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你怀里藏着什么宝贝
    禽兽,这绝对是禽兽。流氓,这肯定是流氓。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谁会这样对一个小姑娘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这不是禽兽,不是流氓,又是什么?

    然而,君临并不知道这些,也不懂那些所谓的男女之别。

    小萝莉本应该对君临的无礼而感到气愤的,但她没有从君临的眼中看到半点猥亵与淫邪的**。对于君临这个要求,也自然是不可能答应,便红着脸解释道:“女孩子的身体是不可以随便给人看的。”

    君临终于发现了女人与男人之间的不同,当即精神振奋,把自身褴褛的上衣一把扯掉,道:“我知道了,可以随便给人看的是男人,不可以随便给人看的就是女人。”

    小萝莉见君临脱了衣服,顿时羞红着脸,不敢再望着君临,继续解释道:“男孩子也不可以随便给人看的。”

    只不过,当小萝莉说完这句话后,在场的少年纷纷都有了脱衣的冲动,甚至还有些人就真的脱了衣服。

    君临闻言‘哦’的一声,重新穿上被自己扯掉的破烂衣裳,问道:“为什么?”

    其实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但对于整座岛上的人来讲,却是个从未接触过的问题。

    虽然小萝莉很愿意为君临解说其中原由,但梦小姐却觉得君临是在故意调戏小萝莉。也就在君临问出‘为什么’之后,她已是对君临判下了死刑,一滴可以穿透精钢的水直接朝着君临的眉心射了过来。

    这是出其不意的袭击,待君临发现后却为时已晚,即便能够避开要害部位,但也必然会遭受到重创。因为梦小姐知道君临的身法奇妙,故而发射了三滴水。

    不过,还不等这三滴水靠近君临,就已然在空中结成了冰。

    只见冰季缓缓从人群中走出,来到君临身边,淡然的说了一句,“我又救了你一次。”

    君临笑道:“这不是你应该做的吗,怎么,你也来看女人了?”

    冰季那不变的脸上微微皱了起些眉头,而后缓缓的点了点头,不知是在回答前一个问题,还是后一个问题。

    “你就是冰季?”梦小姐见自己的攻击轻而易举的被化解,不免有些恼怒,“我要与你决战。”

    冰季漠然的回了个冷眼,悠悠然道:“没兴趣。”

    “这可由不得你。”梦小姐也懒得与冰季所说,直接便是出手攻击,一条巨大的水蟒从她的身后探出了头,而后随着双手一推,汹涌般的向冰季淹了去。

    只不过接招的并不是冰季,而是愤怒的君临,而君临愤怒的来源就是先前的偷袭差点杀了自己。

    只见君临纵身跃起,踏在水蟒上,御浪而前,双手弯指成爪,直逼梦小姐的咽喉而去。如果让君临扼住了梦小姐的脖子,那绝对是会硬生生给掰断的。

    然而,梦小姐的实力也不是吹的,否则又怎么能击败宫宁呢?

    所以君临想要突破梦小姐的水波防御,是异常艰难的,再加上水本就是可以随意改变形状之物,纵然龙之爪牙的力量再强大,那也有种使不上力的感觉。但由于龙之幻影术太过于奇妙,竟让君临不仅可以御浪前行,而且还可以直接游入水蟒之中。

    一下子看不到君临的踪影,梦小姐顿时慌了心神,四处张望着,生怕在什么时候会伸出一只手来。

    可往往有时候越是害怕的东西,就越是奇迹般的上演。

    君临从手中伸出了手,龙之爪牙一式丝毫不留情的向梦小姐的咽喉扼去,仿佛下一刻就能看到一颗头颅掉下来的场景。梦小姐忙忙扯上回击,在慌乱之中与君临的爪牙对了一掌,而那条水蟒便化作了倾盆大雨洒在了整座祭台上。

    君临与梦小姐由于闪避不及,身上的衣裳全部湿透,而小萝莉与一直坐在一旁观战而不说话的穆老却丝毫没有沾上一滴水。

    当然,台下有些人也难以避免,但冰季却站在原地动而没动,那些水也依旧碰不到一毫。

    梦小姐穿的是女装,一旦衣裳湿透就会紧贴在身上,让有些不该看到的部分也纷纷隔着一层纱布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君临是最能清楚看到这一切的人,而且对女人也十分的好奇,瞬间便发现了这个异常现象。

    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虽说还没有发育成熟,但却处于含苞待放的年纪,该有的地方还是会有的,纵然是小了点,但也依旧是鼓鼓的。

    只见君临睁大着眼睛盯着梦小姐的胸前,又望了望自己胸部,脑子顿时乱成了一团麻。

    梦小姐发现了君临的眼神不轨,急忙用双手捂住胸前,并将衣裳里的水尽数提取了出来,让湿透的衣裳变干。

    “你在看什么?”梦小姐愤怒的瞪着双眼,恨不得将君临的眼睛给挖下来。

    君临指着梦小姐的胸部,问道:“你怀里藏了什么东西?”

    梦小姐说道:“我没有藏东西,有哪个白痴会把东西放怀里。”

    君临顿时不悦,指责梦小姐在骗人,道:“不要骗我,我都看到了,你胸前鼓鼓的,肯定藏了什么东西,还不肯让我看到。”

    梦小姐的脸颊羞红,恼羞成怒,怒喝道:“我凭什么要给你看。”

    君临也是个不服输的人,也大声朗道:“你不让我看,我越要看看是什么宝贝。”

    说时迟那时快,君临的龙之幻影术施展到了一个极致,再加上与梦小姐的距离又近,瞬间就来到了梦小姐跟前,龙之爪牙当下变成了袭胸猪蹄,直接按在了梦小姐的胸脯上。

    梦小姐愤怒的一声大叫,也不知是用了怎样的速度,竟可以一巴掌打中君临的脸,清脆而又低沉,五条鲜红的指印留在脸上迟迟不能消退。

    “下流。”那个霸气而又残忍的梦小姐在这一刻全然变成了一个小姑娘,娇羞、害怕、不知所措。

    君临在挨了一巴掌之后,还是脱口而出了句,“软的,果然是宝贝。”

    而梦小姐顿时手足无措,所拥有的实力都不知道该如何使出,只得嚎啕大哭,寻求着他人帮忙。

    说到底,梦小姐就只是个小黄毛丫头,遇到这样大胆的人,这种恐怖的事,也就只有被吓哭的份了。

    君临在摸到胸部软软的后,想要得到这宝贝的**莫名的强烈起来,直接是将手伸进了梦小姐的怀里,想要将这个宝贝给掏进自己的口袋里。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的望着的,尤其是小萝莉和穆老这两个懂得男女之别的人。

    但穆老没有去救梦小姐,救人的人只是小萝莉罢了。

    君临刚伸进梦小姐怀着,那软软的感觉仿佛有股电流输进了君临的体内,手竟然莫名其妙的缩了回来,“这到底是什么宝贝,我怎么会突然没有力气。”

    小萝莉将正在哭泣的梦小姐护在身后,气呼呼的瞪着君临,冷道:“你下流,欺负梦姐姐。”

    君临不以为意,笑道:“她刚才想杀我,我只是拿些东西做补偿,又没有杀她,甚至都没有打过她一下,怎么就欺负她了?”

    由于小萝莉十分生气,胸脯起伏的较大,也隐约可以看到是鼓鼓的。这样一来,君临又转盯着小萝莉的胸脯认真的瞧了瞧。

    小萝莉见状急忙用双手捂着胸口,愤怒道:“你真下流。”

    君临闻言恍然,道:“你怎么也有这软软的宝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