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生死囚笼第一战
    想要在短时间内学会囚龙九变,那绝对是件非常困难的事,即便是对拥有火红色图腾的君临来说,也丝毫不例外。

    转眼间,两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君临终于初步学会了龙之幻影和龙之爪牙。如果在这个时候对上马图铁的话,只需一招就能制胜,甚至还可以毫无声息的杀了他。

    君临感受着陆地上的空气,心中忍不住的狂喜,恨不得现在就找一个人来试试自己的力量。

    只是在这岛上所有的人都认为君临已经葬身在了大海之中,如果就这样冒然出现在众人跟前的话,必定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与猜测。

    不过在离开龙头洞之前,君临早就拟定好了对策,来应付上岛以后可能发生的一切变故。当然,这个龙头洞是君临自己取的名字,毕竟那里的确是在龙头部位,而且与洞府并无二差。

    然而,在这囚龙岛上,一切都是以实力为尊,能用武力解决的事就绝不会采用其他的手段。

    囚龙岛上有个生死囚笼,那是专门为提高这些少年战斗经验而设定的一个修罗场。在这里允许杀人,但这必须在商定一对一战斗的情况下,否则会引起不必要的纷争。

    君临来过这很多次,但他却一次都没有参加过厮杀,所以他一直都还活着。但,这一次来到生死囚笼,君临却报名参加了修罗场。

    这里有很多的人,都围在一个铁制的囚笼外,兴奋的看着囚笼里厮杀的过程,而鲜血飞溅则是他们最喜欢看到的一幕场景。

    但在门口却只是摆着一张长桌,用来登记挑战者和迎战者的名字,而且战斗的排名也都一一列表了出来,放在桌上,垒成厚厚的一叠。

    “我要报名决斗。”君临一掌拍在长桌上,气势前所未有的激昂。

    “叫什么名字,想与谁决斗?”一个年纪不大却显得很沧桑的男子正在记录着修罗场上的细节,随意的问了一下,并没有看来报名的人是谁。

    “君临挑战马图铁。”君临嘴角露出一缕微笑,他很想看到有人知道这个消息后的表情。

    记录的男子猛地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望向君临,疑问道:“你就是那个吊尾车君临?”

    君临笑道:“没想到我的名气已经传到你老人家的耳朵里了,对,就是我,君临,但不是吊尾车君临。”

    对君临的名字与事迹,这个男子还是有所耳闻的。曾经所有人都想挑战过君临,但君临却一个都没有接受,而今却主动挑战修罗场?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这个男子揉了揉眼睛,扣了扣耳朵,不由的怀疑起自己是否是看出了人,或者是听错了话。

    君临傲气的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修罗场的囚笼,道:“我,君临,挑战马图铁。”说这句话的时候很霸气,声音也自然而然的大了许多,让整个生死囚笼里的人都忍不住回头望了过来。

    “君临?就是那个连图腾幻影都没有的废物?”

    “对,就是他,不是说他杀了明透,畏罪自杀了吗?”

    “是啊,我可是亲眼看见他跳到海里的,当时的风浪那么强,他不可能还活着。”

    “不过我听说穆羽已经还了君临清白,他已经查出明透是马图铁所杀。”

    “放屁,人都被他逼死了,还要清白什么用,真是虚伪。”

    “这不是还活着吗,谁说死了?”

    听着这些人的议论纷纷,君临猛地一下跳到了长桌上,吼道:“我在此宣布,我君临还活着,明透是马图铁所杀,所以我今日在此挑战马图铁,还自己一个清白。”

    等君临说完后,那个记录的男子才慢悠悠的将之推了下去,道:“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来登记吧。”

    君临以前所接触的全都是应战者的生死状,而且从没有在这上面签过自己的名。今日的剧情反转,君临激动的手握着那支曾经握住而不敢签名的笔,一笔一划的写了自己的名字。

    挑战者:君临

    “马图铁,我在修罗场等着你。”写完后,君临放下笔,取出了一块石头搁置在了长桌上,“当时你砸了我几下,我都记得很清楚,我都会一一还给你。”

    这块石头就是当时砸伤君临,砸死明透的那块石头,现在被君临从海岸捡了过来,即将被用作战斗的武器。

    “马图铁,我知道你还活着,为躲穆羽找你报仇,你只能在这里。”君临知道如果马图铁还活着的话,这里就是他最好藏身之所。因为这生死囚笼里从来都不讲个人恩怨,只有带着个人恩怨的厮杀,“怎么?不敢出来见人了吗?”

    “这马图铁真够蠢的,要是我杀了明透后,绝逼会杀了吊尾车灭口。”

    “你才蠢,马图铁可不蠢,只怪穆羽根本就不相信那废物能杀了明透,所以才怀疑马图铁的,何况就算马图铁杀了君临灭口,照样还是会被查出来的。”

    “现在马图铁躲起来了,怂了,都不敢迎战君临这个废物了。”

    “我可不这么认为,这废物敢挑战马图铁,说明还是有点把握的。”

    “你们说,这废物被大海吞没都没死,会不会捡到了什么宝贝,有了奇遇?”

    “这可说不准,世事难料,说都说不准,我们还是等着看好了。”

    “不错,我君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也是个拥有图腾的人,我君临不再是废物。”君临听到有人议论后,就不再瞒着此事,因为也欺瞒不住。

    “就是你拥有图腾,你依旧还是个废物。”不知道是不是君临太过于狂妄,竟有人看他十分的不爽,在这个时候挑战君临,“废物敢接受我的挑战吗?”

    对君临而言,这个人还是很熟悉的,就是当日跟着穆羽身后一起侮辱过自己的人之一。

    君临想至此,眼中闪过一缕杀机,道:“我应战,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废物的。”

    这时,那个记录的男子说道:“挑战者与应战者,都过来签生死状。”

    君临和那个挑战他的人签下生长状后就进入了铁笼里,接下来就将是君临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生死厮杀。

    “废物,没想到你还活着,不过你放心,等你死后,我会再次将你扔进海里喂鱼。”这是个瘦小的男子,言语极毒。

    君临第一次站在修罗场的囚笼里,竟隐隐有些嗜杀的冲动,道:“废话少说,来吧。”说罢,便生疏的踩着龙之幻影的步伐冲了过去,五指并成龙爪形态,向瘦小男子的咽喉擒去。

    虽然君临速度虽快,但缺乏主动出击的经验,不料竟在即将得手之际减弱了一成速度与力度,被瘦小男子掏出的匕首所偷袭。不过君临感应危险的能力却很强,匕首的偷袭只是让他划伤了手臂。

    仅一招,君临就被刺伤流血,让他先前的豪言全然成为了一个笑话。

    “废物就是废物,下一招,我就刺穿你的心脏。”瘦小男子露出凶狠的目光,舔了一下匕首上的血迹。

    君临紧盯着瘦小男子,也顾不上他人的冷嘲热讽,自问道:“我胆怯了吗?还是不敢杀人,还是害怕被人所杀了?”

    其实这两种因素都是有的,所以君临想要取胜,就必须克服这一心里障碍。

    忽然,就在君临看似走神之际,瘦小男子直袭君临的心脏而来,但君临很清楚这对方一举一动。

    只见君临不再胆怯和逃避,一手向匕首抓去,另外一只手向瘦小男子的咽喉扼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