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魔爪脱险
    看着三只慢慢逼近的魔兽,梦小姐总算是清醒了过来,愤怒的杀机也渐渐被恐惧所替代,心里也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三只魔兽似乎是感应到了来自梦小姐内心的恐惧,那只公的玄火天猿竟然兴奋的拍了拍胸脯,发出淫邪的笑声。是的,就是那种很猥琐的笑声,看来这玄火天猿是动了歪心思。

    只见两只玄火天猿和火烈熊分别从不同的地方而来,缓缓向梦小姐逼近,形成了一个包围合剿之势。

    而这样一来,梦小姐错过了最佳的逃跑时机,就再也难离开了,唯一的出路就是从其中一方突围,再选一个可以藏身之敌躲起来。

    仔细一看这困兽园,哪里像个园子,这分明就是一片草原和森林的结合体嘛,一望无际的草地上长着一棵棵稀奇古怪的树,并且越是往里走,那些树就越高越大越粗壮,这也就说明在这里面的魔兽就越加的厉害。

    想到这里,梦小姐突围的勇气在不知不觉间又弱了许多,慢慢被恐惧的心理所占据。

    梦小姐在内心挣扎着,要不要拼死一搏,还是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等死?但又想起之前那只公的玄火天猿淫邪的表情后,梦小姐心中打了冷颤,这要是自己落入这么一只魔兽的手里,那将会是个怎样的后果?

    绝对不敢想象,那是无法想象的一种后果,堂堂一个妙龄少女被一只魔兽毁了清白的话,那要是传了出去,纵然是死了,也会被人嘲笑一辈子。

    梦小姐眼中闪烁着一阵强烈的寒芒,在她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决断,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先杀了这只公的玄火天猿。然而,就在此时此刻,也就是在梦小姐主动向公的玄火天猿攻击之际,那只母的玄火天猿竟然向那只火烈熊发起了攻击。

    只是这只母玄火天猿与火烈熊的实力相差无几,几个回合的战斗厮杀下来,两头魔兽的身上纷纷挂彩,毛发上浸透着鲜血,一滴滴的落在了绿茵茵的草地上。

    忽然,一阵狂风激起,两头正在撕咬的魔兽竟然都倒了下来,毫无半点征兆就死了。

    是的,死了,这两头魔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但,就在这两头妖兽倒地的那刻,公的玄火天猿竟然发出了兴奋的吼声,像是筹谋了多年的计划终于完成了似的,眼中的仇恨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

    虽然梦小姐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她却很清楚的明白,这两头母魔兽的死与这头公的玄火天猿有着很直接的关系,这三头魔兽之间也有着一段不寻常的秘密。

    在两头母魔兽都死了之后,公的玄火天猿缓缓靠近着梦小姐,双眼放着精光,嘴角流着黏哒哒的口水,让人看了甚是恶心。

    梦小姐看出了这头玄火天猿的意图,当下在心中鼓励了一番自己,操控着图腾之力释放出一条条汹涌的水之蛇蟒,向玄火天猿杀去。

    但,这些水射在玄火天猿的身上,就好像是蚊子在叮咬一般,虽然毫无杀伤力,但也让玄火天猿浑身难耐。顿时便见玄火天猿一巴掌把水之蛇蟒拍飞,是的,把水给一巴掌给拍飞了,这也就是说玄火天猿改变了水流的方向,并且借此反攻梦小姐而去。

    喷涌的水浸透了梦小姐的衣裳,那含羞待放的身子在玄火天猿眼里展现的一览无遗,尽管还有衣裳遮蔽,但依旧无法遮住玄火天猿那炽热的眼光。

    玄火天猿似乎再也等待不及,迅速的冲到了梦小姐的跟前,想要将那些碍眼的湿衣服尽数扒光。

    然而,就在玄火天猿即将得逞,梦小姐正准确发起最后的反击时,一道身形闪过,紧随而起的便是玄火天猿的悲惨痛叫的声音。

    梦小姐不知所然,就被一只手拉了起来,趁此机会逃离了玄火天猿的魔爪。

    这道身形不是君临还会是谁?能有如此速度在玄火天猿的手底里救人的人,除了君临还会是谁?在这种情况下,会冒死来救人的人除了君临,还会有谁?

