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与冰季的交易
    对穆羽等人的去而复返,君临丝毫不知,一个人走在林中,沐浴着阳光,甚是惬意。

    也许是因为一个月后约战穆羽而感到兴奋,但同样的也压力俱增。

    毕竟以君临目前的实力在穆羽的手中还无法走过一招。

    一个月过后,君临就有把握可以战胜穆羽吗?

    想必除了君临自己有这个信心外,就再也没有谁会认为君临可以战胜穆羽吧。

    忽然,惊鸟飞林,君临抬头四处环望,看来有人在暗地里跟踪着自己。

    那么来人是谁呢?

    只见君临一个止步转身,大喝道:“鬼鬼祟祟,为什么要跟着我?”

    然而,君临并不能确定有人在跟着自己,只是因为这种感觉让他很是不安。

    果然,就在君临语毕之时,一股寒意逼袭而来,再也掩藏不住。

    一个少年迈步而来,这丝毫没有表情的脸上挂着寒霜,除了冰季还会有谁。

    君临见状甚惊,无意识的退后了数步,道:“冰季。”

    冰季见君临连退数步,便停住脚步不走,道:“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

    在不知冰季的来意前,君临早已找到了拼命以及逃跑的准备,道:“你来找我做什么?”

    冰季说道:“与你做个交易。”

    君临不解,反问道:“交易?”

    冰季回答道:“是的,把你在海底得到的秘密与我共享,我可保你在考核中不死。”

    君临闻言有些想要发笑,终极考核还有近十个月的时间,到那时,自己的实力足以自保,甚至可以杀死考核中的所有人,当然也包括穆羽和冰季。

    冰季继续道:“刚才若不是我,你恐怕已经死在了穆羽手里。”

    君临闻言大惊,道:“你说什么?”

    冰季解释道:“真以为用一块石板就可以威胁穆羽吗?”

    君临眉头一皱,仔细回想了着当时的场景,当下冷汗凉透了整个后背。

    冰季迈前一步,道:“一个月后,你对上穆羽的结果,仍然是死。”

    君临望着面前冷峻的面容,忽的一笑,道:“那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了?”

    冰季微微点头,道:“是的,我已经救了你一次,以后还会救你很多次。”

    君临渐渐明白了冰季的来意,虽然目的和穆羽是一样的,但做法却截然不同,根本就不用担心会对自己下手,便不由笑道:“那谢谢冰季兄了。”

    “不必称兄道弟,我只是想知道海底的秘密,还有你身上一丝龙的气息。”冰季不喜欢与任何人扯上关系,也不想欠任何人的情。

    但君临听如此一说,心中顿时一慌,冰季是如何知道自己的秘密的?

    还不等君临开口问,冰季就自行作答,道:“我的图腾是暗红色蛟龙,我可以隐约感应到龙的气息,更何况,这座岛上囚着一条龙。”

    由此可见,冰季所知道的远比君临之前所知道的要多得多。

    “你不必惊慌,这座岛囚龙的传说,是我在囚龙阁里看到过记载,其他人都不知道。”冰季对君临说出这个秘密,就说明他认定了君临也是知情者之一,甚至比自己了解的还要多,“穆羽也进入囚龙阁,这也是他为什么找你的原因。”

    冰季与穆羽的图腾都是暗红色,潜力与天赋都出奇的高,再加上他们二人后背的实力,进入囚龙阁也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

    还不等君临作出任何惊讶的表情,冰季一鼓作气,继续解释道:“在囚龙阁里记载着龙的传说,也记载着一些关于这座岛的秘史,最重要的还有一滴龙血,一滴凝固了的龙血。”

    君临大惊道:“凝固的龙血?”

    提及到这滴龙血,冰季冰寒的眼神中也释放出了灼热的光芒,道:“但是想要炼化这点龙血,就必须拥有龙的力量,而想要得到龙的力量,就必须将图腾进化为龙。”

    君临又大吃一惊,道:“图腾还可以进化?”

    冰季说道:“是的,但这个过程很难。”

    “为了寻求进化之法,你知道有多少人丧命大海之中吗?”冰季眼中的灼热渐渐散去,在此刻有种莫名的悲哀伤感,“他们哪一个不是惊采绝艳之人,到头来全部都死了。”

    “据记载,能够从海里生还的人,必然是获得了龙之力。而你是唯一一个从大海里生还的人,所以你的处境很危险。”

    君临闻言大惊失色,急问道:“有多少人知道这个秘密?”

    冰季冷笑道:“只有进入过囚龙阁的人才有资格知道,而现在只有我能保你不死。”

    君临想了想后果,晃了晃脑袋,自语道:“这下麻烦大了,得抓紧修炼了。”

    冰季听到君临自话自说后,不由打击道:“短时间内,你不可能打败穆羽,他已经初步觉醒了图腾之力,拥有黄阶中期的实力,而你连图腾都没有,纵然武技再强再奥妙,也仍不过是一招之敌。”

    君临‘嘿嘿’一笑,傲然道:“你们就等着一个月后,我是如何用板砖砸他脑袋的。你告诉了我这么多,那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也是觉醒了图腾之力。”

    冰季闻言甚惊,问道:“不是测试过,你没有图腾幻影的吗?”

    君临无辜的摊了摊手,道:“可能是测试仪出错了吧。”

    冰季自然不会相信君临这个说法,如果君临真的拥有了图腾,那就说明君临在海底获得的奇遇,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要精彩。

    君临往前迈了几步,距冰季只有一臂之远时,握拳抬平,笑道:“这个交易我答应了,往后的日子,还请多多关照。”

    冰季知道君临此举的用意,不由的犹豫了片刻,但这个交易对自己十分的重要,也如君临抬手一般,轻轻的撞在了君临的拳头上,道:“我会保你不死,直到离开这座岛。”

    君临心情大好,原来冰季看似冷淡,但骨子里还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由此一来,自己不但少了个敌人,而且还多了一个朋友。

    冰季在撞了一下拳后,又迅速缩回,道:“穆羽不会善罢甘休,最好还是小心为妙。”

    君临玩笑道:“有你在,我何须担心这些,冰季兄,你都会帮我解决的,对吧?”

    冰季顿时无语,但答应过的事岂有反悔的道理,当即点了点头,道:“那你什么时候告诉我海底的秘密。”

    君临搔了搔头,笑道:“你什么时候想知道?”

    冰季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道:“越早越好,我希望是现在。”

    君临摇头道:“这是我交易的筹码,一旦没了,我怕我会死的更早。”

    虽然与冰季聊了这么久,也达成了一定的协议,但君临还是不敢完全相信他,甚至可以说相信岛上的任何一个人。

    冰季闻言微怒,眼中寒芒乍现,虽然理解君临此举也是为了保护自己,但见对方如此不相信自己的承诺,心中也难免不悦,冷喝道:“我说保你不死,就一定会让你安全离开这座岛,这是我修行的道,容不得任何人质疑。”

    君临见冰季发怒,当下心里一虚,尴尬笑道:“我就只是开个玩笑,你想知道的事,我都会告诉你,这也是我修行的道。”

    冰季沉默了几许,见君临还没有想要告诉自己秘密的意向,转身便是离开,留下一句话道:“虽然我答应保你不死,但你可别无缘无故的自己死了。”

    君临闻言愕然,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心中暗想道:“什么叫自己无缘无故的死了,难道我会自己找死不成?”

    然而,君临所不知道的是,在他与冰季见面之前,冰季就替他摆脱了一个麻烦,将去而复返的浪剑人给揍了一顿,而可怜的浪剑人到最后都不知道被谁给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