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女人是什么人
    随着梦小姐的叫喝,在场众人也忍不住喝起了彩,个个都很想看冰季与这位女子的交手。

    是的,这位梦小姐就是女子。

    在岛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女人,岛上几乎所有的人也没有见过女人,只是从书籍上简单的了解到除男人之外的一种人,女人。

    “这就是女人吗?”

    “和我们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就是太瘦了,是吃的不够好吗?”

    “听说女人与我们长的不一样,要扒光衣服才看得到。”

    “你这是听谁说的?”

    听到这些议论女人的话后,君临也不由的对女人产生了一丝的兴趣。但他更想知道的是,女人和男人,哪种人更厉害一些。

    为了能够更清楚的看清楚女人长什么样子,君临从最后挤到了前头,而且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祭台上那个女人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去理会身边站的是谁,因为他们也在拼命的往前挤。

    终于,君临很清楚的看到了梦小姐的模样,顶多也就是十三四的样子,一脸幼稚气。

    不过,这个梦小姐长的还挺好看的,又大又圆的眼睛,如殷桃般的小嘴巴,瓜子一样的脸型,苹果一样的脸蛋,青丝倒垂直到腰间。

    君临望着梦小姐的眼睛直勾勾的,嘴角还流出了湿答答的口水,道:“好想吃一口。”

    然而,君临却很不走运,他的这个样子以及他说的这句话,刚好被梦小姐所看到和听见。

    只见梦小姐寒芒顿现,直接指着君临,冷喝道:“你,给我上来。”

    君临见梦小姐指着自己,不由一阵迷茫,心想自己又不是冰季,为何会被点名叫上台?但君临不是怯弱之人,迷茫归迷茫,但他还是慢慢的挤到了最前头,一个纵跃跳上台。

    “这下完了,废物估计是真的要死了。”

    “刚才我看到这废物流口水了,肯定是在想什么龌龊的勾当。”

    “肯定是,我听说男人看到女人就会这样,想一些龌龊的勾当。”

    “快说说,是什么勾当,怎么龌龊了?”

    然而,这些还都只是十几岁的孩子,也从来没有见过女人,只是从书里知道一些关于男女之间的事,又怎会知道这龌龊的勾当是什么,勾当又会龌龊到怎样的程度。

    只是梦小姐却是知道这些所谓的勾当是什么,所以她不允许有任何的人当作自己的面说出这些话,即便是在背地里也照样不允许。

    刚才议论的那几个少年真的很倒霉,被梦小姐听到了他们所说的那些话,自然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为了不让他们继续议论,梦小姐将这几人的嘴巴一一给撕裂了。

    君临见状微惊,这种残忍的手段虽说不是第一次见,但想想要是用在自己身上后,那种后怕的感觉就真的难以控制。

    梦小姐在教训了几个多舌的人后,眼中闪出了一缕得意的光芒,冷视着君临阴邪一笑,道:“你刚才在下面说了什么,都想了些什么?”

    君临当即也寒芒相对,道:“我在想女人是什么人,你是不是女人?”

    梦小姐闻言震怒,以为君临在故意嘲讽自己,当即出掌想要将君临的嘴巴撕裂,但却被君临施展出龙之幻影给避了开来。

    梦小姐见君临能够躲开自己的攻击,不由有些惊讶,但惊讶归惊讶,她手中的动作却未停止,一直想君临的嘴巴撕去,仿佛是较上了劲,不撕裂君临的嘴巴就不肯罢休似的。也的确如此,梦小姐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要给君临长个教训,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然而,从头到位,梦小姐就没有碰到过君临一下,甚至可以说是在被君临牵着鼻子走。

    一番试探,君临对梦小姐的实力不由感到失望,道:“听说你打败了宫宁,还想挑战冰季与穆羽?”

    “是又怎样,不可以吗?”梦小姐慢慢停了下来,她也知道自己的身法根本就和君临不在同一个档次上,甚至可以说低了好几个档次。

    君临摇了摇头,道:“你连我都打不过,还想挑战冰季与穆羽,有些自不量力了吧?”

    梦小姐闻言轻哼一声,将手缓缓抬起,一注由水凝聚的蛇蟒张牙而现,所瞄准的目标就是君临。

    “你身法不错,也许我抓不到你,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就算再快也快不过我的水龙。”

    君临虽有有些惊讶梦小姐的手段,但仍不屑一顾,讽笑道:“水龙?明明就是一条水蛇而已,也敢如此狂妄自大。”

    梦小姐愤怒不已,气得说不出半句话来,直接操控着水龙,哦...不,操控着水蛇向君临攻击而来,并大声喝道:“紫川升龙。”

    然而,君临的身法却如龙游一般,竟可以避开梦小姐的水蛇攻击。

    梦小姐见君临身法如此诡异,不经意的皱了皱眉,暗想道:“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身法,太快太奇妙了。”当下便又是一声大喝,道:“水漫龙宫。”

    只见一条游蹿的水蛇砰的一声,化作密密麻麻的水滴,布满了整个祭台空间。纵然君临速度再快、身法再妙,只要在这有限的空间里,就再也无处可逃。

    除非君临跳下台去,彻底的远离这片水滴的攻击范围。

    而君临也的确是这么做的,但水滴依旧还是跟着君临的身份追踪了过来,并且每一滴的水的力量都足以贯穿一块寸厚的钢板。

    结果显而易见,很多的人受了君临的连累,都贯穿了身体,受了重伤,甚至还有几人倒霉透了,直接被射穿了眉心。

    但,这种现象仍然还在继续,梦小姐似乎已经变得疯狂,不将君临射杀就不肯罢手。

    君临对这些人并没有好感,也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只顾着自己不要被水滴击中,然后再寻求机会一举将梦小姐拿下,结束这场莫名其妙的战斗。

    忽然,水滴一瞬间尽数被风干,消失的无影无踪。

    “梦姐姐,你伤害到别人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萝莉抬手就是鼓起了一阵狂热的风,蒸发了所有的水滴。

    这个小萝莉是刚刚来到这个祭台上的,身穿着略微朴素的衣裙,水汪汪的眼睛,圆嘟嘟的娃娃脸,就像是一个瓷雕的美人,给人一种很干净、很清爽的感觉。

    梦小姐回首望了眼这个小萝莉,而后又冷视着君临,哼道:“这次就放过你。”

    君临笑道:“我只不过想知道女人是什么人而已,你可以不回答,何必要杀人呢?”

    梦小姐依旧还在气头上,不悦道:“你之前对我流口水,是不是再打着坏念头?”

    君临尴尬的笑了笑,道:“只是想吃了而已,谁叫你长得跟水果摊似的。我可是很久很久没吃过果子了,还记得那一次,各种各式的果子,很香狠甜,只可惜唯一吃过一口的苹果被人给抢走了。”

    忽然想起这事后,君临就立刻在人群寻找了起来,寻找当年抢他果子的那个人。

    小萝莉见君临东张西望,顿时生起了好奇之心,问道:“你在找什么?”

    君临也知道小萝莉是在问自己问题,道:“我在找人,当年抢我果子的那个人,好像没有看到他。”说罢,便又想起之前的问题,而这个小萝莉又很和善,便笑问道:“对了,你能告诉我女人是什么人吗,女人跟男人比,哪种人更厉害?”

    小萝莉抱歉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

    君临‘哦’的一声,好像又想起了什么,道:“那你是女人吗,能不能脱了衣裳给我看看?”

    只消半息的时间,小萝莉的脸红的跟苹果似的,而在场众人也从先前对君临实力的惊赞声变成了嘘唏之声。然而,这些岛上的少年其实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也很想看看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