    其实君临并没有走远,而是潜藏了起来,他本亲眼想下梦小姐是如何死去,却不料自己最后竟出手救下了对方。

    在那危险之际,玄火天猿被淫邪的**冲昏了头脑,根本就没有多去注意会有人来偷袭。也许这也可能是玄火天猿对自己的皮肉防御太过于自信,从而才被君临一击得手。

    不过,也的确如此,玄火天猿的皮肉跟精钢似的,君临即便是用龙之爪牙一式也不见得能够破开这层防御,但有个地方绝对是软肋,那就是玄火天猿的胯下。

    有些事情大家都应该知道,在此也不便所说。总之君临所攻击的就是玄火天猿胯下之物,才能够一举成功救下梦小姐。当然,玄火天猿这也是自找的,竟然对一个娇滴滴的人类生起了如此邪恶的念头。仔细想想,君临的做法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然而,君临之所以会有如此想法的攻击,并非是他懂得这方面的事情,而是他突然看到有一个异物突出感到十分的恶心,再又想起了在儿时与人打架的一些手段,便想也没想的就使出龙之爪牙狠狠的摘了下桃,又狠狠的踹上了一脚。

    那种疼痛的感觉虽然不会持续太久,但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平复的,这段时间里也足够君临救走梦小姐的了。

    梦小姐见自己脱离了魔爪,‘哇’的一下就哭了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流,委屈极了。

    君临见状无奈,叹息道:“这就是女人吗?这么喜欢哭,还当着别人的面哭,你羞不羞啊?”

    可越是这样说,梦小姐就越加哭的厉害,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君临想了一想原因,道:“等下再回答你这个问题,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不要再被魔猿给盯上了,那家伙...让我感到十分的恶心。”

    梦小姐依旧还在抽泣,道:“这就是你救我的原因么?”

    君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在听到梦小姐的哭声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便低喝了一声,道:“不要哭了,闭嘴,这样会让我很烦。”

    梦小姐当场被吓得不敢作声,强忍着让自己不要哭,也不敢再看君临一眼,任由对方带自己四处逃窜。

    也不知道逃了多长时间,绕了多少条一模一样的路径,最终也从拉着梦小姐的手跑,变成了君临将梦小姐驮在后背上跑。而君临大汗淋漓,却似乎有着用不完的体力,拼了命的逃。

    “你为什么要救我?”梦小姐又一次问出了这个问题,而这时的语气却很温柔,趴在君临的背上也感到异常的安心,“你知道我一心是想杀了你的,可为什么还要救我?”

    君临闻言一惊,脚步竟不知觉的慢了许多,对梦小姐也多了一些提防。

    “放心吧,你救了我,我们算是扯平了,我不会再追杀你了。”梦小姐察觉到了君临做出的一些小反应,当下就明白了君临此刻的担忧。

    “我也正想问你呢,你为什么要追杀我,还追进了困兽园,现在好了,我们两个也都成困兽了。”想到这点,君临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对我都那样了,差点毁了我的清白,我肯定是要把你杀了啊,难不成以后我还嫁给你啊?”

    “什么清白,那样是哪样了,能不能说点,我能听得懂的话。”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你肯定是故意的,算了,不和你计较这么多了,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可没救你,我只是怕你身上的宝贝被魔猿给抢走了,你是没看到,那魔猿直勾勾的盯着你的胸口,肯定也知道你怀里藏了宝贝,我可不能让宝贝给抢走了。对了,到底是什么宝贝啊,连魔兽也想要,能不能给我一个,反正你有两个,权当是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吧。”

    “流氓,骗子,你混蛋。”

    夜渐渐黑了,再也难以看清君临与梦小姐的身影,只听得到这有些嬉笑的对话,看样子它们似乎还在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