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虬龙、囚龙、囚笼
    说到底君临还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说到底君临还是没能经住诱惑;说到底君临还是选择了复仇。

    尽管君临看上去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但在他内心的魔鬼俨然已在蠢蠢欲动。

    而这点正是暗中的某神所想要的。

    “有我的庇佑,你可在海底任意的行走,即便是走到海的另一头,也不会伤到你半毫。”这言下之意就是说这片海域是它罩着的,是生是死全在他的一念之间。

    果然,君临不管走到何处,都和在陆地上一样不必担心会被淹死,但围着四周的食人鱼却也一直还在,距离君临的位置似乎没有丝毫变动。

    “你在海中帮我找到一块奇特的石头,然后带到这里来……你千万别想着将奇石占为己有,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也不知这话是说奇石太过于危险,还是说暗中的某神不允许君临有非分之想。

    但总而言之,这块石头对君临来说就是个定时炸弹,却又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爆发。

    “那请告诉我要如何才能找到奇石,还有那块奇石是什么样的?”君临不以为意的问道,认定了自己不会去打奇石的主意。

    “既然是奇石自然与寻常石头不一样,还有,如果我知道奇石长什么样,那还需要你帮我找吗?”

    此言一出,君临自嘲的笑了笑,这说的极对,整片大海都在这所谓的神的掌控里,那么还有什么东西是他所找不到的呢?

    然而,君临却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如果在整个海底都无法找到那块石头,那么是不是在这大海中有什么地方禁区,就连暗中的某神也触及不到,甚至都不知道的存在。

    “在这片海域里,有没有你控制不到的地方,或者说连你也不知道的地方?”君临说这话时,对暗中的某神一点也不尊重。

    “不可能,整个海域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而且每日每夜都有鱼群为我巡视,只要是在这海里发生的事,都脱不开我的掌控。”

    “那就难找了,这么大的一片海域,你让我找到何年何月?”君临话虽如此,但他却在仔细的寻找,每一块石头都摸了个遍,“你总得告诉我那块石头有什么特征,不然纵使我握在了手里,也可能会随手丢掉。”

    这本是为寻找物件里一个和理所当然的条件,但暗中的某神却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由此可见,想要找到奇石真的比登天还难。

    而这到底是块怎样的石头,竟然连自称为神的存在都对它一知半解,也不知其间寻找了多少年,到头来仍旧还是一无所获。

    “若是没有特征的话,也许奇石已经被你找到了,此刻就在你身上,而你自己却丝毫不知。”君临一句抱怨的玩笑话,却给暗中的某神提了个醒。

    “我身上……对……在我身上,为何我就没有想到?”暗中的某神自言自语,语气极为激动,顿时使得整个海底激起了一个漩涡之流,仿佛是要淹灭整座岛屿似的。

    “看来这块石头不在海底,而是在岛上,可又会置放在何处?”暗中的某神自言自语,思考起了问题来,“我真没想到啊,如此重要之物,竟然敢放在我身上,真是没想到啊。”

    这种可以引发海啸的狂笑之音让君临顿时有些失聪的错觉,直逼灵魂。

    “小子,我知道奇石在哪里了,你快去给我拿过来,就在岛上。”

    君临问道:“在岛上哪个地方?”

    然而,暗中的某神却无法给出个具体方位,看来也又只是猜测而已了。

    “虽然我不知道在哪,但一定就在岛上无疑,绝对还是岛上最为神秘的地方。”

    君临渐渐有些不太相信,反问道:“岛上最神秘的地方就是囚龙阁了,那里我们都只是听说过而已,没有人去过,也根本进不了。”

    “囚龙?”暗中的某神听到这两个字后,顿时怒火中烧,竟使得海底也燃起了火焰。

    而这些火焰并不具有任何威力,只是凝聚出了一头狰狞的龙头罢了。

    君临见此一幕,当下惊得瘫坐在地,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谈笑,惧道:“前辈,你是龙,你是龙神?”

    “龙神?”火焰龙头似乎睁开了漆黑的眼睛,发出声道:“我喜欢这个称呼,只是没想到被你给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

    君临忙忙摆手道:“我不知道前辈的身份,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也没关系,那就让我来告诉你。”

    “知道这座岛被称为囚龙岛吗?”

    “那是因为这被囚禁着一条龙,而这座岛屿也是这条龙的身躯所化。”

    “龙的躯干化作了岛屿,而龙头却被囚困在这海底,整日与鱼虾作伴。”

    “而那条龙,就是我。”

    暗中的某神用平静的语气说完了这些本该愤怒无比的话,从而也让君临得知了这座岛的来由,以及龙的存在与身份。

    “千年前的惊天大战,你知道多少?”龙神问道。

    君临摇着头,表示根本就知道千年前有什么大战,而且还镇压了一头龙神。

    “也怕告诉你,我让你找到那块石头就是镇压本神的囚龙石,只要揭开囚龙石上的封印咒,我就可以逃出这囚笼,从而逍遥于天地。”

    “知道囚龙石是什么吗?”

    “那是我龙族老祖死后遗留下的龙珠,是我冒死偷出来的。”

    “身为龙族的我,绝不能碰这颗龙珠,所以就用天地奇石将龙珠加上封印,却不料最后成了龙族被灭的罪魁祸首。”

    “然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那个男人……那个男人。”

    说一些伤心的往事除了哭泣之外,还会歇斯底里的痛苦悲吼。

    “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

    “那个男人曾与我是最好的朋友,我偷龙珠也是为了救他,我还将我龙族的不传之秘教给了他,让他成为了一代绝世强者。”

    “可当他有了荣耀之后,竟用囚龙石将我封印在了这里,而我至今都还不知道囚龙石的模样,可笑啊。”

    “知道囚龙九变吗?”

    “这就是那个男人修炼的功法,是和虬龙九变一模一样的功法,但最后却被换了名称。”

    “虬龙……囚龙,真是可笑之极啊。”

    火焰龙头完美的展露了此刻龙神的心情,悲恸,愤怒,想要复仇。过了许久,龙神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了下来,海面也风平浪静。

    “前辈,原来你的命也这么苦。”君临虽然不理解被背叛的滋味,但那种失望的感觉却不陌生。

    “命苦?可我根本就不信命,何来苦不苦?”火焰龙头离君临更近了一些,故意露出狰狞的獠牙,“命没有苦不苦,只看还有没有命。”

    君临难掩心中的惧意,牵强笑道:“只要还活着,就可以改变一切命运。”

    “你给我牢牢记住,你是我选出来的复仇者,就不应该有任何的恐惧……你必须听我的话,也别想着成为第二个他……对了,忘了告诉你,那个男人死了,被我吃进了肚子里。”最终,火焰龙头停在了君临的跟前,张大着如门大小般的口齿,道:“有胆量就进来,我教你虬龙九变。”

    君临望着眼前漆黑一片,深呼了口气,未了获得强大的力量,丝毫没有犹豫就踏进了这扇未知的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