姐这样做还是有点用处的,也多多少少为君临缓解了一点痛苦。

    而此刻的君临正在经受着神灯之火的炼体之痛,而且还是从口腔缓缓的延伸到身体内部。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并没有多久,但这段时间里却异常的煎熬。梦小姐是如此,君临就更加是如此。终于,君临将灯从嘴边移开,灯火也依旧还亮着,但他的手却已然是松开,不再紧握着那盏灯了。

    不过,这并没有就此结束,反而是一切的开端。

    虽然那盏灯还亮着,但之前的灯火却被君临吞进了体内,并且在肆意的燃烧他内脏。

    君临松开后灯后,立马盘膝而坐,运转着囚龙九变,将体内的那缕灯火挤压在自己肺部,想要利用龙之吐息把火给呼出来。

    这种方法是管用的,在君临吐息的瞬间,所有的气体都变成了火焰,差一点点就烧到了正站在他面前的梦小姐。

    所幸梦小姐在君临吐火之前挪移了位置,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而梦小姐之所以会挪移位置,那是因为君临全身红透,穿在身上的衣裳在霎那间化为了灰烬,露出男人的躯体,让梦小姐害羞的不敢再看而避到了一旁。

    虽然君临的身体还没有长全,但男女之别观念却在梦小姐的意识里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

    “君临你怎么了,衣服怎么没了,你有没有事啊?”梦小姐避得很远,是背对着君临的,没有看到君临此刻的模样,“不会是死了吧?你怎么不说话啊?”

    “坚持,坚持,一定要坚持。”这是君临在内心深处鼓励自己的话,“再苦再难也要坚持。”

    “区区的灯火就想把我君临给烧死么?”

    “既然我敢吃了你,我就不怕会你。”

    “只要你弄不死我,我就弄死你。”

    “这到底是什么火,怎么比虬龙之火还要难受?”

    “快点给我吐出去啊。”

    君临在鼓励自己之余,也被这炼体之痛折磨的难以忍受,内心深处也是天人交战,说一会这,又说一会儿那的。

    但最终是死是活,是成为灰烬,还是成就以后的强者之路,一切的一切就看他自己的意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