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屋里点着灯
    夜色如墨,到底都是魔兽的轻声低吟,行走在月光下,君临无时无刻不绷紧着神经,万分的警惕着。梦小姐依旧还在君临的背上,如此安静的她仿佛正睡着了一般。

    而君临之所以还背着梦小姐,完全是因为梦小姐软绵绵的胸脯压在身上有种异样的感觉,就好像在海底龙头洞沐浴龙血时一样,有种用不完的力气,精力充沛的很。

    “她怀里到底是什么宝贝,对我竟有如此的好处,找个机会拿出来看看。”夜黑风高时,君临的脑中竟有如此龌龊的想法,“但是,拿人家的宝贝,这样做会不会有点不太好,到时哭哭啼啼的,要死要活,唉,女人啊,果然和男人不一样。”

    君临终于知道了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一些区别了,但这样的区别却让君临认定女人比不上男人,因为哭是种懦弱的表现。只是这样的哭泣声似乎有种魔力,会让人心烦意乱,会让人不忍于心。

    在黑暗中最是容易迷路,但君临背着梦小姐却着到了一间小茅屋。在偌大的困兽园里有这么一间小茅屋是件非常奇怪的事,按理说应该会被魔兽毁掉的才对,但这间小茅屋不仅好好的驻扎在这里,而且屋内还亮着灯。

    灯光虽暗,却仿佛是在故意指引君临来到此地似的。

    君临直接推门而入,没有打任何的招呼,但这屋内虽有灯光,却不见有人,另外除却一张床与放灯的桌子外,就再也见不到其他任何的东西。

    这个时候,梦小姐似乎是从睡梦中醒来,望着微弱的灯光,问道:“这是在哪里?”

    君临摇了摇头,道:“屋内点着灯,却没有人在。”

    梦小姐‘哦’的一声,道:“可能是出去了,等下就会回来了吧?”

    君临点了点头,背着梦小姐四处打探了一番,就连弯腰等系列的动作,也依旧如此背着人家。

    梦小姐见君临来到了屋内,依旧还背着自己,当下不由的脸红,低声道:“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但君临依旧没有放下梦小姐,不以为意的回了句,道:“不放,我又不累。”

    梦小姐又‘哦’的一声,继续乖乖的待在君临背上,道:“你说这大晚上的,外面又有魔兽,这屋里的人到哪去了?”

    “这里应该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只是这灯为什么是亮着的?”只见君临用手在桌上划了一下,发现尽是灰尘,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在这里住过了。不仅是桌上,就连床上和地面上也都是如此,但那盏灯却很干净,如明镜般透彻。

    这是一盏很奇怪的灯,外表虽与普通的灯没有差别,但灯内却没有灯油,也依旧能发出如火焰般的光芒。虽然不是很亮,却异常的持久。

    “你说会不会是有人把灯点在这里,人已经走了好久,而这灯还没有熄灭,但看样子应该很快就要熄灭了。”梦小姐见状思虑,讲出了自己的推测。

    “这里灰尘这么厚,是什么灯能点这么久,莫非是神灯不成?”君临本想推翻梦小姐的猜想,却不料被自己的猜想所征服,迫不及待的来到这盏灯前,看了又看,瞧了又瞧,“真的会是神灯吗?”

    说着,君临便忍不住想要用手去触碰,但梦小姐却一把抓住他的手,道:“若真是神灯,你这一抓,手可就要废了。”

    君临‘嘿嘿’一笑,眼中闪烁着精光,道:“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只要一看到宝贝,就会忍不住去摸。”

    这本是一句很稀疏平常的话,但听在梦小姐耳中却秋波荡漾。宝贝?摸?这不正是君临对自己所做的系列流氓事么?难道君临这个时候又在调戏自己?想到这里,梦小姐这才发现自己的胸脯一直压在了君临的背部,这也难怪君临一直不将自己放下来的原因。

    梦小姐挣扎的从君临背上下来,连退数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乱碰的。”

    君临见梦小姐忽然离自己这么远,不由眉头一皱,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梦小姐的脸还在泛红,映着这微弱的灯光,有种别样的美,道:“没什么?”

    君临见此一幕,忍不住缓缓靠近了些,笑道:“你是怕我吃了你么?”说着,君临就来到了梦小姐的跟前,用手轻抚着梦小姐的脸蛋,咽了下口水,继续道:“红的跟苹果似的,但终究还是不能吃的。”

    经此一说,梦小姐的脸就更加的红晕了,何况女孩子本就比男孩子早熟,对男女感情之事早已是懵懂,此刻更是情窦初开。

    君临把目光从梦小姐的脸上转移到了她的胸前,问道:“上次我摸到你怀里的宝贝,有种酥麻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东西?”说罢,便将手伸了过去,但等待的却是熟悉的一巴掌。

    “我...对不起,我没忍住,就打了你。”梦小姐在这一巴掌过后,心中莫名的一阵胆怯,竟对君临道起了歉来,“女孩子的胸部是不能让人乱摸的,就算是死了也不能。”

    君临对此很是不解,疑惑道:“这也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不同吗?”

    梦小姐猛地点了下头,道:“男女有别,是需要保持一定的距离。”

    君临恍然的‘哦’了一声,迅速的退后几步,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但心里却是在想,“这该不会是怕我抢了她宝贝,故意唬我的吧?反正我君临是不会上当,我一定要看看你那宝贝是什么。”

    当然,梦小姐是不知道君临此时的所想,还以为君临知道男女之别后,就不会再对自己动手动脚了。

    这也就说明,梦小姐已经打从心底相信了君临,也许这连她自己也都不知道吧。

    “对了,如果这盏灯真的是宝贝的话,我会想办法帮你拿到它的。”梦小姐转移了话题,走到灯前,仔细的检查了一番,但怎么看这就是一盏极为普通的灯。

    君临也将头凑了过来,并且他的手已经向这盏灯握了去,道:“先拿起来看看。”

    梦小姐见状急忙阻止君临不要乱碰,但为时却已晚,君临已是将灯身握住。而梦小姐见君临并没有出现什么状况,这才松了口气,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虽然,这盏灯没有对君临产生什么不适的影响,但任由君临如何用力,这盏灯依旧牢牢粘在了桌子上,没有移动一分一毫。照理说,就算灯粘在了桌子上,那么以君临此刻的力气应该可以把桌子也给抬起来才是,但事实却不是这样。

    “拿不起来吗?”梦小姐见君临把脸都涨的通红,灯与桌子都分毫未动,“也许有什么机关,或是需要什么方法。”

    君临松开了手,缓缓平息了下抑在胸口的那股气,道:“我还就不信了。”说罢,便是一个马步扎稳,双手齐上。

    然而,不管君临如何的拼尽力气,这盏灯依旧稳如磐石,纹丝不动。

    然而,不管君临如何的拼尽力气,这盏灯依旧稳如磐石,纹丝不动。梦小姐却是在这个屋子里四处寻找,墙上壁上、桌上桌下、还有床上床下,只要能够藏东西的地方无一不被翻了个遍,而结果依旧是一无所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