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杀马图铁
    滴答滴答!

    鲜血从君临抓向匕首的左手上滴落下来,显然这是被匕首给穿透了手。而君临的右手却扼住了瘦小男子的咽喉,将之死死的控制在了手里,只要这个瘦小男子敢动一下,君临绝对会把他的颈骨给捏的粉碎。

    然而,此刻在君临的心里依旧还是纠结的,毕竟他从来都没有杀过人,所以第一次很难下手。虽然君临有很强烈的复仇之心,但那也只是想要得到他人的认可,不想再听到有人侮辱自己罢了。

    “杀还是不杀?”

    君临深呼一口气,自嘲一笑,道:“我还是太胆怯了,可我不是废物。”说罢,便用力将瘦小男子的颈骨捏碎,让对方连留下遗言的时间都没有。

    君临将瘦小男子的尸体扔在一旁,拔下刺中左手的匕首,大喝道:“还有谁想杀我君临,我今日全部都接下,不管你是谁。”

    这是君临第一次杀人,心中难以有些异常情绪,此刻唯有高声大喊才能掩盖掉,而后再慢慢的平复。

    “口气不小,那就让我来试试你这个废物有几斤几两?”马图铁终于现身了,在看了君临与瘦小男子的战斗后,认为自己稳操胜券。

    其实马图铁本是不想应战的,但看到君临的战斗的情况后,当下推断君临之所以能杀了瘦小男子,完全是同归于尽的行为。因此马图铁心想若是换成他自己与君临厮杀的话,死的人绝对会是君临。

    “马图铁?”君临从修罗场的铁笼里走了出来,来到长桌旁将那块石头紧紧抓在手里,“你果然还活着。”

    马图铁咬牙切齿道:“上次放你一马,却害得我躲在这里两个多月,今日我就要你死。”

    君临闻言后,顿时也阴沉着脸,道:“人是你杀的,这也能怪我吗?”

    “废物尽说些废话。”马图铁在生死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而后直接进入了修罗场囚笼里,“三招之类,我必定杀了你,以祭明透的在天之灵。”

    君临持着那块石头,心里不由一些紧张,无奈摇了摇头,自语道:“我还是会害怕。”

    怕死是件很正常的事,尤其是像君临这种死里逃生,还获得机缘的人,就更加的珍惜生命,害怕再一次面临死亡。可走上了复仇这条路,就由不得君临有半点退缩的念头,并且想要成为强者,就必须一往无前,不应该感到任何的恐惧。

    马图铁似乎看出了君临的情绪,道:“你怕了?果然还是个废物。”

    君临走进囚笼里,持平石头对着马图铁,道:“我之所以怕,是因为我怕一下就把你打死了。”

    马图铁鄙睨一笑,道:“那你根本就不用害怕,死的人肯定是你,所以你就安心的去死吧。”说罢,便快速冲向了君临,左闪右避,让人难以捕捉到他究竟会从什么地方出手攻击。

    君临四下而望,手中的石头早已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就等着砸在马图铁的头上。

    对修习了龙之幻影的君临来说,马图铁的速度就跟小孩子跑步一样,真的是相当的慢,每一步和每一个动作在君临看来,真的是漏洞百出,想不打中都难。

    果不其然,就在马图铁自以为速度快到了君临无法辨别的时候出击,却被君临用石头硬生生的砸在了脑门上,顿时鲜血直流。

    君临一脚将马图铁踹飞,道:“这是第一下,还有三下,如果最后你还活着,我便不杀你。”

    君临可是记得很清楚,马图铁用这块石头砸了自己一下,穆羽砸了三下,但君临却将这四次全部都算在了马图铁的头上。

    马图铁摸着被砸伤的脑袋,看着鲜血沾染着手上,不由愤怒至极,喝道:“我要杀了你。”

    可等到马图铁又一次发动进攻时,君临直接将石头掷了出来,正好再次命中了马图铁的脑袋。并且抛出去的石头又被反弹了回来,又正巧被君临接在了手里。

    这次厮杀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精彩,甚至可以说有些滑稽,但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此刻的君临不再是废物,马图铁在他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

    “马图铁,你的脑袋还真是硬,这么大块石头竟可以反弹这么远,真想看看你脑袋里装的是些什么?”君临主动出击,高举着石头冲到马图铁的跟前,就是狠狠的砸了下去。

    马图铁顿时便慌了心神,忙忙双手护头,竟忘记了闪避与防御。而最终的结果,显然就是马图铁的手骨被砸断,再也无法抬起。

    “马图铁是被打傻了吗,为什么不躲开,这明明可以躲开的?”

    “我看马图铁是被石头给砸晕了,等反应过来就来不及了,就只能用手去挡了。”

    这场厮杀胜负已分,君临以绝对的优势压倒了马图铁。只要君临想要杀了马图铁,随时随刻都能做得到。

    君临持着石头站在马图铁一臂处远,傲然道:“还有一下,如果你能撑过去,我就不杀你。”说罢,便再次将石头高举而去。

    马图铁知道自己输了,但他还不想就这样死去,问道:“你用石头砸我,就是因为我曾有石头砸过你,对吗?”

    君临说道:“对,我这叫以牙还牙。”

    马图铁说道:“可我记得我只砸了你一下,而你为何要还我四次?”

    君临哼道:“我只记得我被砸了四次,如果你要怪,就去怪另外砸我的人好了。”话刚一说完,举着手中的石头就已是狠狠砸了下去。

    这一幕是残忍的,鲜血与脑浆齐溅,脑袋与石头一同开花,粉碎了一地。

    在最后一刻,马图铁很后悔当时没有杀了君临灭口,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的话,拼死也会杀了这个废物。但过去了的就过去了,不会再有同样的机会,即便是有,想必也会是同样的结局吧。

    这是君临杀的第二个人,而且还是使用如此残忍的手段。虽然亲手报了仇,但君临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快感,反倒令自己陷入了左右两难的境地。

    仇是一定要报的,但仔细想想,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仇恨。何况自己当初想要获得力量的原因,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认同自己的存在,不想再被称为废物而已。

    可今日却连续杀了两个人,也依旧没有得到任何人的认可。

    “马图铁竟然就这样被废物给杀了,这也太废了吧,比废物还废。”

    “不过这废物也够狠的,活生生的把人脑袋给开了花,还真是残忍。”

    “都别说了,这废物迟早会死的,就让他得意几天吧。”

    “若是穆羽知道这废物还活着,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错,从来没有人能在穆羽手里活下来,这废物必死无疑。”

    “不是说穆羽说废物不是明透杀的吗,怎么还要杀了这废物?”

    “穆羽是什么人,他想杀谁就杀谁,当日不是照样知道明透不是废物杀的,还是用石头砸了三下。”

    “对,我记得很清楚,砸了三下,就是砸死马图铁的那块石头,差点就把废物给砸死了。”

    君临听着这一句句议论自己的话语,心里极度不是滋味,原来自己在别人眼里依旧还是个废物。

    只见君临落寞的走出修罗场,走出了生死囚笼,心情十分的压抑,同样也十分的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