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约战,穆羽的恐怖
    在穆羽手里,君临就这么毫无招架之力吗?

    至少现在看到的就是这样,君临就是一只小鸡一样被穆羽拎在手里,随时都会被宰割了似的。

    “在这座岛上,没有人可以从海里生还,而你是第一个。”穆羽没有立刻杀了君临,而是将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

    君临的脖子上有一条鲜红的血印痕迹,那是穆羽刻意留下的,就是为了给君临一个警示。

    “仅两个月的时间,你能从一个废物变成拥有今天这样的实力,我断定你是捡到了什么宝物。”穆羽越说越是眼神放光,恨不得将君临切成片来查个仔细,“应该还有一部功法秘笈。”

    君临缓缓站立而起,怒视着穆羽,冷笑道:“你凭什么如此断定?”

    穆羽回复道:“就凭你是个废物,如果没有奇遇,怎么可能打败他们三个?”

    君临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隐瞒自己有所奇遇的事,也知道根本就隐瞒不了,所以早在上岛之前就已是想好了策略。当然,君临是不会傻到实话实说的,必然会参杂一些谎言。

    “你说的不错,我是捡到了一本修炼秘笈,但那也是属于我的奇遇,与你们有什么关系?”君临从身后摸出了一块平板石,上面雕刻着密密麻麻的字迹。

    穆羽见状一喜,眼中放着精光,喝道:“给我。”说的同时,双手已然是探向了石板,想要据为己有。

    君临却以此为要挟,手指紧扣在平板石上,退后数步,急喝道:“给我退下,否则我就毁了它。”

    穆羽闻言顿怒,伸向君临的魔爪也不得不缩了回来,冷喝道:“你敢?”

    君临大声一喝,双眼怒视而望,道:“我有什么不敢的。”说罢,便听到了石板开裂的声音,那是君临抓住平板石的手稍稍用大了些劲力。

    穆羽虽怒,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只好软硬兼施,道:“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否则我非杀了你不可。”

    君临说道:“你为什么想要得到这块石板,你应该还不知道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吧?”

    穆羽轻哼的一声,道:“不管是什么,只要是从海底捞上来的东西,对我来说都可能是宝物,何况我还看到了字迹。”

    君临对穆羽的这个解释并不满意,但却也没有继续问下去,道:“想要我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但你需答应我一件事。”

    穆羽闻言甚悦,道:“说。”

    君临说道:“一个月后,我要挑战你。如果我输你,我就将石板给你。如果你输了,就必须让我用石板砸三下头。”

    然而,还不等穆羽回复,他的手下宋中基也按捺不住愤怒,喝道:“小子,不要太狂妄了,砸脑袋,亏你敢想。”

    君临将石板举起,傲然道:“有何不敢想,当日砸我的那三下,直到现在我都还觉得疼呢。”

    穆羽说道:“好,我接受你一个月后的挑战,也答应你的要求。”

    可君临却将石板捏了个碎粉,大笑道:“这块石板的质量太差,我怕砸不死你。”

    这时的君临是狂妄的,压抑在心里许久的愤怒一触即发,将曾经受到过的嘲讽尽数还了回去。

    虽然穆羽丝毫不惊讶,但心情也极为不悦,冷道:“一个月后,你好自为之。”

    君临潇洒的拍了拍手,而后霸气的拳指穆羽,眼中的坚定一往无前,道:“一个月后,我会打败你,当着所有人的面打败你。”

    宋中基闻言不悦,为穆羽感到愤怒至极,喝道:“就凭你一个废物?”

    君临也不知哪来的底气,大声喝斥道:“闭嘴,我若是废物,那你们岂不是比废物还要废。”

    宋中基想要辩驳,却无法找到适合的理由,只得怒极反笑道:“好,很好,你又成功的激怒了我。”

    君临大声讽笑道:“激怒你又如何,是想让另外一只脚也断了吗?”

    宋中基怒火焚心,紧紧拽住那双被憋得通红的手,还有那张脸也涨的铁青。

    穆羽将手抬起,阻止了宋中基的废话,目光冷视着君临,道:“我们走,就让他再多活一个月。”

    然而,就在穆羽转身之际,君临却忽然出手,施展着龙之幻影之术,弯指成爪向穆羽的后心掏出。

    这也是偷袭,但对于穆羽来说,丝毫不起任何的作用。

    只见君临眼看着就要得手,穆羽却莫名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君临的身后,一只手缓缓抬起,似乎只要他愿意,君临的脑袋上就会多出一个血淋淋的洞。

    “你想试我的实力?”穆羽当然不会认为君临会愚蠢到偷袭只是为自己,肯定是另有原因,那就是试探。

    “知己知彼,我很想知道被誉为最强的你现在有多强?”君临没有回头,傲然挺立着身形,表现的甚是淡定。

    “那你会感到绝望。”穆羽将抬起的手愤然一挥,根本还没有触碰到君临,就将对方给扔出了数丈开外,“好好享受最后的一个月,到时候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我也不喜欢留情。”

    穆羽虽然对君临的实力有所改观,但从骨子里还是不屑一顾,若不是想要得到君临在海底生还的秘密,想必他不愿与君临多说一句话。

    君临砸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人形深坑,等他再次爬出后,穆羽等四人已经不在,不知往何处去了。

    “穆羽果然很强,应该是初步觉醒了图腾之力,想要赢他,还真不是简单的事。”君临心有余悸,要是穆羽不那么执着自己在海底所得的东西的话,恐怕自己已经是具冰冷的尸体了。

    然而,穆羽对君临所得到的东西比想象中的还要急切,甚至根本就等不了一个月的时间。

    就在穆羽等四人离开后,他们的谋财害命的计划就进一步的开始了。

    “穆羽,你真要一个月后与那废物决战吗?”

    说话的人是之前用剑刺伤君临的人,他的名字叫浪剑人,是穆羽手下最强的剑客,图腾也是一柄剑,目前所追求的目标就是打败离剑天。

    “这不是你的风格。”

    穆羽寒芒乍现,阴冷道:“如果一个月后,他还活着的话。君临实力与你们差不多,只是你们太过轻敌,对自己不够狠,所以你们输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你们要不择手段给我拿到君临手上的东西,越快越好。”

    浪剑人兴奋一笑,道:“就等你这句话,保证七天之内,拿到你想要的东西。”说罢,便闪身不见,速度也是极快。

    待浪剑人走后,穆羽目光阴冷的瞪着本也,道:“既然醒了,就给我去打探下大海的情况。”

    本也‘嘿嘿’一笑,一个鲤鱼打挺便是翻身而起,道:“我这就去,这就去。”说罢,也灰溜溜的走了。

    穆羽又望向了宋中基,鄙笑道:“你可以走吗?”

    宋中基见此表情,不敢多言半句,维诺道:“我可以走。”

    穆羽淡然的说了一句,道:“那替我走一趟生死囚笼,把马图铁的尸体带来,扔进海里喂鱼。”

    宋中基不知道穆羽此举是什么用意,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不要多问半句,照做就好。

    “都给我搞定,我等不了一个月。”最后,穆羽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后就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