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没有欲望的邪恶
    被这等程度的浪潮所淹没的人还可能活着么?

    所有人都看着君临葬身在大海之中,能够生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明透被杀一事却只是刚刚开始,也在无声无息中拉开了暗杀的序幕。

    如果参加最终考核的人数越少,那么自己生存的几率就会越大。如果能够在考核之前能够杀尽所有比自己强的人,那么是否到最后就能活下来。

    最终的考核会死很多的人,留下来的肯定都是精英。到那时,不但能够离开这个囚笼般的岛屿,而且还可以获得无上的荣誉与奖励。

    然而,这一切君临却是不知道的。虽然他被大海给吞噬,但他依然还活着。

    只见君临满脸血迹,躺在珊瑚礁上,却没有沾到一点水,不过这肯定还是在大海里。因为在君临的周围有很多被血腥吸引而来的食人鱼,其中还不乏一些成精了的鱼怪,但却不敢靠近君临所在的区域半步。

    君临的脑袋还是疼痛的,望着海底这不熟悉的一幕,加上可以在海底呼吸,还以为是堕入了地狱,道:“就这样死了,真是不甘啊。”

    “小子,很不甘是么?”这响起的声音像是水浪在翻滚一样,有些厚重。

    “不甘有何用,最终还不是死了?”反正自己已经死了,君临就觉得再没有什么好畏惧的。

    “你怎么就知道自己死了,难不成你之前死过?”

    君临闻言恍然,自语道:“对啊,难道我还没有死?”说罢,便伸手去触摸自己周围的海水,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碰到。

    你动一分,海水随着改变一分。你动一寸,海水也随着变换一寸。

    君临虽然没有下过海,但却知道人在水里的情况,便不由疑问道:“怎么会这样,是我有特殊的能力么?那我真的没死吗?”

    喜悦的笑容顿时挂上了眉梢,怎么也遮掩不住君临的激动。

    “对,你还活着,是我救了你。”

    君临依旧沉浸在喜悦之中,道:“谢谢你救了我,可你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你的内心足够邪恶,却没有任何的**,你符合我的要求,所以我救了你。”

    君临一听便就懂得了暗中之人的用意,道:“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你想报仇,对吗?”暗中人没有直接回复,而是慢慢的引导着君临回答。

    然而,君临的心里却犹豫不绝,道:“既然我还活着,应该就不存在报仇一说了吧?”

    “错,正因为活着才需要报仇,否则你凭什么活着?”

    当此音一落,原本排斥君临身体的海水在瞬间全部涌向了君临,不过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两息时间。

    “别忘记了你的仇恨,刚才算是给你一个警醒。”

    海底强大的水压,海水被吸进肺部的痛苦,让君临再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真够弱的,连活着的资格都没有。不过我选择了你,我就可以让你变得足够的强大,让你有足够的资格活在这个世上,让你想杀谁就杀谁。”

    “你好好回忆一下,十年的吊尾车,十年的废物之名,十年的屈辱之路,是怎样的滋味。”

    “人本不是你杀的,可最终是你畏罪自杀,葬身在大海之中。”

    “告诉我,你想不想成为强者,你想不想报仇?”

    君临被带入到了痛苦的回忆之中,无尽的怨恨在他的心里渐渐的凝结成形。当怨恨积累到一定的程度时,神智似乎被占据了一般,留在心里的就只剩下了报仇。

    “对,我要报仇,我要高高在上,我要你们都认可我的实力,我也要有人喜欢我,为我痴迷。”这本是藏在内心深处的声音,却被君临如此愤怒的道出。

    然而,在君临说完这句话后,整个人都虚脱了一样,再也提不起任何的气势。因为君临正在作出艰难的选择,是成佛还是成魔就在这一念之间。

    过了许久,君临心平气和道:“如果我一旦作出了选择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对吗?”

    “不错,你的选择决定你的命运,是要我给你的力量,还是成为这些食人鱼的腹中物?”

    君临毕竟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选择活着比任何事都重要,何况活着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你小子虽然很弱,但想法却出奇的多,也比以往来到这里的那些人要成熟的多。”

    君临闻言一怔,惊问道:“那些下海的人都是被你给杀了吗?”

    “不不不,我没有杀他们,我只是给他们选择,和你一样的选择。只是他们邪恶感不怎么强,心里的**倒是挺多的,最终就是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君临不由恐惧的退后了几步,道:“你想要我做什么?”说罢便又四周望去,除了那些鱼外,还是那些鱼,问道:“你在哪里,你是人是鬼?”

    “小家伙,我是神,什么人啊鬼啊的,在我面前就只有臣服的资格。”

    “按照我所说的做,你也可以成神,你想要吗?”

    “你在大海里,那你是海神吗?”君临郑重的点着脑袋,他知道神的传说,那可是遥不可及的存在,自己也连想也没有想过。

    “海神?海神算什么,充其量就是一头成精的鱼罢了,怎能与我相提并论。”

    君临又问道:“那你是什么神?”

    但君临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忽然,在君临所处的空间里,不知从何处飘洒而下的红色雨水,竟然还有些甘甜。

    “你现在伤势严重,需要将身体调养好,不然你必死无疑。”

    君临在这些红色雨水的滋润下,伤势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覆在脸上的血瘕也都消失不见。

    “你不但身体底子差,连图腾都没有,还真是废物。”见到君临是这种程度,暗中的人也不禁一声叹息,“不过有本神在,这一切都只是小问题。”

    然而,方才的话才说不久,暗中的某神却又推翻了自己对君临的评价,道:“难道只是看不见,是至高无上的白色图腾,不可能,古往今来,就没有谁真正拥有过白色图腾,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一个废物身上。”

    “如果是白色,那么至少也会是上古神兽级别的图腾,不可能会有如此差的身体底子。”

    “可就凭这如此差的身体底子,这废物活了下来,还活了十年。”

    “看来这小子还真藏有不少的秘密,也不枉我关注了你这么久的时间。”

    君临还在红色雨水的滋润下,根本就没有听到这些话,更没有由海水凝聚出的一颗龙头。

    只见红色雨水慢慢的不再飘下,那颗海水凝聚的龙头也变得只是海水的时候,君临苏醒了过来,舒展了下筋骨后,发现此刻的体质比之前强上了许多。

    “多谢前辈。”君临欣喜不已,礼貌的对着四周行了个礼。

    “没想到你竟对我说谢,不知我是为了要让你堕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吗?”暗中的某神对君临这等和善的态度极为不悦,“强者是从来不需要说谢的。”

    君临不以为意,笑道:“你无非就是想诱惑我为你做事,只要我答应帮你,至于是怎样的初衷又有什么关系呢?”

    “何况我也正需要力量,变强的力量。我要让上面的那些人都跪在我的脚下忏悔,将我曾受过的耻辱加倍还给他们。”这次君临道出这句话时,心里是很平静的,没有因半点情绪而波动。

    “既然如此,你好好准备一番,随时为我服务。”暗中的某神对此时的君临有些刮目,“不带半点情绪的复仇者,才是真正的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